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73部分

魔脑传奇-第27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铃木俊雄浑身没有一块好肉,祺瑞下手虽狠,却很小心地避开了他的要害,打得他凄惨无比,却无关性命。   
  等到他变成了米虫一样再也没有什么痛觉的时候,祺瑞也失去了继续蹂躏的念头,就像扛死猪一样扛着他往攻陷的城堡返回。   
  远远地灯火通明,警笛狂响,城堡已经被警方给包围了,城堡前面有两辆被摧毁的警车横在那里,双方正在对恃……      
第二十卷 赤血炼倭 第五章 血腥之夜    
  “里面的恐怖份子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否则……”   
  一颗子弹远远地飞过来,把那个呱噪的喇叭给打得粉身碎骨,声音登时哑了。   
  那些警察个个缩在警车后边一动都不敢动,拿着小手枪的警察仰攻拥有大口径自动武器的堡垒,除非是疯子,否则没有谁会那样做的。   
  “他们在等直升飞机,嘿嘿,防卫厅的直升飞机来了你们就完蛋了……”铃木俊雄被警笛吵得稍微清醒了点儿,不无得意地道。   
  祺瑞左手五指狠狠地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铃木俊雄一声不吭地又晕了过去。   
  听到直升机,祺瑞不由得想起了那把千方百计才弄来的25毫米‘佩劳雷德’超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来了,那玩艺拿来对付一般的武装直升机简直就是一枪一个洞,可惜这家伙并没有随身带着。   
  远方的警车还在连续不断地开过来,铃木家在这边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他这边一报警,那边警察马上就抽调了大批人手赶过来,不过相对于巨大的城堡,警力还是显得太薄弱了一点。   
  祺瑞想了一会,从怀中摸出那个面具,戴在了脸上,将铃木俊雄挂在一个树枝上,再给他施放了一个安息的法印,足够保证他三四个小时醒不来,然后祺瑞就偷偷摸向了离他最近的那辆警车。   
  “少爷怎么还没回来!”老猴儿急得上窜下跳。   
  “放心,少爷不会有事的,这些警察还没放在我们眼里,怕的只是直升机,我们这次带来的都是轻装备,没有对付直升机的家伙,铃木家地窖里面也没有这些武器,他们这里根本无需现代武器……撤退的时候或许会有些麻烦。”黄汉杰拿着夜视望远镜观察着敌情:“好家伙,想把大阪的警察都调过来么?我觉得他们还是留在大阪比较好,因为那里更需要他们……”   
  “老猴儿,你最高能跳到多高?”张正明一本正经地道。   
  “原地蹦的话也就六七米,怎么?”老猴儿不解地问道。   
  “嗯,待会飞机来了,我打算把你当导弹扔过去……”张正明嘿嘿笑道。   
  老猴儿正要反驳,只听见外边的警察一阵大乱,吵吵嚷嚷地又响起了枪声,然后便听到黄汉杰喜道:“是少爷,他正在大开杀戒,嘿嘿,弟兄们,目标是那些被少爷赶出来的警察,自由射击!”   
  十名狙击手答应一声,开始点射,张正明他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怪叫一声,一同说道:“少爷在大开杀戒,我们还等什么呀!”   
  几个老家伙争先恐后地跳下城墙,飞快地朝日本警察布设的车阵去了。   
  身后风声频响,眼前黑色一闪,不知道多少忍者杀了出去。   
  两个小警察哆嗦着躲在警车后面,握着枪的手都在发抖,嘴里面不停地祈祷着大神保佑。   
  “你们的神自己都保不住自己,又凭什么来保佑你们呢?受死吧!早点死也好早点去投胎……”祺瑞今晚上杀气很重,开始杀得还不够过瘾,现在那么多无助的羔羊就在面前,他舔了舔嘴唇,就像看到了猎物的雪狼,忍不住垂涎欲滴。   
  那两个家伙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身穿新式美军迷彩服,脸上戴着不明面具,手里提着两把东洋刀的人。   
  祺瑞一晃眼就不见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两把武士刀毫无花巧地劈开他们的颈脖,一左一右将他们用刀从脖子上直切到了另一边的腋下。   
  两个难兄难弟被切开的上半身不由自主地顺着切口滑下,鲜血冒了出来,变成了润滑剂,直到两兄弟头贴头,肩膀靠肩膀地互相靠在一起,这才阻止了身体的滑落,两人一时间还死不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可怕的样子,想叫唤,却叫不出来,想抬抬手,手已经失去了反应,鼻子却闻到了恶臭味,屎尿齐出,大脑缺血缺氧的感觉很快就让他们飘飘欲仙,恍忽中似乎看到了天使在向他们招手,他们带着微笑甜甜地睡去。   
  祺瑞早就杀到了第三辆警车边,这回警察们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颤巍巍地举着枪正在向他瞄准。   
  祺瑞喜欢他们瞄准,若是大家都乱开枪才麻烦呢,等他们瞄准好了开枪的时候,祺瑞早就来到了下一个位置,那些子弹再多也沾不着他的边儿。   
  祺瑞对着那些警员一笑,一阵清风般消失在原地,那些拿着枪正在瞄准的警察骇然发现自己的手突然离开了身体,连带着手枪一起跌在地上,然后就是脑袋突然飞了起来,最后的感觉就是另一边的同事凄厉的一声惨叫……   
  祺瑞把双刀舞成了两团光芒,就像一个疯狂的收割机一样将人的身体切割成了碎块,如入无人之地。   
  身边是不断喷溅鲜血的人体横切面、纷落如雨的肢体内脏、横躺竖倒的尸体,还有躲避瘟神一般仓惶逃窜的人们,祺瑞像死神一样追逐着人们的性命,新鲜被切开的伤口喷溅的血液实在是太密集了,将祺瑞身上涂满红艳艳的颜色,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魔鬼!’然后就再也没有人妄图瞄准攻击他,而是开始了全面的崩溃。   
  突然间数枚子弹呼啸着将几个逃得最快的家伙的身体打穿,大伙才想起来,对面还有狙击手正在等着要他们的小命呢。   
  祺瑞向城堡方向瞄了一眼,看到了不少人正在冲过来,知道又有人抢生意来了,便加紧了脚步,将双刀舞得是更加紧密了。   
  几个老家伙没有拿武器,不过,他们的双手就是最可怕的武器,看到祺瑞的样子,他们也激发了凶性,不再像以前那样杀人不见血,而是各自用双手活生生地将敌人给碎了。   
  张正明等人还好些,那玄冰老人似乎被血腥触及了某种回忆,狂笑着纵横在人群中,不是活生生一拳打爆人家的头颅就是一爪从前面进去,然后把人家心脏从背后给掏了出来,要么就是两手插进人家胸膛,活生生地把对方给撕裂成两半。   
  “阿城,杀就杀,别弄太血腥了!”张正明不得不提醒一下,那家伙真是太夸张了。   
  “嘿嘿……”玄冰老人狞笑了两下,抓住一个警察,在他极度恐惧的眼神中一脚踢在他胸膛上,把他踹飞了出去,一双手臂却完整地留在了玄冰老人手里。   
  “啊!”这家伙曳空惨叫一声,突然脸色发黄,吐着苦胆水,给吓破了胆儿,转眼就没了气。   
  手里舞着一双灌注了内力的手臂,玄冰老人如虎添翼,把两只齐肩而断的胳膊舞得就像两个金钢杵似的,专砸人的脑袋,一砸一个准儿,没啥法度,就是快、狠、准而已,杀人的速度却高了几倍……   
  那些忍者也加入了屠杀的队伍,在多方努力之下,视线所及的警察给他们杀得一个不剩,远远地看见几辆警车掉头跑了,大伙也就不为己甚,没有妄图追杀过去。   
  祺瑞把铃木俊雄找了回来,然后大伙便回到了城堡之中。   
  大阪的警视厅厅长渡边合仁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双手揉着脑门,正在发愁。   
  铃木家的古堡出了事,他毫不犹豫就派了大批人过去帮忙,刚刚得到消息,稻川会发生哗变,目前两派人马正在街头血拼,偏偏警力严重不足,根本无法制止事态发展,若是发生了大的流血冲突,他的这顶帽子估计是再也戴不下去了。   
  ‘铃……’电话机催命似地响着,渡边合仁飞快地抓起那个古雅精美的话筒。   
  “报告……长官,围困古堡的警员遭遇不明袭击,损失惨重,请求紧急撤退……”   
  渡边合仁手一抖,听筒登时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抓起听筒,大声问道:“究竟是哪个混蛋干的?”   
  听筒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他正在发楞,只听见一声巨响,有人一脚把门踢开,冲了进来。   
  冲进来了五六个蒙着脸的匪徒,手里拿着手枪,两个人冲到渡边合仁身边,用枪指着他的脑袋,另外几个人冲进了其他房间,只听到两声短促的惊叫,然后便悄无声息了。   
  “不!你们不要伤害他们!”渡边合仁不顾脑门的两把枪,着急地想站起来,却被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别着急,只要你听话,我们是不会伤害尊敬的警视厅厅长的夫人和儿子的……”一个蒙面歹徒得意地阴笑道。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渡边合仁急怒道。   
  “没什么,想让您配合一下我们的行动,也好给您的胸口添上几枚勋章而已……嘿嘿……在八点钟之前请让您手下的那些警察不要乱动,等事态平静下来,我们可以给您大量的证据,保证您可以拿着这些东西升官发财,而我们今后也可以庇护在您的保护之下,何乐而不为呢?”   
  “你们……”   
  “好了,不要再罗嗦了,”那个蒙面歹徒道:“首先,招回那些赶往铃木古堡的警察先生们,然后打电话让防卫厅的垃圾不要插手,就说您的警视厅足可以应对任何突发事件,电话已经接好了,您可以开始表演了,记住,不及格的表演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渡边合仁无奈之下只好拿起了听筒……   
  祺瑞站在地下密室的一个镶嵌在墙上的保险箱前,用精神力深入调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除了一个先进的密码锁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的什么东东,估计铃木川雄也没想到自己认为是固若金汤的堡垒居然会被人轻易给攻破了吧。   
  拔出了背后的东洋刀,双手握刀将内力灌注在刀上,那把东洋刀前端吐出了长达一尺的刀芒,祺瑞小心翼翼地将密码锁周边用刀芒划开一个圆圈,感觉颇为吃力,这个保险箱的外壳倒是非常坚固,里面的东西也让祺瑞很感兴趣。   
  将被切削得非常平整的密码锁给扔在地上,祺瑞打开了门,将里面的文件和一些看起来就挺值钱的小玩艺席卷而空,这个时候,走报营的战士已经找到物资库,把里面储存的汽油到处都给撒了些儿,见祺瑞办完了事情,大伙夹着三个俘虏赶上了末班车,他们把大巴藏在了道路边茂密的树林子里面,那些警察急急忙忙地倒是没有发现,前几批的战士和伤员已经给送走了,他们已经是最后一批了。   
  汽车开出大约一公里之外,黄汉杰取出一个遥控器,狠狠地按了下去,大家早就翘头以望,只见古堡方向就像在放大炮仗一样一个接一个的闪光爆射,火光冲天而起浓烟滚滚四起,然后隆隆的爆炸声传到,大伙大声地欢呼起来。   
  “小声点,别吵到附近的居民,人家会投诉我们的!”祺瑞一面呵呵笑着,一面仔细地翻阅才到手的资料。   
  大伙笑得更加欢畅了,不过稍微奇怪的就是一路上居然再也没看到警车和警察了。   
  祺瑞一付志得意满的样子,除了有限几人外没谁知道他的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他们无需知道那么多,他们只需要知道跟着的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就足够了。   
  神原被送进了医院,钟伟迅速凑齐了两百名突击队员,一路杀向了关押着神原一系十余员大将的另一处稻川会的堂口。   
  看门的两个小子还算机灵,见到一大群人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他们撒腿就往里面跑,同时大叫着发出了警讯:“有人杀进来啦!”   
  后边追着的人也加快了脚步,打头里的两个美丽的身影尤为显眼。   
  就在前面的两个小子一面大叫一面狂逃的时候,肖玉凌和梅儿已经赶到了他们身后,短短二十多米距离,她们已经超越出别人一大截,刀光一闪,两个人以截然不同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肖玉凌一刀将眼前的家伙背部剖开了一半多,他惨嚎着向前跑了几步然后才一跤摔倒在地,在颇为光滑的地板上滑了三四米,拖出一条斑斑血痕,他惨叫着还在拼命向前爬,看得从里面拿着棒球棍冲出来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吕雪梅就简单多了,杀些日本人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或许杀猪杀狗她还会有些好奇有些怜悯,杀的是日本人,她就当作是踩死一只蚂蚁,既没有不忍之心也没有刺激的感觉了,她一刀斜劈在另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