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01部分

魔脑传奇-第401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洁垂着头没有说话,祺瑞大感有趣,笑嘻嘻地说道:“看样子你是打定了主意赖在我这里的了!”   
  于洁终于有了反应,她撅着嘴道:“你才赖皮呢,居然骗人家。”   
  祺瑞笑道:“我是用了一些小手段,不过我只是引导着你的神识进入了一个幻境之中,具体的发展却是完全由你自己的心意进行的,有点像在做梦一样,不过更加主动一些,我可没有任何的干预……”   
  “那也是骗,若不是你搞的鬼,我哪里会那么想那么做?更不会把那些话说出来……”于洁低下头去,幽幽地说道。   
  “那现在你感觉是更难过了还是轻松了许多呢?”祺瑞问道。   
  “我不知道……”于洁似乎有些茫然。   
  祺瑞站了起来,来到了于洁背后,道:“你可真麻烦,老老实实说爱我吧,否则我就掐死你,刚才你幻想的东西破绽多多,这种情况下我杀人哪可能还会用刀呢,简直就是亵渎了你的美丽嘛……”   
  “杀了我吧,最好让我平静一点……美丽一点……只要你下得了手……”于洁闭上了眼睛,   
  祺瑞就像刚才于洁幻想中那样从后边握住了她的脖子,不过却是很温柔地握着,祺瑞另一手代替了匕首轻抚着于洁的柔滑的脸,叹道:“你已经死过一回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要知道,作为我的女人,不但要有本事还要有胆量有魄力……像你这样犹犹豫豫的,还真是让我为难啊!”   
  “你的……女人?”于洁感觉自己的呼吸一滞,就好像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身后的魔星掌握在了手里,被人主宰的感觉让她激动得浑身发抖,浑身的力气好像都消失了,若没有祺瑞的手在掌握着,她或许便会像梦中一样软倒在地上。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你以为你还有机会逃脱吗?我刚才说的只是不想让你太难堪而矣,其实你答应来我这里我已经打定主意不让你自由的离开了,要想离开的话也要背负上我的女人的标签,你明白吗?”祺瑞不容置疑地说道。   
  “是……我知道了……”于洁觉得有些委屈,但是似乎又很高兴,她自己都迷糊了。   
  “你在感情上很有点内向,我发现不用点强你是不会承认爱上了我的,说吧,说你爱我,不然的话可别怪我用点暴力的手段哦……我的耐心并不是很好!”祺瑞来到了她面前,一把将她拉了起来,让她紧紧地贴在自己身前,一面感受着她身体的美妙,一面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说,爱我!”   
  “我现在是在做梦吗?”于洁痴情的与祺瑞对视着,喃喃地问道。   
  “有区别吗?假如你喜欢藏在幻想里那么你就把现在当成是梦幻好了,说吧,刚才你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可惜当时不是直接对我说的!”祺瑞霸道地说道。   
  “祺瑞,我……爱……你……”于洁的眼里缓缓的滑出了两串晶莹的泪珠,似乎用尽了力气说完这三个字,然后便趴在祺瑞怀里抽泣起来:“假如这是一个梦,那么就让我梦久一些吧……”   
  听这话恐怕她已经不止一次做类似的梦了,美人的情重祺瑞也有些唏嘘不已,他紧搂着怀里患得患失的可人儿,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假如这是梦,那么这个梦将会是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假如这是现实,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今后你只会流着幸福的眼泪,再也不用伤心难过,这是我的承诺!”   
  于洁抬起了泪汪汪的眼睛,痴痴的看着祺瑞,突然对祺瑞说道:“祺瑞,我爱你!”   
  这回她爱的宣言没有任何的犹豫,这让祺瑞很欣慰,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那自甘奉上的小嘴儿。   
  祺瑞怕于洁承受不了,因此只是温柔地轻轻地吻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触却让于洁浑身轻颤,脸上更像喝了烈酒一样红馥馥的,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又有些期盼地瞧着祺瑞。   
  祺瑞会意地再次吻住了她的红唇,这一回可就不是一触即走了,祺瑞就像一个老师在用实际行动教导着他的学生,一点一点地让她的灵魂就像飞起来了一样。   
  当于洁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长沙发上,祺瑞打开了电视,还拿来了一些饮料和零食,扔了一包瓜子给于洁,祺瑞将其它东西放在了茶几上,拈了一粒话梅扔进了嘴里,然后大刺刺地就坐在了于洁的身边,下意识地于洁还想挪开少许,祺瑞却已经很霸道地将手伸了过去,将她搂着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边。   
  “时间还早,我们先聊聊天看看电视,然后再办正事,嘿嘿……”祺瑞不怀好意地笑着,却让于洁的心如坠深渊,幸福的深渊,忐忑与期盼交织在一起,电视里头在说什么她是一无所知,就连祺瑞一迭声地叫她她都惘然未觉。   
  “我说你又在发什么呆啊,难怪那次要撞大树了!”祺瑞有些不满也有些调侃地说道。   
  “什么大树?”于洁终于回过神来,只听到了后边的话,不解地问道。   
  “嗯,有一次我回Q大吧,在路上与你擦肩而过,当时你正踩着脚踏车,一头撞在大树上,还记得么?”祺瑞笑道:“昨天你走路的时候也发呆,差点撞上了电线杆,平时发呆也就罢了,走着路骑着车都发呆怎么成?这习惯不改改我看你也别想开汽车了,那一开小差麻烦可就大了!”   
  于洁很快便回忆了起来,又惊讶又有点害羞与气鼓鼓地说道:“我在Q大撞树那一次真的是你吗?你这个坏家伙,又化了妆是吧,我感觉那人很像你所以就多看了两眼,谁知道就撞上了,你这家伙,居然眼睁睁的在旁边看我的笑话……”   
  祺瑞叫冤道:“我是很想去帮你啦,不过你没给我机会,一会儿就爬起来了,我都还说你很坚强呢。”   
  “都怪你,害得我成了别人的笑柄,国庆节躲在宿舍里都没有脸出去见人……对了,当时你身边的那个……那个女孩是谁?”于洁委屈地说道,不过后来的语气却有些拔高。   
  祺瑞随意挑着电视节目,笑道:“假如你多关心点校园里的八卦新闻你就该知道,那一天我回到过Q大,也就早都能够猜到那个人是我……你跟婷婷她们混了那么久,难道还没看出来么?那是梅儿啊!”   
  “梅姐?”于洁惊讶地说道:“梅姐干嘛要化妆成那个样子?瞧见了简直让人做噩梦!”   
  祺瑞苦笑道:“事实上真的有人做了一整星期的噩梦……别说这个了,估计你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咱们还是谈谈你吧,你是哪的人啊?”   
  于洁委委曲曲地瞥了他一眼,撅着嘴道:“你就喜欢欺负人,梅姐那么漂亮,你却故意把她弄成了鬼一样难看……我家在山西,过了黄河还有三百里……”   
  “没那么巧吧?”祺瑞笑道:“嗯,也不奇怪,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于洁缓缓地把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祺瑞说了,她的家庭状况比祺瑞身边的其他几个女孩要好多了,父母健在家境还不错,不过祺瑞却在肚子里嘀咕着今后逢年过节又多了一个要跑的地方……   
  “我记得我们只同桌了一回,说了一句话,后来就几乎没见过面,你究竟是怎么喜欢上我的?我真的是一点儿也想不通呢!”祺瑞好奇地问道。   
  “同桌那一回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奇特与狡猾,并没有什么其他感觉,不过事情还是要怪你,那段时间到处都是有关你的传言,我一进入教室就听到人家在谈论你,上网的时候在校园论坛里人家也在喊打喊杀的,蒙着头睡觉的时候舍友们都在津津有味地聊着你的事情,我想不好奇都难,不过最终让我……让我真正留意你还是那一次……”   
  于洁欲言又止地,祺瑞催促道:“哪一次?我怎么没有什么印象?”   
  于洁垂着头道:“你是不知道的,那天我有些气闷地出来散步,走累了在球场边坐着休息了一下,结果让我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还记得吗?当时你打了一套拳,我在暗影里所以你没有看到我,但是我却认出了你,你打的那套拳很威猛,让我……让我……不过最让我难忘的还不是这个,你临走前说的那一句话才真正的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祺瑞脑门冒汗,他当然是记得那时候发生的事情的,蒋匀婷身体不适拒绝了他第一次求爱,结果不明所以的他气愤地跑到阴暗没人的篮球场打拳发泄,没想到居然被于洁瞧到了,最可怕的是,自己气愤之下说的气话却给她听在了耳里记在了心里……   
  “我……你恐怕是记错了,我当时好像没说什么呀……”祺瑞无力地辩驳道。   
  “我记得……你说的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夺走……’当时我就想一头扑入你的怀里,可是我做不到,你说的不错,我是一个感情懦弱的人,我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靠山,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他……”于洁又饮泣起来,道:“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别哭了,现在一切不都挺好的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从现在开始,没有谁能够从我身边夺走你,没有,谁试图尝试的话我会让他人间蒸发的!”祺瑞安慰道。   
  “嗯……”于洁点了点头,轻轻地靠在了祺瑞肩膀上,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心爱的人。   
  祺瑞啪地一声把电视机关掉了,于洁不为所动,祺瑞捏了捏她的香肩,道:“现在……你是不是该去收拾收拾碗筷什么的了?做了我的女人以后可不能偷懒哦!”   
  于洁很乖巧地点点头,然后便听话地站起来去做家务,瞧着她乖顺的模样,祺瑞舒心的同时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个女孩,身边的女孩在于洁以前也只有她会那么听话了,问题是她是被催了眠的……   
  “我来帮你吧……”祺瑞帮忙道。   
  于洁连道不用,祺瑞却道:“没事,一块儿干活快一些,待会再一块儿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就可以……”   
  于洁的手一松,一个盘子往地上跌落,祺瑞眼疾手快地将它挽救了回来,笑嘻嘻地说道:“怎么,还害羞啊,那你可麻烦了,以前你是外人所以婷婷她们没怎么样,现在你已经加入了她们的行列,你再那么害羞今后有你受的。”   
  “祺瑞,别告诉她们好不好?”于洁祈求道。   
  “不可能,就算我不说,你当她们瞧不出来么?别傻了,她们会逗你,但是更会爱护你,没事的!”祺瑞安慰道。   
  洗了个澡之后祺瑞惬意地躺在床上,跟玉坠里的父母说了声抱歉之后将玉坠解了下来,放到桌上后还启用了一个阵法将它封闭起来。   
  祺瑞有些期待,期待着于洁能够自己送上门来,羞到了极点的女孩子一定很有趣,当年的婷婷还有个肖玉凌在鼓动与对照,所以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现在于洁却是孤身一人,假如她真的来了,那么祺瑞可不会跟她客气,就像祺瑞说的那样,现在于洁想走也不行了。   
  ‘叩叩叩……’有节奏的敲门声在门口响了起来,祺瑞觉得自己的心也开始加快了跳动,他说道:“进来吧,门没锁!”   
  穿着睡衣的于洁怯生生地推开了门,低着头走了进来。   
  祺瑞瞧着她没有了丝袜遮掩的光洁秀腿,等着她的下一个动作。   
  “祺瑞,我想……”于洁并没有把门关上,似乎随时会转身逃走一样,她站在门边嗫喏着。   
  “想怎么样?”祺瑞快被她打败了,都想着是否该给她一点催眠暗示,结果于洁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怯怯地来到床的另一边坐在床沿上。   
  祺瑞爬到了她的背后拦腰把她抱住了,于洁惊呼了一声无力地挣扎了一下,祺瑞的脸贴在她耳边摩娑了一会,催眠似的说道:“还在犹豫什么?感觉到了吧?我的小弟弟已经发火了,他说,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你是跑不掉的了……”   
  于洁呻吟了一声,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是平常的两三倍快,全身已经是软弱无力,几乎瘫在祺瑞的怀里。   
  祺瑞的魔性似乎又上来了,他二话不说地便把于洁拖上床去,让她仰躺在床上,于洁紧紧地闭着眼睛,小嘴急促地呼吸着,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一副就要惨遭狼吻的可怜小绵羊似的让人打心里怜惜起来。   
  祺瑞跨马金枪地跪骑在她的身上,双手撑着身子趴在于洁耳边低声道:“于洁,你或许不知道,我最喜欢跟婷婷她们玩官兵抓强盗的游戏了,我会很温柔的……不过若是你挣扎反抗一下那就更美了……”   
  祺瑞像恶魔一样笑了起来,他坐直了身体,虽然他的双脚也用了力,不过于洁还是感觉到被重压的感觉,而祺瑞的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