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06部分

魔脑传奇-第40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慕然从嘴里吐出了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是藏人们最尊崇的真言,那是常诵常新、法力无边的法咒,出自祺瑞之口又别有不同意味,在场的藏族人们纷纷的被震慑得跪倒在的,或嘴里或心中不由自主的跟着念了一遍,祺瑞手上变化出一个个的法印,一个个的梵文连绵不断地从他嘴里吐了出来,那是相当著名的也是藏人们所熟悉的梵文贝叶经,抑扬顿挫之处恍若出自一个念经无数的高僧之口,而且,这声音也同样是用狮子吼的方式送出的,只是没有刚才那一嗓子那么有威慑力而已,现场的藏民以及那些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们一个个都跪了下来,倾听着这恍如佛语的纶音,脸上渐渐地平和了下来,先是小部分人随着诵起了经文,渐渐地颂经的人越来越多,布达拉宫广场上响起了一片颂经声,现场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刚才的爆炸和血腥似乎更坚定了人们的佛性,戾气渐渐地被化去,法咒涤净了人们的心灵。   
  祺瑞突然之间热泪盈眶,他感觉到一股浩浩然的精神力从灵台中狂涌而出,随着那抑扬顿挫的颂经之声迅速地蔓延着,那不是他有意为之,甚至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现在的他就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另一个感觉非常亲切的与他的灵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神识在操控着眼前的一切,祺瑞突然明白了,最近自己不由自主的动作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突然明白了,自己整整等了一年的元婴终于炼成了,难怪最近一直没有感觉到他有什么新反应,原来他已经成形了,却悄悄地躲着!   
  祺瑞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一次差点被元婴吞噬的情景让他对元婴的成形既企盼又有些恐惧,而现在元婴的举动似乎应验了他的可怕预测,元婴会不会反过来夺取这个身体的控制权而将他真正的毁灭掉?祺瑞不知道,他尝试过与自己的元婴联系,然而那元婴却没有回应。   
  现场的祺瑞一身笔挺的戎装高高的站在纪念碑之上,凛凛然如天神降世,又如佛主显灵,绵绵的慈悲不住的蔓延开,颂经之声渐渐地越来越多,祺瑞的精神力不住的增长,也飞快地放了出去,一个人两股同样强悍绝伦的精神力一旦释放出体外就像两股清泉汇合到了一起,再也难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断的纠缠着,德黑兰的那一幕似乎在重演,只不过这一回把伊斯兰教徒换成了虔诚的佛教徒。   
  祺瑞突然心中一动,精神力在满溢了现场的布达拉宫广场且继续往整个拉萨涌去的时候,他感觉到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精神力正在试图靠近,他心念一转,知道那是布达拉宫里有道行的大喇嘛们发现了他的举动,祺瑞微微一笑,突然用宽广无垠的神念将整个布达拉宫也覆盖了起来,而这仅仅只是他一闪念之间而已。   
  平和的心境迅速说服了布达拉宫里的大喇嘛们,他们的灵能迅速与布达拉宫广场上、整个拉萨所有信奉佛教的信徒们的灵能汇聚在了一起,祺瑞的神识不断的提升,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已经有过同样的经历,因此他并没有惊异,忘记了先前发生的一切,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忘记了自己体内捣乱的元婴,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只要举手动念就能够在这一刻划破时空的分隔登仙而去,他欣喜若狂地举起了手,破开虚空登仙而去可是所有人类的梦想,更是修道者苦苦追求的东西,祺瑞这一刻忘记了他关切的一切,就要挥手破开虚空而去了。   
  突然,祺瑞的手停住了,因为他感觉到另一股强大的神念正在从西方偏南的部位瞬间来到了拉萨,就像一把千钧重棒狠狠地敲在祺瑞的神识之上,对方的精神力量丝毫也不比祺瑞纠集了无数大喇嘛和信佛的信众们的灵力的力量稍弱。   
  “这是什么人,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祺瑞震惊地想道,事情出乎祺瑞意料之外地发生了。      
第二十七卷 梦回故乡 第四章 中流砥柱    
  两股强大的神识硬撞的结果并没有造成两败俱伤,倒像是两块牛皮糖似的粘在了一起,这种感觉让祺瑞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唵、嘛、呢、叭、咪、吽!”祺瑞耳里如同听到了藏秘的六字真言一般,突然间他省悟过来,对方并不是来攻击他的,对方给他当头棒喝的目的是让他清醒过来,祺瑞想起了刚才的一幕,假若他真的把手挥了下去,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祺瑞突然发现自己又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那股作怪的神识突然消失了,祺瑞知道‘他’又回到了意识海,默默的等待着下一次机会,但是祺瑞暂时没有心情去理会它,他感觉到突然赶来救了他小命一条的那股神念非常强大,而且跟布达拉宫的大喇嘛们的神念非常相似,于是便惊异地问道。   
  “你帮我我帮你,何必在意那么多?众生皆为吾等之母,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你很好,平息了这起暴乱之后不妨来日喀则德庆格桑颇章一趟吧。”那股神念回应道。   
  听说那人来自日喀则,祺瑞心中一动,有些激动地问道:“你是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活佛?”   
  “呵呵,远在日喀则我便感受到了你的慈悲以及心中的魔念,来日喀则吧,我可以帮助你,这与你的最终任务也是有关系的。”那股神念轻笑着回答道,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是他一语中的,祺瑞立刻便确认了他的身份,正想再问,那神念却潮水般退去了,短短的接触已经给予了祺瑞极大的帮助,不但当头棒喝将几乎入魔的祺瑞唤醒,更在短短的接触间以无边的佛法去除了现场的戾气,祺瑞半路出家模拟出来的东西只能暂时抑制终究没法跟真正的佛法媲美。   
  颂经声依然在继续,信徒们依旧虔诚地跪着匍匐在地上,因为祺瑞的目标不是身后的人,因此解放军战士以及武警战士们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倒是非常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并且不时用诧异与敬佩的目光看着如天神一般高高在上的王琼润将军。   
  祺瑞暗叹了口气,虽然为了减少损失这样做是最好的办法,然而这么做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不过既然已经做了,那么也没有机会后悔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祺瑞也并没有什么后悔之意。   
  既然眼下局面已经暂时被控制住了,祺瑞迅速用精神力向自己的手下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他的嘴里还在不停地诵念着经文呢。   
  他的神念依旧掌控着整个拉萨,他甚至已经找到了许多心怀叵测的人,其中有几个他尤为留上了心,不过暂时还只能通知别人去抓捕而不能脱身。   
  藏在人群中的便衣们一个个被祺瑞唤醒,他们大多数也是信教的,不过就算不信教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由得他们不受到影响,被祺瑞唤醒后他们惊讶地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然后尊敬地朝着祺瑞拜了一拜然后迅速依照祺瑞的命令抓住了五十来个也被影响跪在地上哭得一塌糊涂的人,其中有十五个人肉炸弹,还有别的身藏其他武器的人,把他们身上的引信拆除之后大家都松了口气,假若这些人一个个都发动起来的化今天的布达拉宫广场将会被血腥所笼罩。   
  祺瑞的神念一面命令医护人员和武警战士参与了救治伤员的行动,一面再度扫描了一遍在场的信徒们,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异之处,就算他们之中还藏有藏独份子,在佛法感化之下他们的心灵也已经得到了涤净,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祺瑞遂将神念转到了拉萨别的地方,既然已经做了初一,那么就连十五都干了吧。   
  祺瑞给外围人员一一下令,指导他们去抓捕一些可疑的人,最危险的那几个人他甚至请动了执法者前去抓捕,相信以执法者的力量应该可以安全抓到那些可疑份子吧。   
  就在祺瑞一一分派任务的时候,贝叶经告一段落,颂经声顿然停止,天地之间突然寂静了下来,人们慢慢地爬了起来,用无比崇慕的目光看着和平解放纪念碑上威风凛凛的汉人将军,祺瑞感觉到自己的神念迅速回收,虽然还可以掌控布达拉宫广场,但是却也再不能感应更远的地方。   
  暗呼了一声可惜,祺瑞对看着他的格鲁派信徒们说道:“天地万物众生都有佛性,都不能随意加害,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是有人故意挑唆所为,我们已经抓到了上百名恐怖份子,审讯之后政府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现场被恐怖份子伤害的人都会得到妥善的处理,大家都回家去吧,不要再轻易受人挑拨了,看看你们身边发生的变化,党和政府为大家做的努力你们难道感受不到吗?”   
  在场的藏人们纷纷朝着祺瑞施礼,然后一个个地默默离开,突然有一个人回头大声问道:“将军阁下,您是哪一位活佛转世?为什么投身成了汉人?”   
  祺瑞喝道:“藏人汉人有什么区别?抛开你心头的妄念吧,大家都是中国人!”   
  那人深深地一鞠躬,然后也默默的走了。   
  在众人监视之下参与了暴乱的大多数人都缓缓离开了,只留下一些因为失去了亲人而悲痛欲绝的人,他们自然也有人照顾,用不着祺瑞理会,祺瑞从纪念碑上跳了下来,在大家崇慕的目光中有点心下揣揣地来到了禹副主席和阿斯旺副主席的面前。   
  “王将军,干得好啊,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惨剧,虽然还是有些人被暴徒们伤害了,但是这只能怪那些幕后的指使者,你无需自责,我会如实报告主席为你请功的!”禹副主席高兴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太出人意料了,最后的结局还是让人满意的,假若不是祺瑞突出奇招,恐怕现在事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是啊,不但劝走了这些老百姓,还抓住了那么多藏独份子,我看这一次的暴乱是再也闹不起来了,王将军居功至伟啊!”阿斯旺也很高兴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藏人,能够这样解决问题劝服那些藏人放弃参与暴乱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这个……假若主席知道我这样胡闹他会骂我的,禹副主席你能不能帮我隐瞒一下,你知道我虽然制止了暴乱,但是我采用的方法不大妥当……”祺瑞一脸的可怜兮兮地低声说道。   
  瞧到他的样子,再听到他的话,禹副主席和阿斯旺副主席都乐得大笑了起来,几个小时前上飞机的时候谁都想不到会那么快就能够笑出来吧,眼下可以说情况大致已经有所控制,剩下的任务是如何疏导外地参与了暴乱的人回家,另外就是能抓到多少藏独份子的问题,暴乱已经成为过去式,损失还可以接受,大伙都松了口气,禹副主席笑道:“胡主席就跟我说过你是一个捣蛋鬼,不过你这样的捣蛋方法对国家对人民都很有益处,我甚至想跟主席说说把你调来西藏呢,有你在这里镇着,那些藏独份子休想搞出什么明堂来,放心吧,我会照实说,有阿斯旺副主席为你说项,主席不会怪你的!”   
  阿斯旺副主席乐呵呵地笑道:“不错,把这小子调来西藏可是一个好主意啊,假如主席生气了我就建议他把你发配来西藏吃点苦头好了,哈哈!”   
  首长们纷纷赞同地笑了起来,西藏军区的司令员两眼放光,立刻拉着祺瑞跟他说起西藏的好处来,似乎恨不得把他一口吞到肚子里去似的,王琼润将军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抢手货啊!   
  “呃……我还要去布置抓那些隐藏着的藏独份子,还要审讯那些被抓住的人,诸位首长,我……我得先走了!”祺瑞给这些爷爷、伯伯辈的大人物们说得脸上有些红了,居然还有人提议给他做媒的事情来了,祺瑞焉能不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逃出重围之后祺瑞才松了口气,刚才的举动有多半都是装可怜吧,谁让他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了暴乱呢?还是未雨绸缪一下让大家觉得他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比较好过关,不过祺瑞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或许可以借这个借口从军队里脱身出来。   
  ◎   
  那些刚被抓到的人都经过了简单的审讯,审讯他们的人都是高手,有的人一下子就招供了,有的人却是死硬份子,估计是有些来历的,一时间还没有撬开他们的嘴,最让负责审讯他们的人讶异的就是那些被抓住的汉人全都是自爆袭击者,他们醒来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了,听说自己绑着炸药包在广场上差点炸成粉碎,他们吓得差点失禁,看起来不像是说谎。   
  祺瑞一听之下就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心念一转,祺瑞道:“我明白了,带我去见见他们,我要先审讯那几个汉人。”   
  “假若猜得不错,那些人应该是被催眠了吧?只是受催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