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55部分

魔脑传奇-第25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哦,我明白了,这个问题嘛,我会向你解释的,请你还是先努力完成你的工作好吗?”   
  “好,希望您的解释不会让我等太久,也希望它会让我满意。”聂小宁转身走了出去。   
  “女人可真麻烦,黄汉杰大哥还有徐如林他们就从来都不问我这些问题。”夜里,祺瑞含着董碧云的玉乳,模糊不清地道。   
  “别说她了,我都对你不满,你小子什么事情都瞒着大家,徐如林他们经过保密训练的,当然知道也不会问你了,我也不明白你干嘛拿雅虎的股票来换,那样不是太亏了吗?”   
  “假如你从全球的角度站在我的立场看问题,你就明白我的目的了,目前美国的股票虽然都很火,但是,战争在即,若美国不能迅速胜利,那么他们的民心和士气就会大跌,股市也会暴跌,就让小日本被套牢去吧,一家世界级的报纸被我们掌握在手里,你不觉得这很有好处吗?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揭穿日本政府和右翼的谎言,拉拢左翼和中间派,我们可以为国家作宣传,让亲华的人可以有说话的地方。”   
  董碧云明白了祺瑞的想法,不过还是辩解道:“假如伊朗迅速溃败了呢?美国的股市说不定会比九十年代网络泡沫破裂前还要火热呢。”   
  “无所谓啦,你别忘记了我手里还有一个杀手锏,福瑞集团已经申请在纽约交易市场上市,美国的那几个网络和软件界的领头羊正是我们要打压的目标,相对应的产品也都已经准备好了,一经推出,他们的股票不跌才怪,难道你不相信你男人的实力吗?”祺瑞轻轻地在那团怎样也玩不腻的粉腻上面咬了一口。   
  “唉……相信,行了吧,自大的男人……”      
第十九卷 祸乱倭国 第五章 庭审惊魂    
  随着美军在中东的集结,全世界的火药味开始浓烈起来,日本再度不顾周边国家的想法,规模空前地派出了一万人的部队给美国人当马前卒子,还有澳大利亚等几个国家也派兵开到了不属于他们的地方,就等最后通牒一到,他们便要如狼似虎地杀入别人的国土。   
  中国的部队也渐渐地有了不同寻常的调动,大量屯兵于东南沿海,无数军事预言家都预言中国即将乘美军分兵被伊朗牵制住的时候,突然收复台湾,中国出奇地没有出言解释这次行动的目的,对记者的答复非常强硬:我们的部队在我们自己国内不论怎样集结都与外国无关!   
  有记者问道:“但是你们的调动严重威胁到了台湾的安全……”   
  “台湾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省的安全我们比你们美国人更担心,我们希望和平收复台湾,但是在某些人的险恶用心下,台湾失去了很多机会,希望台湾人民不要继续被别人利用,早日回归祖国的怀抱!”国务院新闻发言人的话硬邦邦的,面无表情,让下面的记者激动了起来,发回国的讯息毫无例外地都是:“台海局势紧张,中国政府态度强硬!”   
  消息一传出去,台湾资金、企业、民众开始大量出逃,台湾伪政府叫嚣要血战到底,誓死保卫台湾,限制民众离开,挟民以自重,但是,背地里却将官员子女尽数送到了澳大利亚、美国等安全地方,战乱,谁都不想经历。   
  美国立刻发表申明,要求中国和台湾省保持克制,和平协商台海问题。   
  中方没有理会美国的提议,目前已经不是谈判的问题了,大陆多次要求谈判,台湾一拖再拖,连两岸三通都曲曲折折搞了几年还没通,大陆已经看透了民进党的嘴脸,懒得理他了。   
  斯登通过电话向胡总联系,胡总跟他打起了太极推手,来来去去,半个多小时过去,斯登一无所得,这一切都是极度反常的,斯登不由得担心起来。   
  “怎么办?我们能够保住台湾吗?”斯登抓着头发问他的智囊团。   
  “总统先生,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战争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中国也不是普通的国家,我们对东方人的思维习惯很难适应,他们是很难预料的民族,不如问问日本专家,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比我们多得多。”   
  日本的中国专家一口断言道:“中国人绝对不敢动手的,他们向来喜欢虚张声势,若是他们要打,就不会被你们看到,他们喜欢偷袭,除了偷袭,他们没有办法打赢任何一场战争!”   
  听了日本专家的话,斯登心中稍微有了点底儿,虽然这家伙的话值得推敲,不过中国人喜欢出人意料的战争方式倒是说得一点儿也不错,美国人就监测到几次中国的部队突然消失,然后在很远的地方突然出现的例子,这种大张旗鼓的样子的确不是中国人的习惯。   
  “中国人是纸老虎,他们还是在打算吓唬我们,我们只要让东南亚的部队加强警戒等级,随时准备战斗,只要不被中国偷袭成功,我们就可以把他们的登陆部队全部绞杀在台湾海峡里面,他们的陆基飞机也无法对我们产生威胁,中国不可能用火箭炮覆盖攻击,他们不敢造成太大的平民损伤,他们的导弹有限,台湾军队最多受到严重损伤,到时候又可以更新换代一大批装备了。”赖斯道:“总统先生,这是您最后的一个机会了,攻克伊朗之后,我们将完成美国百年来的夙愿,完全控制中东,您将成为足以跟华盛顿、林肯并肩的伟大总统,我们不能因为中国的干涉而失去控制伊朗的机会,退一万步来说,我认为必要时我们甚至可以放弃台湾,从战略角度来说,中东比台湾重要得多!”   
  斯登想了好久,终于道:“我们不能小看中国,我觉得他们正在进行着一个非常大的阴谋,大到能够颠覆美国的阴谋,我们一定要谨慎,想办法弄明白中国人的想法,我想成为伟大的总统,我们对岸的胡先生也同样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主席,我们不能小看了他,他是一个很睿智的人!”   
  最终商讨的结果就是找个借口延长最后通牒时间,从三月二十二号延迟到了三月二十九日。   
  三月二十三日,祺瑞应诉再次参加庭审,在经过那个脸上已经消肿的记者面前的时候,祺瑞站住了,微微一笑,伸手过去打算跟他握手。   
  那小子尖叫一声,两眼一翻,居然晕倒在地,导致庭审被迫中断半小时。   
  众多记者围着祺瑞不停发问,祺瑞闭嘴不言,董碧云夹着文件夹对众记者道:“各位难道没有发现有一家同行没有到场么?”   
  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是《朝日新闻》没来,董碧云笑道:“我们总裁已经接受了朝日新闻的专访,所以今天不能接受别的记者的采访。”   
  众记者连声哀叹,朝日新闻虽然还没有被控股,不过有了新东家入主,股票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猛涨,董事会还宣布将发售新股票,在急剧萎缩的股市里,能够逆市增发新股的也只有它一家了。   
  令记者感叹的是待遇上的,新东家一个人都没有裁处,连最右翼的那几个编辑都没有被辞退,反而受到了新总裁的亲自接见,事后痛哭流涕,专门增发了十六版道歉文章,痛陈自己以前因为利益诱惑从而作出了虚假报道等等卑劣的事情,发誓要痛改前非决不再犯,一定要为中日友好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云云,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而且人家还提升了百分之十的工资,直接用美元支付,把别家的记者羡慕得直流口水,改换门庭的《朝日新闻》并没有像很多专家预言的那样无人问津,在版面做了大量调整之后增添了一个对中国进行介绍的专版,无数民众为了那一份好奇——跟别人宣传的中国有什么不一样——就让报纸的发行量增加了百分之二十。   
  终于再度开庭,那记者根本不敢与祺瑞对视,祺瑞坐在他十多米外都让他如坐针砭,冷汗直流。   
  “从我的当事人的反应上看就可以知道行凶者,也就是被告对我的当事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包括肉体上和心灵上的伤害,我们有医院的证据证明……”   
  原告律师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律师,他名叫田中能,著名的律师,经验丰富,这种小CASS本请不到他这样的大牌律师,可是为了不出意外,武田家还是请了他出马。   
  案子没什么疑问,也就是赔偿金的问题而已,田中能尽量让陪审团觉得自己的当事人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当事人的样子怎么看也是遭到了严重心里伤害的主。   
  该轮到被告方的律师出马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站起来陈述的不是旁边的曾经为星月集团打赢了官司的吴自豪律师,而是一位年轻的女孩。   
  这自然是蒋匀婷了,她完全没有让人感觉到她还是第一次出庭辩护,她的冷静和大方再加上她的美丽瞬间赢得了大部分人的好感,因为在座的绝少女性。   
  “对方律师对事件的过程描述得非常细致,我就不重复了,我先问大家几个问题,第一,在场几十个记者,我的当事人为什么偏偏要找到远远躲在人群后面的这位先生进行攻击呢?第二,你们数得非常清楚,我的当事人打了原告二十巴掌,大家都知道,前年东京残忍魔残酷虐待妻儿十五年,惨况我就不说了,他的妻儿都没有发疯,这位堂堂男子居然被区区二十巴掌打得精神崩溃,大小便失禁?我觉得非常可笑,第三,大家刚才也看到了,我的当事人友好地向原告握手,他居然立刻昏倒了,在场那么多法官、陪审员还有法警,面对一个仅仅打了他几个耳光的人,他真的有那么害怕么?所以,我怀疑原告根本就是在做戏,他非常有演戏天份!我的陈述完了!”   
  陪审团和听众纷纷交头接耳起来,连原告律师田中能都觉得身边这个家伙做戏做得太过火了。   
  那家伙向祺瑞望了过来,祺瑞对着他友好地微微一笑,那家伙却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大声尖叫道:“看,他在对我狞笑!他是魔鬼!快杀了他!”   
  大家鸦雀无声地看着他,他渐渐清醒过来,软软地坐了下来。   
  双方互相诘问,田中能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已经开始后悔接了这个案子,大家已经把自己的当事人当成了一个骗子了。   
  轮到蒋匀婷提问了,蒋匀婷来到那家伙面前,淡淡地一笑:“相米慎二先生,我的问题非常简单,您不要害怕,您能够复述一遍事发当时您曾经大声提问的那个问题么?听到了您的提问,我的当事人才非常愤怒地打了您,我们想知道,当时您是怎样提问的?”   
  相米慎二在她温柔的话语中稳定下来,想了想,说道:“我当时问的是‘王先生,你匆忙从新加坡赶到日本,是否是因为山口千惠自杀的缘故?’就这个问题。”   
  “就这些?没有别的?”   
  “没有了!”   
  “您真的确认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您真的仅仅说了这些吗?请您好好想想再回答。”   
  “没有了!”相米慎二道。   
  “你在说谎!”蒋匀婷大声呵斥道:“你以为你们把前面发生的录像都销毁了就可以隐瞒下去了吗?法官先生,陪审团先生们,我手上有一段录像可以证明这位尊敬的先生非但拥有无比的演技,他还非常善于说谎!”   
  法庭登时喧闹起来,大家纷纷交头接耳,田中能大声驳斥,相米慎二却脸色惨白双目游移。   
  “在我拿出证据之前还想问原告几个问题,希望法官大人准许。”蒋匀婷根本不理睬田中能,向法官说道。   
  “大家肃静,请被告律师继续提问。”   
  “相米慎二先生,我们有证据证实您曾经坚决地表示不愿意对我们的当事人进行上诉,您的邻居可以作证,您曾经对着某些来访的客人大喊大叫,当然,我们也拿到了录音,他原来是准备投诉您吵到他休息的,能告诉我们,那些逼迫你状告我的当事人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好吗?”蒋匀婷的话就像钉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扎在了相米慎二的心头,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玩偶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相米……”   
  “啊!……”相米慎二抱着脑袋大声嚎叫了起来。   
  “相米先生……”蒋匀婷抱着卷宗后退了一步,双手捧心,十分害怕的样子。   
  “我不玩了,我不告了,都是他们逼我的,”相米慎二跳了起来,对着观众席上的几个人怒骂道:“你们说绝对不会有证据,为什么……”   
  ‘啪……’一声轻响过后,相米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他的右手僵硬地前伸,非常不甘地睁着眼睛,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啊!”蒋匀婷尖叫起来,眼前血腥的场面把她吓坏了。   
  祺瑞迅速来到她身边,搂着她迅速躲在了原告席那高高的位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