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09部分

魔脑传奇-第409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说的是真的吗?”萨拉激动地说道,刚才委顿的神情消没不见了,一张老脸因为兴奋而充血,变成了紫红色,两只眼睛亮起了灼灼的光芒,不知觉间显示出他拥有着不凡的精神力修为。    
  “当然是真的,”祺瑞淡淡地说道:“或者你会怀疑我们试图绑架达赖活佛回来,不过等他安全地回到拉萨,到时候一切自然就大白于天下了……假若你能够把你所知道的有关藏独分子的一切告诉我,我可以答应让你在我的监控下参与迎接达赖回归的庆典,让活佛再次为你摩顶,其他的请恕我无能为力了。”   
  “真的吗?”萨拉大喇嘛迟疑着不知道祺瑞说的是真是假,祺瑞冷声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你可以自己斟酌一下,这是唯一的机会,我没时间跟你慢慢磨,我已经掌握了大量消息,这就要去把那些窝藏着藏独份子的据点一点点地挖掉,你也是催眠高手,应该知道那些人一旦落入了我手里没有谁不会吐露实话的,我多挖掉一个据点你的价值就越低……”   
  “不用说了,有你在我们永远都没有出路,我就赌这一把,假如你骗了我,我在佛前发誓就算受尽七十二般酷刑也要把你带入阿鼻地狱!”萨拉恶狠狠地说道。    
  “说吧,我等着呢!”祺瑞不为所动地说道。    
  萨拉大喇嘛定下神来,再不犹豫地将一条条重要的信息告诉了祺瑞。    
  ◎   
  祺瑞一个人开车回到了市区,返回了市区的时候时间已晚,不过祺瑞得知禹副主席他们还没有回市政府,他们还在挨家挨户地慰问群众。    
  祺瑞没有去打扰他们,先是跑去检查了被桑切赞普让人放火烧了的房子,桑切赞普那个恶魔还没抓到呢,至于萨拉大喇嘛祺瑞并没有立刻把他带走,而是让行一大师青阳道长以及那一小队的执法者他们把他看守了起来,把事情汇报之后连胡总都头疼了起来,萨拉大喇嘛的身份太过棘手,暂时还是不要动他为好。    
  被放火烧掉的地方已经被扑灭,看过之后祺瑞也唯有摇头叹息,正要自个驱车去找田勇安排在西藏的人,结果却又接到消息,他的手下第一批已经赶来了。    
  在一个规模不小的大饭店二楼饭厅里,徐如林他们正襟危坐,祺瑞大摇大摆地在饭厅里来回踱了几步,在大伙以为他有什么难以决断的问题的时候,他突然酷酷地问道:“我今天是不是很帅?”   
  “噗哧!”   
  在座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暴笑起来,玛巴郎觉他们还好说,他们很尊敬他们紫剑的老大,但是跟他却不是很熟,徐如林他们就没那么多顾虑了,他们笑得很夸张,似乎并不在意祺瑞的感受,徐如林还笑道:“老大,你很帅,一直都很帅,我们早都知道了,你就不用再装酷了!”   
  祺瑞得意地说道:“切,你们没有亲身体会到我今天有多酷啊,站在和平纪念碑上,山风咧咧吹拂着我的披风,一声怒吼慑服了数万暴乱中的人,再用浩瀚的佛法无边的慈悲劝服了那些人,假若不是我,今天会死多少人啊,你们知道吗?那些暴民们离开之后我们从地上捡起了一万三千多把藏刀,我一定要请求主席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我要在西藏建一个刀冢,永远让人们记住我的赫赫威名,万世传颂我的事迹!”   
  “老大,别做梦了,还是尽快给大家安排飞机吧,我们还算是执法者,所以能够弄到通行证赶过来,其他人比如很想过来玩玩的五老都滞留在北京呢。”江大海说道。    
  祺瑞一阵气馁,这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他点点头,道:“这不是问题,主席早都让我安排大家来西藏帮手,我一个电话过去就可以安排他们过来,只不过来得匆忙今天又没有闲下来,又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想过来玩这才耽误了。”   
  “老大,新疆那边田大哥好像纠集了一百多个好手,正盘算着怎么过来呢。”玛巴郎觉举手禀道。    
  “一百多!”祺瑞咋舌道:“似乎用不着那么多,不过大伙来西藏旅游也不错,就算我给兄弟们的福利吧,呵呵,我立刻安排飞机让他们到乌鲁木齐的机场等着,嗯,让他们穿起军装,田勇他们一定很怀念这感觉吧,嘿嘿,再让他给我带上一个人,石河子的仁爱医院的院长……”   
  “萧蕾蕾!我们的嫂子!”大伙齐声说道。    
  祺瑞抓了抓头,嘿嘿笑道:“你们都知道了啊。”   
  “当然,老大,这是我们的第几位嫂子啊,你可得告诉我们,不然到时候叫错了可不好。”刘恒志坏笑道。    
  “这个……你们都叫嫂子好了,没必要排什么号……唉,别笑,我也很头疼啊。”祺瑞道:“西藏这边的问题似乎已经没什么了,足够快的话明天晚上我们就要去印度达兰萨拉去执行特殊任务,我还是比较相信蕾蕾的医术,明白了么?”   
  嘘声大作,徐如林他们说道:“我看你找借口的成分多些吧!”   
  能跟熟人见到还是很愉快的,尤其是身边多了几个心腹帮手,祺瑞办起事来也觉得舒服多了,当下让玛巴郎觉介绍了一下这段时间的情况以及他们掌握的藏独的情况,不过目前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祺瑞已经从别的地方得到了大量的确凿消息,他这一趟来西藏还真来对了,禹副主席他们说的也不错,有他在,藏独分子别想干出什么事情来,逮住一个连带着就是好大一片啊,不过祺瑞也奇怪为什么以前政府不派一个法师来西藏呢?刘恒志可是催眠高手,他的师傅应该也是个中顶极人物吧?为什么他们不来西藏呢?   
  匆匆吃了点东西,再赶去向禹副主席报告了最新的进展,大家都很高兴,恐怕只有原先负责治安管理和对付藏独、恐怖份子的安全部门的人愧疚得想找地洞钻进去,在他们眼里难如登天的事情怎么到了祺瑞手里就像儿戏一般了呢?看吧,他们十年都办不到的事情祺瑞不用一天就坐到了,困扰了西藏快五十年的藏独份子看样子也要跟东突杂碎一样给连根拔起了,不过他们自愧之余还是很感激的,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   
  汇报了情况之后祺瑞又马不停蹄地从武警、特警、军方抽调了大量人手,安排着他们分赴各个藏匿着藏独分子的地点,实施抓捕行动,而祺瑞也带着徐如林他们带着大队人马乘夜百里突袭,突然来到了喜马拉雅山脉下的一个隐蔽在巨大的沟壑里的藏独分子藏在国内最大的隐蔽基地。   
  基地相当隐蔽,深藏在一处深谷之中,三面都是高崖绝壁,里面据说相当宽广,出口却只有不足十米宽,目前已经被藏独分子伪装起来,附近茫茫入目全是雪岭,这个地方就算从它面前不远处走过都很难发现,不过有了具体的情报再加上来到了附近后发现了藏独份子们近日出行的痕迹,顺着这些痕迹很容易便找到了藏独分子们的巢穴所在。    
  “里面据说还有超过两百名藏独分子正在严阵以待,这些无耻的家伙首先驱使普通民众去制造动乱,时机成熟之后他们才会杀出来,很懂得保存实力,不过你们觉得这几百……就算有几千几万这样经过训练的恐怖份子,他们可能让西藏独立吗?”祺瑞用望远镜瞧了瞧之后忍不住冷笑道。    
  “作梦罢了。”徐如林道:“老大,他们藏在山沟里,就不怕雪崩吗?”   
  祺瑞微微摇头,道:“依我看他们找的这个地方是不怕雪崩的,周围的山势险峻,留不住多少积雪,就算有,崩下来也会顺着山坡滚到别的地方去了,这可是一个好地方啊,被这些家伙盘踞着实在是太浪费了。”   
  “我还想着怎么直接用雪崩把这些家伙给活埋了呢,看样子还得强攻啊……”徐如林叹息道。    
  “强攻就强攻,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江大海摆弄着手里的自动步枪鼓噪道:“老大,是不是该杀进去了?”   
  “我和你们几个进去,先干掉放哨的。”祺瑞道。    
  安排好行动步骤之后祺瑞首先跟徐如林他们几个在祺瑞的掩护下踩着雪车碾出来的痕迹摸到了距离谷口藏独分子们修建的伪装堡垒不远的地方。    
  眼前出现的这个表面被冰雪覆盖的东西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是一个水库的大坝,两边是十多米高的水坝承力柱,顶上各有一个伪装成雪堆的碉堡,两个承力柱的中间应该就是大门了,不过看到它修建得那么雄伟巨大,祺瑞简直怀疑这里边是否藏着洲际导弹车,否则要那么大的门干什么呢?   
  行动其实很简单,阿财从他的新居里冲了出来,高兴地大叫着冲进了碉堡里,当然那声音只有祺瑞这些有修为的人才能感觉到。    
  无声无息地阿财从另一边碉堡里冒了出来,朝后边的人们招了招手,祺瑞他们迅速地扑了过去,飞快地翻过‘大坝’,躲到了暗影之中。    
  “我去对付那些放哨的人,我没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强大的法师的存在,阿财去也!”阿财跟祺瑞招呼了一声之后飞快地朝里面飞掠而去,祺瑞只来得及警告他不要里面的首脑人物给弄死了,他已经飞得远了。    
  “通知外边的战士进来,看来他们只能收拾残局了,我先走一步,你们各自跟上吧。”祺瑞留下一句话也抽身窜了进去,结果江大海和杨舒明二话没说地就跟了下去,徐如林和刘恒志在祺瑞的帮助下也开始练习内功,不过毕竟时日尚短,效果不彰,徐如林一面跟着跑一面通知外边的战士冲进来,只一会儿便给拉下了一大截。    
  星夜之中祺瑞的身影就像鬼魅一般无形无迹,那些站岗的守卫一个个都给阿财给弄得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祺瑞一路追去居然一点儿阻碍都没有碰上,不过阿财越玩越开心,动作也越发地大了,有些守卫已经发现了不对,有些人跑过来检查,有些人大声喝问着,不过阿财可是一个幽灵,无形无影,那些人就算看到了同伴倒地却也不明白原因所在,而且他们这些人也一个个在阿财的偷袭或者祺瑞等人的攻击下一一躺倒,一来二去地这么折腾,就好像是在闹鬼似的,实际上也就是在闹鬼,这些恐怖份子或者桀骜不逊,或者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对于鬼神他们还是非常敬畏的,看到了不明所以的情景,一个个都被吓得魂不附体,有人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有人跪倒匍匐在地念念有词地祈祷着,有的人掉头就跑,基地里面只一会儿就乱成一团。    
  “有鬼啊!”有人仓皇从石砌的岗楼里直接跳了下来,就好像有鬼在后边追着他似的,事实上也相差无几,没等那人跑得几步,就给追上来的阿财赶上,在其他人恐惧的目光里莫名其妙地倒了下去,恐惧迅速蔓延开来,这些杀人都不眨眼的家伙们一个个被未知的事物给吓得仓皇逃窜,再也没有人肯坚守岗位,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经营,本该固若金汤易守难攻的藏独份子隐秘的训练以及中转基地的完美防御就像是溃堤一般突然间就瓦解得一发而不可收拾起来。    
  “缴枪不杀,负偶顽抗者,杀无赦!”随着春雷般的一声怒吼,响亮的枪声在四面八方响起,藏独分子们完全懵了,刚才还说是闹鬼,正惶惶然的怎么解放军都杀进来了?难道他们一个个都是天兵天将下凡还会法术不成?   
  已经由不得他们犹豫了,解放军战士还真就像是天兵天将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面对着枪口有些人乖乖地举起了手,有的人却依旧试图负偶顽抗,结果不是被乱抢打死就是莫名其妙地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解放军是怎么进来的?真是一群饭桶,都给我冲上去,把解放军全给我消灭掉,临阵脱逃、投降的立刻枪毙!”一个穿着美式军装块头不小的藏族大汉挥舞着手里的手枪怒斥着他的手下,祺瑞任由阿财胡闹,自个却摸到了基地的里面,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你就是罗布次仁吧?不用忙了,碰到了我算你倒霉,把枪扔过来,乖乖地投降吧。”这人的背后传来了一声沉喝。    
  罗布次仁心头猛地一跳,他飞快地转过身,还没瞄准手里的枪就朝着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开了两枪。    
  枪声过后萝布次仁目瞪口呆地看着背后那个穿着雪白色军装的人,那人意态悠闲地站在他的背后不足五米的地方正笑眯眯地瞧着他,刚才的那两枪难道打空了?萝布次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对自己的枪法可是有着十足的信心的。    
  “你在找这个东西吗?”祺瑞把手指一弹,萝布次仁的手腕猛地一疼,手里的枪和激溅的血液一起落到了地上。    
  萝布次仁呆呆的抬起手,只见两颗已经扭曲变形的子弹深深地扎在他的手腕上。    
  “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