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75部分

魔脑传奇-第27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风景。   
  “我看看,嗯,有些麻烦哦,子弹卡在骨头上了,这里又没什么趁手东西,得立刻去医院取出来才行,嗯……不知道那个坏家伙知道姐姐受伤的消息会有什么反应哦……”赵芷华看到伤势并不很严重便开起了玩笑,在车座下面找到常备的医疗箱,找出纱布和止血包给她包扎起来,还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打开车门,将软成了一团,被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的冢本拖下车来,外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冢本的人全军覆没,见到冢本被拖出来,大伙都兴奋地欢呼起来,有的人甚至朝天鸣枪庆祝。   
  秦梦芸和赵芷华见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便想先行离开,却见几个人推攘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这女人浑身赤裸裸的,还被绳子绑得就跟一个粽子似的。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把她给我放了!”身为女人的秦梦芸她们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女人在自己面前受罪。   
  那些原本笑嘻嘻地推攘着女孩还不时在她身上摸一把的混混们见状不由得一呆,那个女人却大声叫了起来:“不要……不要,求你们了,干我,来干我!……”   
  秦梦芸和赵芷华怔住了,钟伟派来给她们的一个小组长小声说道:“她要么是被虐狂要么就是被下了药了……”   
  赵芷华一脚踏在冢本一郎的腹下,狠狠地用高跟鞋底研磨了两下,拉着秦梦芸回头就走,一面吩咐道:“带我们先去医院取出子弹,这个女人留给你们了,把从别墅找到的东西清点一下拿给你们老大处理……”   
  那个小组长赶紧派了十几个人把伤员送上车,一起往有关系的医院去了,剩下的人一个个色迷迷地看着面前这个相当不错的女人直流口水。   
  坐在汽车上的秦梦芸突然惊疑一声,赵芷华赶紧询问,秦梦芸道:“那个女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似乎是一个明星来着,不过记得不清楚了。”   
  “不奇怪,听说日本女明星很多都是被日本黑老大包养的。”赵芷华道。   
  “嗯……”秦梦芸眉头微微一皱,赵芷华的大眼睛转悠着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看着偶尔闷声经过的一两辆警车,大家识趣的没有吭声,已经进入市区了,既然人家不来惹自己,就别去理会他们啦。   
  大巴闷声不响地开进了一个仓库,大家飞快地跳了下来,十分钟之后已经穿着平常服饰,手臂上扎着白手巾加入了大阪混乱的街头斗殴去了。   
  “少爷,我和大姐头在御堂筋大道这边,妈的去死……少爷不是说你,这边有点吃紧啊,冢本的手下目前都在这里了,你们若是还有空就过来玩玩吧。”钟伟一边喝骂一边回电话道。   
  祺瑞想了想,道:“冢本那家伙还没抓到?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已经捉住了,正往这边赶。”钟伟道。   
  “嗯,顶住,我们马上就到!”祺瑞挂断电话,狞笑着对身边等消息的人道:“去御堂筋,那里有很多敌人啊,哈哈……”   
  大家欢呼一声,跳上一个叫做‘最强支援客运公司’的大巴,大家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最强支援了,神原这边的人在大巴运送下转战在大阪街头,神出鬼没,总是能够出现在最恰当的地方,或给自己人以支援,或者杀入敌人腹地给敌人致命一击,都靠大量的大巴在街头忙活着,刘宇明他们的前期准备还真是够到家的,平时可以赚钱,战时就是真正的最强支援了。   
  十余辆大巴呼啸着来到了大阪著名的大街御堂筋,每年10月,在这里都要举行盛装游行。由来自国内外的参加者表演乡土技艺、世界各国的庆典节目、舞蹈等,规模盛大而又风格独特,在全世界都是颇有名气的。   
  十余辆大巴吱地一声停在了自己人后边,前面是密密麻麻的两边人马在相持不下,怕有一两千人的样子。   
  这是冢本手下另一个有实力的大哥聚集起来准备展开反击的人手,若给他聚集起优势兵力然后各个击破的话,神原这边未必能挡得住。   
  就在他们的人聚得差不多的时候,肖玉凌带着人开着大巴呼啸着冲了过来,势不可挡的车阵瞬间冲散了敌人的阵势,然后扎着白毛巾的人猛虎下山般冲下车,对敌人展开了穿插包围似的战斗。   
  战术是不错,可是打着打着战斗力不足导至战术失败,结果就变成了大混战,除了肖玉凌带的那一队还能够保持队形外,其他的人都陷入了包围中。   
  在这种大混战中没人用枪械,虽然警视厅那边已经暂时搞定,钟伟也不想成为防卫厅的眼中钉,反正死的不是中国人,他乐得看日本人自相残杀消耗自己的力量。   
  肖玉凌保持着极为旺盛的战意,带着一队人穿插突刺,居然没人能够挡住她进攻的脚步,她浴血奋战的身影成为背后紧紧跟随着她的人的最坚强的心理支柱,他们也忘却了害怕,在满目皆是敌人的境地之下奋力将挡住去路的敌人砍成碎片。   
  肖玉凌很快就将散落的人组成了一个比较大的队伍,接着援兵也源源不绝地赶来,精力消耗颇大的她也就得到了休息的机会,她身上倒是没什么伤口,梅儿身上却被划开了几处,当时场面太复杂了,纵以她们的能力也难以保证毫发无伤。   
  休息了一阵的肖玉凌帮助梅儿包扎了一下,便打算再度杀上去,却见十余辆大巴狭地里杀了出来,停在了她们身边,车还没停稳,一个熟悉的人影就将她抱在了怀里,毫不避忌她脸上还沾着鲜血,动情地狠狠吻起了她的小嘴儿。   
  肖玉凌突然激动起来,也紧紧抱住了祺瑞,疯狂地回应他的热吻,两行滚热的泪水顺着她的脸蛋冲掉了脸上没有擦干净的血痕,落在了祺瑞坚强的手臂上。   
  身后的战士感动地看了他们一眼,再也没有什么犹豫,大叫着熟悉的口号,加入了屠杀敌人的行列。   
  泪珠儿在梅儿脸上默默地滚落,祺瑞的右手突然将她搂了过来放开肖玉凌那咸咸的嘴唇吻上了梅儿那略带冰凉的唇。   
  虽然仅仅是轻触即止,但是已经让梅儿感到了莫大的满足,在北京那个疯狂之夜后,祺瑞跟她之间就好像多了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表面上祺瑞对她一如既往,她却觉得祺瑞在日渐离她远去,虽然肖玉凌不时鼓励她宽慰她,她还是渐渐越来越沉默,今天祺瑞的这个吻就像春雨滋润着她干涸的心田,纵然就此死了,她也不再有什么遗憾了。   
  祺瑞放开手,那双闪着聪慧精光的眼睛在她们身上巡游着,就在她们以为他起了坏心的时候,他却焦急地问道:“你们没有伤到哪里吧?”   
  肖玉凌擦掉眼泪,笑道:“没事,我们没事,就梅儿刮破了点皮而已,你那边也没事吧?”   
  “没事,一切都再好不过了。”祺瑞忍不住将她们搂入了怀里,道:“我发誓,今后我绝对不再让你们担惊受怕,也不再让你们陷入危险之中……”   
  肖玉凌和梅儿的手一前一后抚在了他的嘴上,肖玉凌依入了他怀里,轻轻地道:“不要乱发誓,不管你作出什么决定,我们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你尽管放手去做你的事情吧,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们不会束缚住你手脚的!”   
  祺瑞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此时无声胜有声,说什么都是废话,祺瑞向一边的梅儿展开了他的手臂。   
  梅儿稍微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身体投入了他的怀抱,祺瑞嘿嘿一笑,对肖玉凌道:“今天天亮之后我们什么也不做了,我让人准备了好大一张床,嘿嘿……”   
  就在肖玉凌脸上飞起了红云的时候,祺瑞又在梅儿耳边道:“你也一起来哦,说实话那天我很舒服,若是你能让你的姐姐们也向你学习的话,那就……啊哟……”   
  肖玉凌狠狠地给了他腋下狠狠的一拧,娇嗔道:“你好坏啊……”   
  这个时候,什么日本人,什么战场,什么血腥都被祺瑞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   
  战局随着一队非常嚣张的车队的到来终于形成了一面倒的局势,这是一个奇怪的车队,数辆面包车开路,后边是一辆豪华奔驰,最让敌人沮丧的是那加长奔驰的车顶上居然被用一个三脚木架架住了一个血淋淋赤裸裸的人。   
  冢本被那些人用简易木架子赤裸裸的绑在了车顶上,然后用粗麻绳穿过车底将架子稳稳地固定住了。   
  冢本被剥得赤精光条,身上纵横的都是麻绳,他被打伤的伤口被用麻绳死死勒住,居然也把血给止住了,只不过那麻绳却被血浸得变成了紫黑色。   
  他一条命只剩下了半条,奄奄一息地被强制着在车顶吹着凉风,逛了半个大阪市。   
  “冢本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你们还不投降更待何时?”大喇叭的声音惊醒了沉湎在三人世界的祺瑞,抬眼一看,随着奔驰的推进,大部分敌人都放下了武器,看来大事已定。   
  最后顽抗的那个大佬被临阵反水的手下剁成了肉泥之后,稻川会冢本时代终于结束,接下来是属于神原的时代,而祺瑞只需要在幕后操纵就可以将这个日本黑道大帮会牢牢地掌握在手里了。   
  就在祺瑞和肖玉凌带着走报营的战士悄悄离开的时候,肖玉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肖玉凌接听后脸色一变,道:“伤得怎么样?我们马上就赶过来,知道了……”   
  祺瑞心中一惊,追问道:“怎么了?谁受伤了?”   
  “是秦梦芸秦姐姐受伤了,华姐没有说明白,似乎不太重,但是又很重要,我也不明白。”肖玉凌皱眉道:“我们马上过去吧,要不要通知碧云姐她们?”   
  “好吧,让钟伟安排几个人去接替她们的事情,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的人撤出来吧,我们的旅行团该继续我们的行程了,剩下的事情刘明宇他们会处理好的。”祺瑞把正在分派任务的刘明宇拉到一边,跟他交待了两句,然后便和肖玉凌、梅儿随便找了一辆车开着来到了赵芷华所说的板取医院。   
  血淋淋的肖玉凌、梅儿从车上走下的时候,护士们已经见怪不怪,还推着一辆担架车过来。   
  肖玉凌他们自然无需担架,问明白病房的位置,祺瑞便带着俩人急匆匆地往病房走。   
  肖玉凌在后边看着祺瑞越走越快,越走越急,不由得暗自翻白眼,那一脸的急切让肖玉凌也不由得有些酸溜溜地了。   
  找到了那个病房,祺瑞长吸了口气,在门上敲了三下,门儿被从里面拉开,赵芷华皱着眉儿一脸的悲伤,瞧了一眼祺瑞的神色,低声道:“你来了……”   
  祺瑞心中一沉,急道:“秦姐怎么了?没什么大碍吧?”   
  “你自己看吧……”赵芷华轻轻地说道,将身子让开,祺瑞一个箭步就窜了过去,两步并做一步走,一下子就来到了病床边。   
  秦梦芸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被雪白的床单一衬托,看起来脸色白得就跟纸似的,让祺瑞的小心肝直往下沉。   
  祺瑞握住了秦梦芸放在白色薄被外打着点滴的手,感觉着那冰凉的柔软和娇弱,心不由得一疼,祺瑞恨恨地道:“我要把冢本那个混蛋扒皮拆骨……”   
  手里的小手突然微微一缩,秦梦芸的睫毛微微颤动了起来,祺瑞屏住了呼吸,生怕惊着了美丽的睡美人,大梦初觉醒的秦梦芸随着太阳从东边绽放出今天的第一束阳光也睁开了她那美丽的眼睛,她先是直直地朝着白色的天花板瞧了五秒钟,然后突然挪到了祺瑞那焦急的脸蛋上。   
  “咦……这是什么地方,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哟……”秦梦芸奇怪地说道,略一挪动身体,疼痛登时让她在萃不及防的情况下痛呼出声。   
  “这是医院,秦姐你受伤了,不要动。”祺瑞心疼地道。   
  “医院……天啊,阿华你这个死妮子,我要打烂你的屁股……”秦梦芸登时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真相,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秦姐不要乱动,你伤得很重,千万别动。”祺瑞伸手将她按了回去。   
  ‘呃……’祺瑞怔住了,秦梦芸也怔住了,随着她的挣动,盖在身上的被单滑到了胸口以下,雪白粉腻的绝美图画突然出现在祺瑞面前,祺瑞觉得鼻子有些不对劲,赶紧松开捏着秦梦芸柔若无骨的肩膀的手,伸手捏住了鼻子。   
  “哈……你们慢慢聊,芸姐你伤口还没好,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哦,我先去吃早餐了,待会给你们带上来……”赵芷华见奸计得逞,转身一溜烟地跑了。   
  肖玉凌伸头一瞧,登时也明白了这只是赵芷华的一个恶作剧而已,只见滑落的被单将秦梦芸那美丽的胸膛都给暴露了出来,她竟然没有穿衣服!   
  “对……对不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