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00部分

魔脑传奇-第40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陪你一起去吧。”听到了祺瑞的话,于洁一面说着一面推开了车门走下车,祺瑞也下了车,将车锁好后与于洁一起并排着但是却默默的,稍微隔开了一定的距离地往前走去。   
  两人走在繁杂的菜市场里实在是太特异了点儿,身旁的人不时地注目让于洁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暗叫糟糕的同时她用手指捅了捅正在跟卖菜的大婶讨价还价的祺瑞,细声说道:“好多人看着我们,会不会……”   
  祺瑞回头朝她微微一笑,于洁却呆了一下,一句‘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差点便要脱口而出,祺瑞那熟悉的眼神和嘴角那坏坏的笑让她再次认出了面前这个似乎截然不同但是却又相当眼熟的祺瑞。   
  “你才发现么?别惊讶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秘密么?今天晚上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不过,你可别后悔哦!”祺瑞笑嘻嘻的对于洁说道,亲眼看着她脸上的红霞蔓延到了脖子以下,赫然地低下头去,这才回头对卖菜的大婶说道:“大婶,就那价,给我称半斤吧!”   
  接下来于洁又不吭声了,祺瑞不由得摇了摇头,相对而言蒋匀婷当初都比于洁要直接了当一些,这个于洁在这方面实在是太内向了,难怪当初她会在爱情上受创呢,不过,当初于洁如何迅速地从创伤中恢复祺瑞倒是一直没有关注过,总不成短短的两节课的同桌缘分就让她移情别恋了吧?   
  “晚上再好好问她就是了,她的事情还是今晚解决的好……”祺瑞心里念叨着想道。   
  随意买了些菜,两个人也吃不了许多,祺瑞开着车回到了家里,有一阵子没有人住的屋里静悄悄地,到处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土。   
  “我去下厨,你把屋里收拾一下吧……”祺瑞很自然地随口说道。   
  于洁轻轻地嗯地一声答应了,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祺瑞提着东西走了几步后突然感觉不对,回头道:“你看我都有点糊涂了,你可是我请来的客人,我怎么能让你动手?你还是做着休息一会吧,一切都让我来弄好了。”   
  “没什么,我说不定比你还熟悉这里呢……”于洁抿嘴一笑,转头走向放着清洁工具的杂物间,又道:“你可是大人物,劳动你下厨已经让我很不好意思了,哪还能让你做这些事情呢?”   
  “这……好吧,大家都有活干,这样做事比较快,不过,我再次重申,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你可别把我给神化了,我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祺瑞说道。   
  “你说这话会有人相信么?”来到了这里,于洁似乎也放开了些,一句话让祺瑞苦笑着无话可说。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俩人虽然各干各的,不过一面干活一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时间倒也过得很快,等祺瑞把饭菜弄好了之后于洁早都把大厅打扫得一干二净。   
  “时间有点仓促,随便做了几个家常小菜,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祺瑞上桌后很谦虚地说道。   
  于洁夹了一片牛肉小心翼翼地放入了嘴里,祺瑞期待地问道:“怎么样?”   
  于洁很文雅地用手遮住嘴轻轻地咀嚼了几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咽了下去,瞧着祺瑞讶异地说道:“真看不出来,你的厨艺还真不错,以前我都以为婷婷她们有些夸大了……”   
  祺瑞的手艺得到了肯定之后很开心地笑了起来,道:“喜欢就多吃些,她们啊,你还别说,只要我在的时候她们都不肯下厨房了,就连婷婷都只是帮我打打下手而已,嘴巴都给我养刁了……对了,你总是说婷婷,难道你只与婷婷交好么?”   
  “也不是啦,以前大家相约着常出去一起玩的,不过我和婷婷性格相近些,所以跟她比较亲密一些。”于洁解释道,然后又把祺瑞的另一盘菜赞扬了一下。   
  “我的厨艺都是学自一些大厨师,这脑子比较管用,看一遍就学会了,连学费都没有交,可以说是偷师的,还有一些独门绝艺我都偷到手了,就是没有时间慢慢去弄,以后有机会再说。”祺瑞兴高采烈地将当初那些大厨师如何防着别人偷师学艺,然而却给他不动声色地偷学到了的时候发生的一些趣事说了出来,引得于洁不时掩口失笑,气氛是出奇的融洽。   
  “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都只是听呀,现在该换你说了!”祺瑞乘机说道。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于洁眉头轻簇,似乎在努力地回忆着。   
  “这些年没有找男朋友么?你那么美丽纯洁,一定很多人排着队追求吧?”祺瑞笑道。   
  于洁面上一黯,道:“没有……”   
  “这哪可能呢?要么你已经有了心上人了,要么你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我猜的没错吧?喜欢了别人就大胆的说出来吧,别老是憋在心里,这样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还会让人产生误会,你可要想清楚了,该拿主意的时候就别犹豫!”   
  于洁轻轻地嗯了一声,祺瑞又道:“感情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并没有资格说这个,你自己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吧。”   
  “嗯……”于洁轻轻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细声说道:“你还没有跟我说你的事情呢……”   
  祺瑞呼吸微微地一滞,叹了口气道:“似乎还没到说的时候呢,你何必那么好奇呢?好奇心害死了猫,你难道不明白么?无知有时是一种幸福啊!”   
  “事实上我了解得比你想的还要多……”于洁轻轻地说道:“甚至我还知道你去过伊朗,还带着蕾蕾,在巴基斯坦抓住卡拉卡西的不是你,是你的替身,所以当时她们并不担心……而且,我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你故意安排的,卡拉卡西甚至一直都是你操纵的……”   
  祺瑞面容一冷,冷冷地说道:“这些都是你听到的还是你猜测的?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你可知道你的话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么?”   
  “我知道,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说,事实上这些都是我零碎听到她们说的话然后自己猜的,她们也不知道我猜到了这些,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并不是一无所知的……”于洁缓缓的说道,并没有被祺瑞那凌厉的气势给吓到。   
  “你是想要挟我?”祺瑞冷冷地说道,目光就像凌厉的刀一样直刺入于洁的内心深处。   
  “没有,我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我真的没有那个想法,请相信我!”于洁为自己辩解道,眼泪早已像泉水一样滚滚落下,嘴角一瘪,楚楚可怜地瞧着祺瑞。   
  祺瑞却不为所动,他冷冷地瞧着于洁,只听‘铮’地一声,祺瑞手里已经多了一把不起眼的短匕,虽然隔着一张餐桌,不过于洁却依旧感觉到了那上面的凛冽寒气。   
  祺瑞缓缓的站了起来,手里摆弄着那只匕首,话语里就像要结冰似的:“你或许也从小说、电影里边了解到,我们对不是很信任的知情人是怎么样做的,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很后悔?是不是觉得害怕?”   
  “祺瑞……你……相信我……”于洁哽咽着道。   
  “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杀人灭口!”祺瑞来到了于洁身后,左手绕过椅背捏住了于洁光洁的脖子,另一手将匕首在贴她脸上,冷冷地说道:“这是最好的办法,死人一般来说是无法泄露机密的……你怕了没有?求饶吧?说不定我会饶了你,用上第二种方法……”   
  “我……我是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的,祺瑞,请相信我,否则你就杀了我好了!”火热的手几乎掌握住了她整个脖子,她却没有挣扎与反抗,只是伤心地流着热泪,泪珠落在了祺瑞的手上,让他坚如铁石的心也不禁一软。   
  “我这样杀了你,你会不会感觉到很不甘心?你以为我会看在婷婷的份上不会杀你么?假如你这么想的话,那你就错了,凡是威胁到我以及我身边心爱的人的……不管是什么人,或是什么组织,我会毫不犹豫地让它消失!”   
  “杀了我吧,只要你认为是对的!”于洁闭上了眼睛,心甘情愿地将生命决定权交给了背后的祺瑞。   
  “那好吧,本来今天晚上我只想和你好好培养一下感情然后试着接纳你的,可惜你太聪明了,我不得不担心你会否会对我造成危害,对不起,你好好的去吧……”   
  于洁只觉得脸上的匕首离开了,那只掐着自己咽喉的手也离开了,然后咽喉处微微一冷,似乎咽喉上开了一个口子,冷风丝丝地从口子里灌入了气管,任于洁怎么努力都无法呼吸,生命似乎从那个口子迅速流失,于洁明白那是因为自己大量失血的缘故。   
  突然,于洁发现自己的身体歪倒在地下,而她却分明还站坐在椅子上,她看见自己身上被鲜血染红了,张大着嘴眼里透着惊恐,然而生命已经离开了那具身体……   
  于洁的灵魂一阵悲哀,因为祺瑞毕竟还是下了手,她没有恨他,只是为自己感到悲哀,祺瑞始终没有相信她,或许他心里从来没有过她的影子。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让于洁稍微感觉到了一丝欣慰,只见祺瑞蹲下身去,轻轻地将她圆睁的双目合上,于洁‘飘’到了祺瑞面前,祺瑞看不见她,依旧凝视着地上的尸体,脸上满是哀伤。   
  “你好好的去吧,在我的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好妻子了……”祺瑞轻轻地说道。   
  “祺瑞……”于洁的激动地说道:“你不是让我把心里的话对心爱的人说出来么?虽然现在已经迟了,你再也听不到了,不过我还是要对你说,我爱你,不管你怎么对我,我永远都爱着你,也许这样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只要你能够记着我,我就算死一万遍我都无怨无悔……”   
  “唉……真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于洁突然听见了祺瑞那懒洋洋地似乎隐隐带有一丝不怀好意的声音:“我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狠心,醒来吧,不要老是幻想着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于洁缓缓地回过神来,她突然发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唯有面前桌上湿了一滩,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湿润润的,似乎那些水迹正是她的泪痕。   
  “我怎么了?”于洁怔怔地问道。   
  祺瑞将一包纸巾推到她面前,用一副一切与我无关的表情说道:“我不知道,说着说着你就发起了呆,然后就哭了起来,还说什么杀了我吧,我想叫醒你结果却没有什么反映,幸好现在你醒过来了,不然我还真得去找医生了,对了,你是不是时常喜欢发呆啊,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场合,我都见了好几次了。”   
  于洁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低着头思索了一阵,抬起头来说道:“我刚才真的是自己发白日梦?不对……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祺瑞耸了耸肩膀,道:“你是指的哪句啊?有的听到了有的没听到。”   
  “不,你听见了,你都听到了,刚才分明是你在搞鬼,你真是一个超级大坏蛋,居然用这种方法骗人!”于洁惊诧之余想起了自己刚才的梦境--暂且认为那是梦境吧,不由得又羞又气地瞪着祺瑞。   
  祺瑞笑嘻嘻地瞧着她,道:“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坏么?居然在梦里都让我杀了你,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算爱我也用不着这样吧?”   
  “你太坏了,我不理你了!”于洁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心事莫名其妙地就说了出来,嗯,应该说是被骗了出来,这未免让她有些吃不消。   
  “呵呵,这也不能怪我,我并没有骗你,一切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幸亏你没有把我幻想成一个没有血肉的冷血杀手,否则我还真不敢惹你了。”祺瑞诚恳地道:“于洁,你该很清楚这样对你是很不公平的,在错恨还没有造成之前你还有机会回头,当然,我也很喜欢你,虽然我并不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我并不是很在意身边究竟有多少女人,我是在为你着想啊!”   
  “还说不花心呢,你这话就像开始说你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没人会相信的。”既然心里话都被骗出来了,于洁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了,听到祺瑞的话不由得有些感动,但是却还是有点小脾气地就着一些小问题纠缠一下。   
  祺瑞呵呵笑道:“你会喜欢一个花心大萝卜?假如你的答案是是,那我就承认我是又何妨?只要大家喜欢就行了,好吧,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也没啥好说了,假如你愿意,今晚便别回去了,若是你还有哪怕一丝的犹豫,我也绝对不会动你一根毫毛的。”   
  “嗯……”于洁轻轻地说道,祺瑞不由得有些头疼,道:“你这么哼一声我怎么知道你是打算留下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啊?”   
  于洁垂着头没有说话,祺瑞大感有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