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05部分

魔脑传奇-第40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木薮笾С郑庑┒际怯心抗捕镁偈乐跄康模刈逵牒鹤寮赴倌昀赐患遥喝硕圆厝说亩髑楸热魏瓮馊硕祭吹么螅蟛糠秩褐诨故怯行├碇堑模怂堑娜八涤行┯淘チ似鹄础!  
  隐藏在群众里的藏独份子也不停地蹦出来挑拨上那么一两句,然而,在祺瑞冷眼旁观、全神贯注之下,那些人只要一蹦出来嚷上那么一句便会被祺瑞给盯上,现场虽然混乱,但是在祺瑞眼里却一个个排上了号处理得井井有条,那些拼命在人群中乱挤的藏独份子别人或许看不明白,但是在祺瑞眼里他们的目标却也相当明显,现场的普通人就像一大盘沙子,基本上要么不动要么就有规律地一起运动,那些行为特异的人就像藏在沙子里的蜥蜴,只要有那么一点儿与周围的人举动不一样,他的举动立刻就会给祺瑞发现,并在他脑袋里被标上可疑人的标签,一旦确认为目标之后立刻便指挥着附近的便衣小组迅速进行着抓捕,那些便衣在祺瑞眼里也都一个个标上了记号,他们在祺瑞的指挥下就像梳子一样在人群之中梳来梳去,抓捕的工作进行得异常的顺利。   
  祺瑞站在指挥车上指挥若定,嘴里一连串地发出命令,随着时间的推移,手下汇报上来的情况让他身边的拉萨公安局长和其他的领导们咋舌惊叹,现场已经抓获和击毙了三十来个藏独份子,他们的身份一一被确认,所有被抓的人全被确认为藏独份子,被干掉的人身上都藏有危险的武器,祺瑞从人群聚集一开始到现在的抓捕命令中就没有一点儿错误!   
  大伙看着祺瑞的眼神比起一两小时前是截然不同了,他们敬佩——几乎有点接近敬畏了——地瞧着祺瑞那标枪一般高大的背影,对上头派他这么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家伙来指挥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在这么一个真正的‘反恐精英’的指挥下,今天应该比较好过吧,就连禹副主席和阿斯旺副主席在轮流劝说的空隙里都投来了关切、鼓励的目光,挑唆的声音越来越少,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祺瑞却没有丝毫地放松,眼下抓住的人还有被监控的人虽然不少,但是还并没有能让祺瑞以为大功将成了,相反,随着被抓住的人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一一汇报给他之后,祺瑞的心情越发地沉重了起来。   
  他可以保证身边的禹副主席和阿斯旺副主席的绝对安全,就算有人用大口径狙击枪射击,他藏在袖子里的两块厚铁块加上他自己雄厚的内力也足以抵挡一二,更可以用极快速度把人挪开或者扑倒,因此他并不是很担心领导们的安全,他担心的是那些潜藏在人群中的恐怖份子,假若他们的目标是制造血腥引发乱局的话,那么祺瑞就算再厉害十倍也难以对现场全盘进行控制。   
  ◎   
  “不好了,桑切赞普,我们的人都不见了!”布达拉宫广场附近的一个民宅里两个藏人正坐在桌前喝着酒撕着烤肉,广场的声音这里也能听见,一个藏族人急匆匆地闯了进来,惶恐地禀报道。   
  “什么!”一个满脸戾气的年轻藏人跳了起来,猛地拔出长有一尺多的藏刀一刀将桌子的一角斩掉了,双目凶光灼灼地吼道:“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那……我们的人……好像都不见了,现在广场上的人都快被汉狗说服了!”那个人吓得退了一步,胆战心惊地回答道。   
  “什么!”桑切赞普又一刀切在桌子上,狠狠地骂道:“白痴,那些人不是不见了,恐怕是给汗狗抓去了,怎么可能!昨天闹得那么大都才只是损失了几个弟兄,今天怎么可能一下子损失那么大!”   
  “静一静,桑切赞普,别把桌子弄倒了我们就没有喝酒的地方了,阿斯旺都回来了,汉人一定是派了什么人来,发生这种事情一点儿也不奇怪,我早都说了,做事不能婆婆妈妈的,要干就得大干一场!”桌子另一面的藏族老者阴声说道。   
  “我干得还不够大吗?超过五万人参与了暴动,昨天的情况你也见到了,那些臭警察和大兵们给我们弄得毫无办法,听说医院走廊里都塞满了伤号,今天我也安排了更多的弟兄去指挥他们,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哼,什么叫大干一场?的人的血只能让那些被蛊惑的人变得软弱,只有自己的血才会激励他们奋不顾身地向前冲!”老者不屑地笑道。   
  “你疯了,咱们可都是藏人啊,难道你想在他们中间制造爆炸?牺牲他们?你疯了!”桑切赞普吃惊地喊道。   
  “不是想,是已经做了,想要独立没流一点血怎么可能?把事情闹大了,死的人一多中国政府就控制不住局面了,外国盟友也会施加压力,到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老头阴恻恻地说道:“看着吧,用不着多久时间布达拉宫之下将会血流成河!”   
  “你疯了!”桑切赞普说道:“他们都是藏人啊!”   
  老人狞笑着说道:“你这个白痴,上头怎么会派了你来,有点牺牲是正常的,我已经等了几十年啦,我不想再等下去,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在死之前把活佛迎回来,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等再过几年班禅长大了,达赖活佛……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桑切赞普有些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他在魔鬼训练营里都是有名的凶狠,因此才被上头看中派了回来,杀汉人他可以眼都不眨,偶尔杀一两个藏人也不在话下,然而,这样的大屠杀他还做不出来,尤其是目标还是自己的族人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他背脊不由得有些凉飕飕的。   
  “发什么呆,放心吧,我早有安排,那些殉法者都是汉人,而且还会喊上一两句汉人的口号才会发动袭击,嘿嘿……让汉人狗咬狗去吧!”老头得意地笑道:“好了,我们也该换个窝了,那些被抓的人会把我们给供出来的。”   
  “那……里屋那两人……”桑切赞普一咬牙提着刀便往后走。   
  “早都干掉了,还等你呀……”老头得意洋洋地说道:“他也该满意了,殉法升天,多伟大啊!”   
  “好,我算服了,狼还是老的狠啊!”桑切赞普竖起个大拇指,一脚踢翻了那个报信的家伙,道:“你,给我放一把火,给汉人制造一点麻烦也是好的!”   
  “你学得倒快,我们就是要西藏乱起来,乱起来我们才好浑水摸鱼,乱起来人们才会怀念有达赖活佛的日子,这些年藏人都给汉人的小恩小惠给迷惑了,贪图起了安逸享受,是该让他们醒醒了!”老头狞笑着戴上了毡帽,从容地走了出去。   
  ◎   
  “大家都回去吧,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政府反映,政府的心是向着大家的,大家不要被那些坏人欺骗了,我们一直都在努力,事实大家也都看在了眼里,那是谁也抹煞不了的,大家都回去吧,好好的过日子……这样的生活得来不易啊!”阿斯旺情深意切地说道。   
  广场上不同的声音渐渐地都消失了,少了那些人的挑唆广场上的人们都想起了党和政府的好处,想起了这些年西藏飞快的变化,他们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已经开始有人羞惭地瞧瞧离开了。   
  就在大家都松了口气的时候,祺瑞突然下令道:“第八小组注意,你们身边有一个身穿汉族服装的可疑中年男人,请立刻搜身检查一下。”   
  在第八小组的人找到了目标并朝他接近的同时,那个人却突然用藏语大叫起来:“藏族人都该死,汉人要杀光藏人永远霸占西藏!”   
  他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一个汉人,藏语说得也不是很准,但是里边的意思谁都听明白了,祺瑞心中呻吟了起来,这是哪里跑来的疯子,在这个时候居然来这么一手……   
  突然,祺瑞省悟过来,不顾后果地下令道:“狙击手,立刻消灭目标!”   
  祺瑞的背后冒起了冷汗,同样的情景他曾经见过很多,在东京街头他就亲自导演过几乎同样的事情,假如他所料不差,接下来那个怀疑是汉人的家伙就应该掏出炸弹或是直接拉燃引信……   
  祺瑞一声令下之后身边的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了祺瑞,现在形势大好,为什么还要大开杀戒?不过他们还没有开口问,事情就有了变化。   
  祺瑞一声令下之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在身边藏人的怒目之下把手伸进了怀里似乎在掏着什么,就在祺瑞心急如焚几乎就想自己腾身飞过去的时候,一枚呼啸而来的子弹在那人脑袋上开了一个洞,他身体一软便往地上倒去。   
  那人身边的藏人纷纷惊呼起来,那些便衣也挤到了他身边,托住了他的尸体,掀开他的衣服后惊呼着禀报道:“目标被清除,身上发现土制的炸药包,他正试图引爆,幸好被击毙了……这是一个汉人!”   
  大家都松了口气,不由钦佩地看着祺瑞,祺瑞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他的想法被验证了,那么现场绝对不止这么一个自杀袭击者,接下来事情才真正的麻烦了。   
  这边的小骚乱还没平息,又有人在另一边大叫着口号,这一次目标狙击手没有能及时找到,一声巨响在布达拉宫广场响起,周围的人震倒了一大片,只见怒焰与浓烟腾起、血雨残肢洒落,不知道伤亡情况如何,但是情景惨烈无比。   
  广场上拥挤的人群发出了惊恐的呼叫,一瞬间大家乱成了一锅粥,蜂拥着逃跑的人们扰乱了祺瑞的视线,也让狙击手更难找到目标,随着几声撕心裂肺的口号,接着的几下爆炸把藏人的血气与愤怒完全给挑了起来,他们没有被爆炸吓倒,却给那些口号给挑拨了起来,认为那些爆炸都是人民政府和汉人制造的,他们愤怒了,他们一个个拔出了腰间的藏刀——国家针对少数民族采取了优惠政策,只有藏族人佩刀是合法的,在一些人的指挥下,他们怒吼着朝武警和军队布设的防线冲了过来。   
  在场的领导们一个个面色铁青,事情突然间转变得如此恶劣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素来藏族人的暴乱都是最棘手的,因为他们可以合法拥有武器,刀刃一尺多长,刀背一厘米多厚的精钢藏刀啊,防暴盾根本挡不住,这里成千上万的藏人少说也有几千把藏刀,再加上隐藏在暗里的那些藏独分子和其他匪徒们,不动武的话情况恐怕会难以控制,一旦动武,事情就更难收拾了。   
  “立刻请首长们下去严加保护,高压水龙、催泪弹预备,狙击手凡是发现喊口号者,无需汇报立刻诛除!”祺瑞冷声下令道,眼前的情景让他再度想起了东京街头,同样是爆炸同样是腥风血雨,但是祺瑞的心情却截然不同,在东京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往人群中扔炸弹,可以毫无愧疚地屠杀那些手无寸铁的人,因为杀的是日本人,祺瑞心中从来没有后悔过,然而,现在在自己的国内,死的都是自己的同胞,祺瑞的心抽痛了起来,他的心中怒不可抑,暗怒着心道:“不管是谁在幕后操纵,我发誓我要让他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首长们被请了下去,目前说什么都没有效了,或许只有当头棒喝才能让这些被挑唆和袭击气晕了脑袋的藏人省悟过来,祺瑞身边聚集着一众紧皱眉头的战士,他们手里没有杀伤性武器,拿着的是高压水龙和催泪弹、橡皮子弹等以驱散为主的东西。   
  “王将军,上面太危险了,您还是下去躲躲吧!”身边的战士劝说道。   
  “不用,我能自保。”祺瑞微微摇着头,心中天人交战着,不知道是否应该那样做。   
  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了祺瑞,看到了爆炸的凄厉景象,瞧见了藏人眼里的怒火和明晃晃的刀,他们已经冲近了,身边的战士也拽紧了手里的枪,再有稍微的迟疑双方势必爆发流血冲突,祺瑞似乎猛然省悟过来或是突然怒发冲冠,他猛然发出了一阵怒吼……   
  “啊……”以强大的内力为后盾发出雄狮的怒吼,祺瑞的这一嗓子只吼得风云变色,站在他身边及身后的人还好,在他对面的那些藏人们一个个直如被当头棒喝一般震慑得呆若木鸡,手里的武器叮叮当当地落了一地。   
  祺瑞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却也非常高兴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刚想着要当头棒喝让他们清醒一下,没想到还真的就成功了,只不过似乎他本身有点儿不妥,祺瑞刚刚想到了这个问题,心中悚然一惊的时候突然身体不由自主地在几个纵跃之后飞身攀上了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巍巍然站在碑顶上,冷眼看着下边的参与暴乱的藏民们。   
  祺瑞慕然从嘴里吐出了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是藏人们最尊崇的真言,那是常诵常新、法力无边的法咒,出自祺瑞之口又别有不同意味,在场的藏族人们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