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08部分

魔脑传奇-第408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们的人手够不够?听说一个大一点的喇嘛庙里面可有好几千喇嘛呢,或许其中还有些高手,喇嘛里边也藏龙卧虎啊!”青阳道长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个……”祺瑞抓了抓脑袋,道:“我随意看了看别人找来的资料,似乎那个庙不大,应该没有多少人吧,有我们三大高手在还怕他们藏龙卧虎吗?”   
  “哈哈!”青阳道长和行一大师大笑起来,青阳道长差点儿眼泪都笑出来了:“这就是你的谋定而后动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吗?”   
  祺瑞尴尬地傻笑着,他肚子里也在乐着,逗老人家开心其实很简单呢,老人家开心了,他得到的好处自然也就成倍地多了。   
  事实上他对嘎金岗寺的情况非常了解,除了已经得到了详细的资料之外他也在刚才的神游中遍览了拉萨,哪里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人他是了如指掌,一看到资料他立刻就明白了嘎金岗寺在哪个地方,里边大致有什么人,之所以拉上青阳道长和行一大师就是觉得一个人忙不过来恐怕会给那些藏独分子给溜走一两个,并不是鲁莽的胡来。   
  “十多年前我也曾经来过拉萨,简直就是日新月异,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青阳大师慨叹道。   
  军车在平直的大道上飞快地行驶着,看着新的道路两边崭新的建筑,任谁都能够看到一个崭新的拉萨,政府对西藏建设付出的支持和努力跟英国人赠送达赖一辆小汽车、为他在布达拉宫和行宫之间修一条道路换取巨大的利益的行为而言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可耻的是很多人拿了政府的好处却津津乐道英国人的恩赐与友好的表现,他们都忘记了英国人曾经侵略西藏搜刮了大量财富并且非法占据了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大片国土至今尚未归还的事实。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个位于市郊山脚下的嘎金岗寺,寺庙并不大,执法者大部分与连队的战士们将嘎金岗寺围住了,祺瑞傲然带着两位高人和四名执法者敲起了嘎金岗寺紧闭的大门。      
第二十七卷 梦回故乡 第五章 势如破竹    
  “谁啊?”院落里响起了询问的声音。    
  “有人举报你们庙里面有恐怖份子,立刻开门接受检查!”祺瑞冷喝道。    
  门里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祺瑞二话不说一脚就把大门给踹开了,只见里面一个长着一寸长短发的年轻喇嘛正仓皇地往大殿逃去。    
  祺瑞冷喝道:“站住!”   
  那人并未停住脚步,倒是跑得更快了,祺瑞一个箭步上前,缩地成寸似的飞快追到了那家伙的身后,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脖颈,提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冷笑道:“看来这里还真是贼窝了,我倒要看看里面都藏着什么鸡零狗碎,大家分头搜索,庙里所有人都控制起来,小心他们手里有武器,违抗者以制服为主,有必要的话格杀勿论!”   
  祺瑞一面下令一面提着那人走进了嘎金岗寺的大殿之中,大殿里的气氛神秘而肃穆,但是祺瑞知道这个原本该是神圣的地方因为一些人的执念而变成了藏垢纳秽之处。    
  “放手啊,你们这些强盗!”被祺瑞抓住的那家伙挣扎叫骂着,祺瑞不是心里辅导师,这些人他没兴趣给他们进行说服教育,手一紧,那家伙把舌头搭拉着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哼!”祺瑞察觉有两个人躲在大殿后的暗处正在试图偷袭,他一声冷笑,提着手里的人便大步往后边走去。    
  “呀!”那两个人各自持着金刚杵跳了出来,埋头埋脑地朝祺瑞脑袋砸去。    
  偷袭的人也是两个喇嘛,身穿红色的喇嘛袍,似乎地位不低,祺瑞内劲一吐封闭了手里那家伙的几处穴道,将他扔在地上,然后举起双手,迎上了夹着猛烈威势狠狠砸下的两只金刚杵。    
  两个喇嘛双目中凶光闪闪,狠狠地又加了几分力道,假若祺瑞实力不够的话他们势必会一下把祺瑞砸成肉饼,可惜祺瑞敢用手来接自然不会在意他们那点儿实力,金刚杵就像砸在了棉花堆里,千均之力消融得无影无踪,金刚杵被祺瑞如霸王举鼎一般稳稳地握住了,两个喇嘛大吃一惊,井蛙观天的他们根本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空手接住他们全力砸下的金刚杵。    
  “螳臂当车!”祺瑞冷笑道,两只威力无边有着降龙伏虎之力的金刚杵在他手里就好像生了根一样,任那两个喇嘛如何用力回夺都难以撼动分毫,祺瑞冷笑着喝道:“开!”   
  两个喇嘛只觉得手里的金刚杵突然巨震起来,他们全力想把它紧紧地握住却只是把双手的虎口震得开了口子,连内腑都受到了震伤,而他们对面的敌人似乎还没有用力便将两只金刚杵夺了过去,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下,那两只金刚杵飞快地朝着他们各自的胸口戳了过来。    
  “完了!”两个喇嘛闭目等死,他们根本无法抗拒祺瑞的袭击,看金刚杵的来势就算把他们戳个对穿都不奇怪。    
  没想到胸口只是一麻,两人缓缓软倒的时候只看见一声戎装直如战神降世不可一世地从他们身边走过,然后叮当声响起,他们珍若性命的金刚杵给祺瑞随手扔到了地上。    
  庙里的其他地方也响起了呵斥和打斗的声音,祺瑞背着双手,昂然顺着从那些被催眠的人的记忆里得到的印象往嘎金岗寺的深处走去。    
  “呔!”一个喇嘛从屋子的梁柱上跳了下来,裹夹着狂风呼啸将两面铜钹狠狠朝着祺瑞双耳掼去。    
  祺瑞微微抬起头来,瞟了一眼这个偷袭的喇嘛,冷笑着双拳突然朝着两面铜钹中心挥出,两声沉闷的声音几乎同时发出,两面铜钹被祺瑞重拳打击之下发出了难听的声音之后脱手飞出,那偷袭的喇嘛被震得喷着鲜血凌空向后翻了个筋斗,正好撞在他跳下来的梁柱上,倒栽葱般地滑到了地上,被祺瑞一脚踏住,这个时候两面铜钹撞到了两边的墙上,发出古怪的声音跌落地上,在两人的内力挤压之下,那两只铜钹已经扭曲得不成原型了。    
  “萨拉大喇嘛在哪里?”祺瑞将脚下的红衣喇嘛踢得翻了个身,一脚踏住问道。    
  “我……不会说的!”那喇嘛口角流血,但是目光却依旧坚定地说道。    
  祺瑞脚下发力,那喇嘛吐了一口淤血之后昏迷了过去,祺瑞脚下留情逼出了他强忍在胸腹的淤血再点了他的穴道,留他昏迷在地上,自己继续朝着庙里的深处走去。    
  实际上庙实在不大,祺瑞一会儿功夫就来回走了两趟,除了打倒了几个喇嘛之外没发现那个什么萨拉大喇嘛,这个时候其他地方的战斗也一一在己方强大的实力下迅速结束了,全庙一共四十六名喇嘛一个不少地全被控制住了,那些身具武功的喇嘛被执法者用特殊的镣铐拷住,腕脉被死死锁住,就算真有缩骨功都没法挣脱。    
  他们一起被看押在大殿之后的一小块空地上,除了怒瞪着这些抓住他们的不速之客之外他们吵嚷着说祺瑞他们没有权利抓他们。    
  “全部点了哑穴让他们说不出话来,萨拉那家伙居然不在,我们也只好在这里守株待兔,假若他六点钟以前还没回来就算他畏罪潜逃,全面通缉,现在我带大伙去参观他们的密室,里面的军火和装备还真是很齐全呢,至少可以装备一个营打一个小规模的战役了。”祺瑞冷笑着说道。    
  那些被俘的喇嘛脸色一变,祺瑞冷笑道:“让几个战士放风,假若发现萨拉喇嘛回来不要惊扰了他,先通知我们,等他进了庙里再动手抓捕!”   
  祺瑞带着青阳道长和行一大师以及几个带来的人来到了后院的一个禅房之中,这里就是萨拉大喇嘛的禅房,表面上看起来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若是不知情的人参观的话一定会觉得萨拉是一个苦身修行的有道大喇嘛,等祺瑞板动机关将一个地窖入口从萨拉大喇嘛的床底展露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一股硫磺的味道从里面腾升了起来。    
  “好重的味道,看来下面不但是一个仓库,还是一个炸药调配生产作坊!”祺瑞嗅了嗅冷笑着说道:“好一个慈悲为怀的大喇嘛啊!”   
  战士们爬下去看过之后证实了祺瑞的话,还没来得及仔细清点,就听说老喇嘛回来了。    
  ◎   
  萨拉大喇嘛满肚子都是迷惘地往回走,因为他是一路走回来的因此返回之后反而比祺瑞他们还要迟了许多,因为藏人们对陌生人尤其是汉人还是有些抗拒之心,因此发觉不妙连忙往老窝里逃的萨拉并没有被祺瑞派出的执法者找到,祺瑞也没想到萨拉大喇嘛就是他曾经感觉到的几个有些特殊的人之一,两下里错过了一次,不过祺瑞已经来到了他的老窝,两人迟早都是要碰头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么。    
  看到嘎金岗寺的轮廓,萨拉心中松了口气,只要回到了市里,没有真凭实据的话任谁也甭想找他麻烦,何况他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呢。    
  不过他心里头还是有些揣揣不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神奇了,萨拉都给那神迹一般的梵唱声和充塞天地的佛力给震慑住忍不住跪在地上流出了他的老泪,在那一刻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行为惊怒了达赖活佛,是达赖活佛遥遥传回了他的圣意,因为那么强大的法力他只在当年曾经在摩顶的时候在达赖活佛身上感受过,后来事情结束后听那些静静地离开的人说起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他就感觉到大事不妙,连忙抛开那个白痴的家伙往老巢逃,他出现在那些人面前的时候是化妆了的,把化妆除去之后没有人会相信他这个颇有名望的大喇嘛会做出这些事情来,是的,假若不是他不肯接受中央政府的册封,他或者老早就是萨拉大活佛了!   
  回到了庙门前,萨拉大喇嘛也感觉到气虚神疲起来,他年纪也够老的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些年苦心积虑地谋划着独立和暴乱,佛法修行非但一点进步都没有,相反倒是退步了许多,很多曾经不如他的小喇嘛都已经得道圆寂,而他却感觉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    
  拍了拍门,气沮神伤的老喇嘛叹了口气,早已等在门口的小喇嘛一脸沮丧地给他开了门头也没注意到,走进门里之后老喇嘛随口问道:“今天庙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听到小喇嘛的回答,萨拉大喇嘛一回头却看见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个身穿着共和国将军服威风凛凛的年轻人。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萨拉看到祺瑞的肩章立刻猜出了他的身份,心里已经绝望,因为他知道面对着的就是今天在广场上破解了他们的阴谋并且创造了神迹的那个年轻汉人将军,但是他心里还抱着一线饶幸心理,出声抗议道。    
  “干什么?你自己清楚,萨拉大喇嘛,你的地窖我们已经找到了,你催眠汉人信徒制造了早上的爆炸的事实也已经查清,你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祺瑞冷笑着说道。    
  萨拉两脚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垂着头再也无话可说。    
  祺瑞冷声问道:“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是一个曾经很有前途的大喇嘛,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成为昌珠寺的住持,而那位幸运因为你离开而成为昌珠寺住持的大喇嘛已经被政府册封为大活佛,我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等事实一公布,你就要身败名裂,还会给格鲁派带来极大伤害,你后悔吗?”   
  萨拉只觉得自己不断地向罪恶的深渊坠去,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为什么?我十五岁那年曾经得到活佛的摩顶祝福,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这一辈子都要效忠活佛,然而他却给你们逼得逃到了国外,至今依然漂泊在外,我就算坠入魔道万世不能超生我也要把他给请回来,所以我筹划了今早上的爆炸,没想到却被你给破了,你又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拥有那么强大的法力?”   
  祺瑞叹道:“你还是一个大喇嘛呢,居然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不管有什么理由,你都不该这么做,事实上政府一直都在想办法让达赖活佛回来,可惜他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全体藏民和西藏的利益执意想要独立,这才一直没有能够回来,这种事情放在美国英国也都一样是不会被政府答应的,你错了,真的错了,我告诉你吧,达赖活佛已经秘密联系北京要回国,却被美国人所阻拦,因而失去了联系,这一次我来西藏不止要平乱还要亲自去达兰萨拉把活佛给请回来,过不久大家就可以在布达拉宫再次见到他了,可惜的是你却只能呆在监狱里还要劳动他为你颂经忏悔。”   
  “你说的是真的吗?”萨拉激动地说道,刚才委顿的神情消没不见了,一张老脸因为兴奋而充血,变成了紫红色,两只眼睛亮起了灼灼的光芒,不知觉间显示出他拥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