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76部分

魔脑传奇-第27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肖玉凌伸头一瞧,登时也明白了这只是赵芷华的一个恶作剧而已,只见滑落的被单将秦梦芸那美丽的胸膛都给暴露了出来,她竟然没有穿衣服!   
  “对……对不起……”祺瑞吃吃地道,眼睛却怎么也挪不开儿。   
  秦梦芸倒了回去,用右手拉着被单将身体连着脑袋一起蒙住了,被人看光啦,以她的修为也大感吃不消。   
  “对……对不起……”祺瑞挪开了眼睛,这回是朝着肖玉凌和梅儿说的。   
  “唉……一身血淋淋的好难受,梅儿,我们去冲个澡吧,肖玉凌拉着梅儿走了出去,向祺瑞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道:“秦姐交给你啦!”   
  祺瑞嘴巴张了张,没能说什么出来,肖玉凌和梅儿关上门扬长而去。   
  “秦姐,对不起……”祺瑞苦笑着坐在床边,就像一个待宰的小羊羔。   
  “行了,别说了,帮我找找看我的衣服被那坏妮子藏到哪里去了,拿来给我。”秦梦芸躲在被单里面低声道。   
  祺瑞应了一声,暗自吞了口口水,薄薄的被单盖在她身上,把里面的凹凸都显了出来,甚至可以觉察到秦梦芸的身体还在微微地颤抖着。   
  在病房的一个壁柜上找到了秦梦芸被叠得好好的衣服,最上面摆着的赫然是一只黑色镂花性感胸罩,还有配套的一条小裤裤,祺瑞脑袋里面不能制止地出现了秦梦芸穿着这套情趣内衣的画面……   
  正在发呆的时候,秦梦芸问道:“找到没有?”   
  祺瑞赶忙道:“找到了。”   
  “给我塞到被子里面来,不许偷看!”秦梦芸羞意无限地娇嗔道。   
  “哦……”祺瑞把衣服塞了进去,只见被浪翻滚,祺瑞几乎就想用精神力穿过那薄薄的被单到里面去安全偷窥,不过他还是非常理智地杀掉了这个诱人犯罪的想法。   
  过了好一会,秦梦芸才把脑袋重新露出外面,看到祺瑞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得娇嗔道:“看什么看。”   
  祺瑞干笑两声,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说,把这事给我忘掉,不许再提,不许跟任何人说,也不许在脑袋里面偷想!”秦梦芸只得装出凶霸霸的样子来遮掩自己的羞涩。   
  “不说倒是可以,这个……”祺瑞及时的把话给收了回来,他原本想说的是不许偷想就有点难办了。   
  这个意思秦梦芸当然能够猜出来,脸上登时飞起了羞红,心头鹿撞,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秦姐,你伤得重不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祺瑞觉得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了,便转移话题道。   
  “也就左手被跳弹打伤了,把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可那妮子趁我不注意居然点了我穴道,还……还……就这么着了,笑什么笑,不许偷笑!”秦梦芸见祺瑞一副贼笑的样子就觉得不爽。   
  “呵呵……华姐还真是喜欢胡闹啊。”祺瑞笑道。   
  “魔门弟子,一个个都是坏蛋。”秦梦芸赌气道。   
  “呵呵……”   
  董碧云她们将警视厅厅长大人移交给了刘宇明派来的人,他们大多都没什么重伤,略为包扎一下便重出江湖,迅速便将大阪的局势控制住了。   
  秦梦芸和蒋匀婷飞快地赶到了医院,正好瞧见赵芷华正躲在门口偷听着什么,忍不住偷偷摸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问道:“你在干嘛?”   
  赵芷华做贼心虚地被吓了一跳,一声惊呼蹦了起来,看到是董碧云她们,这才拍着她高耸的胸口道:“吓死我啦……”   
  董碧云从门上的小窗口往里面瞧去,祺瑞正坐在里面跟秦梦芸聊着什么,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祺瑞想大被同眠的想法最终还是被杂乱的事物给耽误了,他去慰问了一下同样住在这个医院的神原还有几个伤势较重的战士,当然还有被迫住院挖肉剔骨的无心人和玄冰老人。   
  神原看到祺瑞的时候还一脸茫然,当祺瑞说出那个口令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只想趴在主人脚边邀宠的小狗儿,让祺瑞对自己的催眠术相当满意。   
  恶人自有恶人磨,神原这回被折腾惨了,身上骨头断了无数,浑身没一块好肉,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被冢本给活活阉了,据说那两个蛋蛋被冢本当成夜宵给吃了补肾去了。   
  祺瑞当然是暗爽,这才暂时止住了立刻把他干掉的想法,不过接下来给神原构筑的未来也不怎么美妙就是了。   
  跟住院的刘明宇一阵长谈之后,祺瑞将自己的计划内容修改充实了一些,刘明宇听后恨不得马上就出院去把计划给实施了,反而要祺瑞安慰他不要冲动,先把伤养好再说,把素以智计见长的刘明宇闹成了一个大红脸,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人家年轻人沉得住气。   
  一夜雷霆打击之下,大阪附近除了官方外,暂时已经找不到任何能够威胁到一夜变天的稻川会的势力了。   
  朝阳初升,大阪重新恢复到国际大都市那平和繁忙的样子,昨夜的血腥杀伐似乎就不存在过一样,所有的痕迹都被胜利者给抹去了,该上班的还是照样上班,该做生意的依旧做他的生意,地球以近乎恒定的速度在转动,并没有因为人类世界的些许改变而有所改变。   
  祺瑞洗了个澡,换上休闲服,把从古堡和各处稻川会堂口得来的资料大致瞧了一遍,找出一些比较重要的,然后细细地分析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大阪警视厅厅长渡边合仁去上班的专车中除了他之外还多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当然就是祺瑞啦。   
  祺瑞把刚刚整理出来的资料交到了他手里,然后说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保证你非但不会被炒鱿鱼,更可能的是飞黄腾达,从此风光无限,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嗨!我一定照办,绝对不会出错的,请您放心好了,这些事情是我最擅长的,保证不会出任何纰漏的!”渡边合仁拿着资料,大致瞧了两下,登时乐得咧开嘴笑了起来。   
  祺瑞半路下了车,他的事情还多着呢,他一面坐上了一直跟随在后面的专车,一面打电话通知了远在东京的聂小宁,让她马上安排《朝日新闻》驻扎在大阪的记者准备参加即将召开的警视厅打击黑社会恐怖势力获得巨大成效的记者通报会,当然,最详尽的资料会先期送到《朝日新闻》驻大阪分部去的,看来今天日本很多媒体都要推迟送报时间,重新排版印刷今天的新报纸了。   
  祺瑞打开了这辆租来的豪华轿车的机载电视机,目前正在报道美军在伊朗的最新战况,又过了一天了,美军尚未开始地面攻击,不过估计也就一两天内的事情了,目前伊朗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付美联军空军的能力,除了每天例行用数十枚流星系列弹道导弹还击之外便再也没有什么动作,西方国家传媒界也转化成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一个是大肆宣传美军战果的‘法西斯报刊’,另外一个阵营就是专门宣传被战争蹂躏的德黑兰苦难人民和美军士兵厌战情绪的‘怜悯恶狼的白痴’,双方互相口诛笔伐,极尽尖酸刻薄地攻击着对方,热闹非凡,由于战局顺利,前者稍占上风。   
  全世界反战示威游行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反而越来越多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光是在华盛顿绝食示威的人这两天开始就大量出现了身体不支而导致的昏厥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的情况。   
  看着电视,祺瑞陷入了沉思,汽车缓缓地来到了刘明宇他们置备的一个仓库区,这里因为租金故意定得比较贵的缘故,生意仅可维持,看起来就有点静悄悄的,用来临时藏匿一些人倒是不错的。   
  祺瑞在走报营战士的指引下在一个空荡荡的仓库里面见到了一夜行动中俘虏的四个家伙。   
  铃木俊雄和冢本一郎还好对付,大不了一棍子敲晕过去就行了,那两个和尚倒是让人煞费思量,徐如林他们就没有一刻放松过警惕,张正明也被拖在了这里,那两个和尚倒也老实,他们明白就算把这里的人全部干掉,自己的肉身必然也会被毁,从此飘飘荡荡再也没有依凭,消散了还好,说不准还给谁抓去炼成了式神就万劫不复了,何况要灭掉面前的人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光是那个拥有自主意识的式神就够他们头疼了。   
  “两位还没有改变主意啊?”祺瑞决定还是先把这两个家伙搞定再说。   
  “没有没有,良驹尚且觅良主,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强大的主人是求都求不到的福气啊,怎么可能再改变主意呢!”一个看起来稍微年幼些的和尚献谗地道。   
  “很好,两位叫什么名字啊?”祺瑞问道。   
  “贫僧叫做大道寺正,他是我师兄日野慧首。”年轻得有限的和尚道,瞧他们的样子至少也有七十岁了。   
  “这么老了还那么怕死的人还真少见啊,两位,你们太强也太无耻了,让我很是担心啊……”祺瑞淡淡地道:“我想让我能够安心的方法或许只有一种,那就是送你们两位去见你们的大神去。”   
  “不……请不要这样,您不明白我们的传统,我们认您做主人并不是因为我们怕死,而是因为我们的传统,在现有的主人已经衰落了的时候,我们可以自主挑选新的主人,一旦认定就绝对不会背叛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两个足可在俗世间呼风唤雨的大法师卑躬屈膝地说道。   
  “我终于明白罗斯福为什么会说你们日本人是最无耻的民族了,你的意思是说在我变得不那么强的时候,你就会找个新主人把我干掉?就像历史上你们一直跟随中国,中国衰落后你们又跟了英国,二战后又跟了美国一样,还真是够无耻的啊。”   
  “这个……您非常强,不会出现您说的那种情况的……”俩和尚老脸都有点发红了。   
  “好吧,你们两个立刻去召集你们的人,随时准备对铃木家残余的势力进行打击,在还没有把铃木家消灭之前你们就找神原与我联系,千万不要耍花招,否则你们啻宗就不用再找下一个主人了……滚吧!”   
  俩老和尚傻傻地看着祺瑞,祺瑞不耐烦地道:“还不滚?非要我给你们身上绑点炸弹才成吗?”   
  俩老和尚站起来给祺瑞行了个大礼,然后飞也似地跑了。   
  “少爷,你就这样放他们走了?这些家伙不怎么可信啊!”徐如林瞧着和尚的背影道。   
  “我知道,不过他们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我打算利用他们一下,然后就把他们连同铃木家一起埋葬掉,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心投效我们,他们的存在就是一个安全威胁,我不想有手里拿着随时会爆炸的炸弹的感觉……”祺瑞冷冷地道:“走,该是去看看铃木俊雄的时候了,这个家伙在处死之前也是可以利用一下的,哼哼……”   
  张正明打了个呵欠道:“没啥事我就先走了,那俩家伙住在哪个医院?找个人送我过去吧,才熬了一夜就腰酸背疼的,老喽,不中用了……”   
  “您老就别在这里喊怨了,还不是您自个赖着我的吗?”祺瑞笑嘻嘻地道:“赶明儿给您找一个小姑娘服侍您行不?”   
  “免了免了,难得跑出来溜达,给家里的母老虎知道了非把我抓回去不可……嘿嘿,小没良心的哦……”张正明说唱着小调儿在一个战士的陪同下走了出去,祺瑞和徐如林相视一笑,去找铃木俊雄去了。   
  铃木俊雄被精巧的镣铐铐在一个单独的屋子里面,四个战士正死死的盯着他。   
  “嘿嘿,你来了,杀了我吧,死在你手里我也不觉得冤枉了。”铃木俊雄看到祺瑞走了进来,吐词不清地说道。   
  “你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你这个胆小鬼,我原以为你会咬舌头自杀的,可惜你没那么干,让我很失望,你们日本人不是很喜欢自杀的么?”祺瑞挥手让其他人都走了出去。   
  “自杀?那些懦夫才自杀,”铃木俊雄脸抽搐了一下,道:“不杀我?那就是觉得我还有利用价值咯?怎么,打算借我对付我那几个兄弟?没问题,只要事后把我放了就成。”   
  “哦,你居然那么好说话?自己的兄弟也跟你的父亲一样随时可以拿来放弃的是吧?可惜,我就没打算放你,我要把铃木家从地球上抹去,这是你自找的。”祺瑞冷冷地道:“现在我就废物利用一下,你若是顺从点儿就好办,若想自讨苦吃我也乐于奉陪。”   
  “你要干什么?”铃木俊雄吃惊地道。   
  祺瑞没理他,径自发出了精神力,铃木俊雄立刻发出了鬼嚎一样的惨叫声,祺瑞不跟他客气,也不打算用什么温柔的法子,就用上了魔教中曾经引起全武林围攻的噬心大法对铃木俊雄展开了精神折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