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74部分

魔脑传奇-第274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吕雪梅就简单多了,杀些日本人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或许杀猪杀狗她还会有些好奇有些怜悯,杀的是日本人,她就当作是踩死一只蚂蚁,既没有不忍之心也没有刺激的感觉了,她一刀斜劈在另一个小子的脑壳上,半个脑袋带着黄色蓬松的头发和红白物体飞出好几米,没有喷溅的鲜血,也没有不死的理由,那家伙一头栽倒在地上,抽搐几下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简单而有效,决不拖泥带水。   
  肖玉凌看都没看那个还在地上挣命的家伙,一早杀入了人群之中,梅儿紧紧跟在身边,似乎这种场面已经成为习惯,富有攻击性的肖玉凌放开手脚,果然杀得敌人人仰马翻,跟在她们后面冲进来的人精神大振,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对敌人展开了杀戮。   
  “哪里来的王八蛋,居然吵你爷爷我玩女人,妈的,真是找死!”一个身材强壮彪悍的人在前呼后拥之下从后面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他们手里都拿着砍刀,一个个杀气腾腾,果然比前面拿棒球棍的要强上许多。   
  “隼人彦的脑袋十万美元!”钟伟大喝一声道:“冢本一郎荒淫无道,残狠无能,今日便是他的死期,神原弘幹会长英明神武、足智多谋、宽厚大方,组建的除奸盟今晚全面展开行动,冢本一郎大势已去,你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有临阵倒戈者神原会长既往不咎还有嘉奖!”   
  “钟……钟伟!你少在这里蛊惑人心,神原那个白痴已经被我亲手处决了,大家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叛徒是要被处极刑的!”隼人彦见己方士气低沉,不由得骂道:“小白脸,有种就别躲在娘们背后跟爷爷我单挑!”   
  钟伟脸色一沉,正待出口反击,肖玉凌已经纵声笑道:“白痴,就要没命了还在这里嘴硬,你想单挑是吗?看姑奶奶我来取你项上人头!”   
  肖玉凌杀出了性子,长啸一声,全身功力提到了极至,朝着隼人彦一路杀了过去。   
  隼人彦瞧见对方士气大振,己方刚好相反,虽然看到肖玉凌势不可挡,却欺负她是个少女,见状大喝一声道:“小的们让开,让爷爷我抓住这个小娘们乐上一乐,等我干完了,大伙也有份啊!”   
  肖玉凌眼里厉光一闪,在她面前的敌人乘机纷纷后退,谁也不想再呆在肖玉凌面前哪怕仅仅是一秒钟,肖玉凌带着人从他们让出来的缺口一拥而入,就像一把利剑突然插向了敌人的心脏。   
  肖玉凌是理所当然的剑尖,只见她挥动着手中的刀尾随着那些乘机惊惶退却的人杀向隼人彦,一把雪亮的砍刀被她舞成了一团银芒,碰到就死挨着就亡,一路踩着尸体体疾往前冲,所过之处哀嚎不断,断臂残肢和鲜血铺就一条死亡之路。   
  梅儿紧紧跟在后头,护住了她的两翼,身后是猛虎下山般的钟伟,谁要说他是小白脸可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才成,再后面就是那些经过了他们精心挑选然后训练出来的突击队员了。   
  一退一进间双方原本还有点相持的局面登时变成了一面倒的形势,肖玉凌带着人摧枯拉朽般冲杀过来,隼人彦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开了一个口子,滚滚洪流在没有发泄完它的威势之前是无人能挡的。   
  隼人彦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下像砍瓜切菜一样被人屠杀,稻川会中号称最凶悍的手下在敌人面前溃不成军,看到那状若疯虎的母老虎,他暗地里心头紧缩,冷汗直流:“女杀星……”   
  他硬着头皮暴喝一声迎了上去,再不阻止敌人的势头,这场架就没法打了。   
  他的武器是一把精钢打造的狼牙棒,对着迅速靠近的肖玉凌举起了那个凶器,瞅准一个机会一大锤轮了下来,打算把肖玉凌从上到下砸成一个肉饼子。   
  肖玉凌刚刚将面前一个敌人的胸口开了膛,尸体还没倒下,身边也尽是敌人,她似乎只有硬接这威不可挡的一锤这一条路好走了。   
  大锤锤下,砸在了一个人身上,将他脑袋打得没了,脑浆四处飞溅,整个人也被砸倒。   
  隼人彦没机会后悔误把手下的脑袋砸碎了,因为他的脑袋已经带着不可思议的面容飞上了半空。   
  肖玉凌掠过他身边,继续追杀着他的手下,同时大喝道:“隼人彦已经死了,你们还要顽抗到底吗?自愿投降的人扔掉兵器抱着脑袋蹲到一边去,否则格杀勿论!”   
  隼人彦的手下们胆气全丧,有的发声喊拼命逃窜而去,有的抱着脑袋蹲到了一边,有的茫然四顾,有的还在奋力反抗。   
  转眼间那几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便被斩成了肉酱,剩下的看得浑身发软,乖乖地抱着脑袋当了俘虏。   
  很快就把那些被关在里面的人都给救了出来,他们看到钟伟的时候激动地不行不行的,听说神原已经下定决心要掀翻冢本一郎自己当老大,当即毫不犹豫地发誓效忠,并且激愤无比地狂打电话去找自己的属下,势要在一夜之间把天给换了。   
  深夜的大阪被血色笼罩,冢本一脉的人也发现不妙,奋起反击,双方在街头狭路相逢,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双方原本便互相看不顺眼,这下终于可以将规矩扔开将仇恨发泄在对方身上了。   
  双方厮杀在大街小巷,任何顺手的东西抓在手里都是武器,原本空旷的大街上处处都是追逐砍杀的人群,地上到处都是新鲜的血迹和残肢断臂。   
  几辆警车由于躲避不及而被狂乱的人给摧毁了,里面的警察也被拖出来砍成了肉泥,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顺便出口恶气。   
  警察人手被调走了不少,根本组织不起警力将混战的人分开,干脆不敢上去惹起他们的注意,只好躲在一边瞧着,等接到上头命令让他们退避三舍的时候,他们跑得一个比一个快,大阪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没有警察的世界。   
  稻川会的大佬冢本一郎很快也得到了消息,他虽然残暴,却也不是头大无脑的白痴,听到消息后第一反映就是神原疯了,因为副会长级别的人都知道铃木家的存在,对任何人而言那都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威胁,不过他打电话给自己的主子报讯的时候愕然发现事情不妙,他的两个主子都联系不上,他登时傻了。   
  “老大,弟兄们顶不住了……”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手下发出来的求救,大老爷们呜咽着让人听了心里直发酸。   
  “顶住,援军马上就到了!”冢本也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这样用肯定的语气说话了,可是,目前能动用的人都已经用上了,还有几个墙头草是靠不住的,哪里还有援军呢?   
  他背着手来回走动,突然想到了铃木家的另几个人来,不过却犹豫着不能下定决心。   
  铃木川雄最喜欢二儿子铃木俊雄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将来铃木家很可能会掌握在铃木俊雄手里,冢本一郎自然百般讨好百般奉承,也就疏远了其他几个铃木家的少爷,甚至为了表达忠心,他跟其中对铃木俊雄威胁最大的大少爷铃木英杰关系还闹得非常僵,这个时候去求人家岂不是要霎费思量?   
  就在他下定决心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手下冲了进来,惊魂未定地道:“老大,不好了,外面人报告有敌人杀过来了!”   
  巨大的撞击声传了进来,冢本一郎手里的电话机无声地摔到了厚厚的地毯上,冢本一郎茫然向窗口外边看去,只见外面十几辆汽车撞开铁铁栅大门冲了进来,车上跳下无数装扮得像特种部队的人,他们手里的M16疯狂开火,把萃不及防的手下杀得人仰马翻,别墅只是拿来跟情妇偷情用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御设施,随身手下人也不多,面对着比他们多的进攻者,很快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巴嘎……他们哪有那么多的人手……赤尾也叛变了么……?”他的行踪只跟一个人说了,那就是赤尾清水,突然间他觉得好像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心中一阵迷茫。   
  “会长!”面前的手下焦急的呼声让他回过神来。   
  “备车,我们回总部。”冢本这个时候倒是镇定了下来,毕竟也是在风尖浪头打滚过来的。   
  一分钟之后冢本穿戴整齐地走下楼来钻进了防弹奔驰里面,在日本只有黑道老大才敢、才有资格坐高档外国车,因为他们不用担心被人鄙视不用怕选民不给自己投票,他们只要抓紧手里的刀枪就行了。   
  “老大,饭岛小姐……”手下看到冢本一个人下来,登时有些犹豫。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我们逃出去,还有什么女人得不到,走!”冢本亲自把门拉上,催促着司机。   
  汽车猛地发动起来,朝着别墅的大门冲了过去,敌人的小口径冲锋枪对他的防弹车毫无威胁,至多也就挂破一点油漆而已。   
  前面挡路的人纷纷让开一条通道,前面开路的两架车被密集的子弹打成了筛子,一头栽到一边不动弹了。   
  冢本一郎的司机技术不错,方向盘一扭,车头撞开前面一辆挡路的车,冲过了包围圈。   
  就在冢本庆幸逃出生天的时候,奔驰突然熄了火,缓缓地停在了距离别墅大门还有七八米的地方。   
  “巴嘎,怎么回事?”冢本一郎急了,奔驰车不会跟日本车一样垃圾吧?在这紧要关头闹情绪了?   
  前面的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保镖转过身来,两人手里都拿着抢,指着坐在后边的三名保镖和冢本一郎微笑道:“很抱歉,冢本先生,您的司机刚才在我们的帮助下已经进行了安乐死……举起手来,不要妄图测试我们的枪法。”   
  声音柔滑甜美,居然是穿着男装保镖服侍的赵芷华,另一位当然就是她的搭档秦梦芸了。      
第二十卷 赤血炼倭 第六章 一夜变天    
  四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冢本一郎听话地举起了手,坐在前排的两个保镖向前猛扑,想抢夺俩美女手里的枪,同时用身体挡住了枪口,坐在冢本身边的保镖也站了起来用身体挡住冢本,然后伸手到怀里掏枪。   
  作为保镖是很可怜的,他们在有危险的情况下就算有人拿着枪指着他们,他们也不能有丝毫的退缩,被保护的人的安全无恙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女孩手里的枪毫不犹豫地开火了,‘砰砰’两声枪响,两个保镖再也没机会考虑美女之前的威胁究竟是不是虚言恐吓,秦梦芸和赵芷华的枪法果然很精准地钻进了他们的脑袋里面,他们额头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小洞,就像美女的圆肚脐眼一样可爱,但是,这却是致命的,子弹钻进去之后将里面搅得一塌糊涂,然后在他们后脑勺开了一个大洞,带着粘粘的东西,向后边飞溅开去,粘得到处都是。   
  他们被那强大的冲力带得仰天倒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两只眼睛还瞪得老大老大,一滴血从那个小圆洞里面流了下来。   
  ‘砰’,最后一个保镖动作很快,掏出枪来对着秦梦芸就是一枪。   
  ‘砰’,几乎同时赵芷华的枪再度开火,打在对方的胸口,把对方打得身体一仰压住了他背后的冢本,胸口的衣服开了个洞,却没有伤到,他们穿了防弹衣。   
  事急从权,来不及瞄准对方的脑袋了,身边传来一声轻呼,赵芷华来不及关注秦梦芸伤到了哪儿,手枪再度喷出烈焰,取的位置是那家伙腹下防弹衣所不能保护的地位。   
  子弹狠狠地钻进了那家伙的重要部位,疼得他浑身一抖,惨嚎着开了一枪,枪口偏了不少,不过那打在防弹壁板上的子弹来回乱蹦倒是把赵芷华闹得手忙脚乱。   
  秦梦芸的枪开火了,把那保镖打得脑袋开花,终于去除了这最后的威胁。   
  冢本原本还期待着手下消灭敌人好借着防弹车继续逃亡,没想到这些神枪手保镖那么不顶事三两下就叫人给灭了,见势不妙就想打开车门往外跑。   
  ‘砰砰!’气恼的秦梦芸和赵芷华将他的手脚打得鲜血乱冒,冢本大叫着饶命再也不敢动弹。   
  “芸姐,你受伤了?”赵芷华一面将冢本的双手肩膀关节卸下,一面关切地问道。   
  “嗯,子弹打到防弹玻璃然后弹了回来,打在我手上,真倒霉,这些现代兵器真麻烦。”秦梦芸轻簇柳眉,咬着下唇恼怒地道,若是在空地里,再来十个这样的家伙也休想伤着她,若是问情剑在手,这些保镖连拔枪的机会都不会有。   
  秦梦芸捂着左手,赵芷华两下将她穿着的男式西服的袖子扯掉了,秦梦芸不由得嗔道:“你轻点,疼着呐。”   
  再将里面秦梦芸自己的白色衬衣袖子扯掉,手臂背后的一个像婴儿小嘴的伤口显现出来,秦梦芸自己点了穴道止住了血,但是在白生生的藕臂上多了这么一个伤口,还真的是煞风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