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10部分

魔脑传奇-第41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萝布次仁呆呆的抬起手,只见两颗已经扭曲变形的子弹深深地扎在他的手腕上。    
  “你……你是神还是鬼?”萝布次仁哆嗦着道。    
  “没空和你罗嗦,外边还有人在负偶顽抗啊,真是麻烦,看来只好劳动你的大驾了……”祺瑞冷哼一声,突然消失在萝布次仁面前,萝布次仁眼睛一花,听到枪声跑进来的人还没弄清楚状况,已然突然看到他们的头儿飞了起来,打横着砸了过来,纷纷躲避的时候莫名其妙的便躺了一地,再也动弹不得。    
  祺瑞一闪而过,提着萝布次仁继续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同时绽唇大喝道:“萝布次仁已经被抓住了,你们即刻投降,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祺瑞提着萝布次仁出现在那些还在顽抗的人面前,以萝布次仁为兵器,挡者披靡,他躲在萝布次仁后边提着他的衣领往还在抵抗着的人冲过去,别人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看到自己的头儿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知道是否要开枪的时候祺瑞已经冲到近前,操控着萝布次仁的手脚或者脑袋,不是把他们打晕过去就是点了他们的穴道。    
  随着解放军的迅速突进,随着几个高手的雷霆打击,山谷里藏独分子们一会儿功夫就全部被解决掉了,被打死的仅有一十六人,其余的全部被捕了,点清人数总共有两百四十五人,包括一群大小头目以及被中国警方通缉的一些罪大恶极的罪犯,收获相当丰富。    
  不过祺瑞却不是很高兴,因为在搜查之后没有找到什么确凿的证据,看来这些家伙的幕后主子们吃了几回苦头之后开始学会小心翼翼了。    
  “老大,你瞧我们发现了什么!”兴高采烈的江大海提着一个人走了过来,把人重重的摔到了祺瑞面前,祺瑞一看,道:“这家伙是什么人?你有什么发现?”   
  “这人我也不认识,不过在找到他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好地方。”杨舒明也跟了过来,微笑着说道。    
  “什么好地方?”祺瑞踢了一脚脚下这个湿漉漉的家伙一下,这家伙现在正冷的直哆嗦,祺瑞奇道:“难道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军火库藏在水底吗?”   
  “你来看过就知道了。”江大海张嘴欲言,杨舒明却扯了扯他的衣袖神秘地说道,把祺瑞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    
  “好吧,我们过去看一看!”祺瑞说道。      
第二十七卷 梦回故乡 第六章 水镜梦花    
  随着江大海以及杨舒明的引领,在钻过一小片荆棘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片开阔地带,虽然还是凌晨的时候到处都很黑,不过祺瑞他们都看清楚了眼前是一片嫩绿的草地,这儿的空气清新,温度似乎都比外边暖和好几度,温暖潮湿的风儿微微的吹拂在脸上,这里的气候恍如江南的春天一般宜人。   
  “这里还不是奇怪的地方,前面还要过一个丛林,里面有很多只有在热带雨林里才能见到的东西,包括不少毒蛇和猛兽,刚才我们逮住那小子的时候也差点儿给蛇咬了。”杨舒明得意洋洋地说道。   
  祺瑞望着远处蒸腾的热气,道:“我明白了,问题是你们怎么会发现这个地方?那些人为什么不躲在这里边?”   
  “谁知道呢?或者他们觉得这地方太危险吧,我在丛林边缘见到不少死人的尸骨,其中还有比较新的,似乎那儿是他们处理囚犯又或者训练的地方,我们追着的那家伙跑得可真快,居然还跳进了一个小溪里,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他给逮住。”   
  “这可真的是一个好地方,”祺瑞喃喃说道,说话间阿财已经飞入密林之中,通过与阿财的联系,一个恍如世外桃源般的景象出现在祺瑞的脑海里。   
  这儿最深处有一个喷涌的温泉,就是它让谷内的温度比外边高上了很多,这儿风雪吹不着又温暖潮湿,因此随着温度变化居然在同一个山谷之中拥有着截然不同的气候条件和依此类推的生物群落,或许成千上万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因此说这里是宝地一点儿也没错。   
  “好吧,这地方事后再说,现在我们还是清点一下东西,把重要的文件和人连夜带回拉萨,其余的就交给这些带来的战士吧。”祺瑞没有现在就继续深入探险的念头,召回了阿财之后原路返回了前边藏独分子的基地,把该带的带上,连夜返回了拉萨。   
  频传的捷报让禹副主席笑逐颜开,对祺瑞赞不绝口,祺瑞谦逊两句之后,鉴于现在形势剧变,他已经基本达成了目的,于是他将手头的事情交给了有关领导,然后便准备往日喀则去见班禅活佛。   
  这个时候扎西师长急匆匆跑了过来,劈头便问道:“那些被特殊‘照顾’的家伙是不是一起交给警方带走?”   
  祺瑞想起了桑吉布措,那家伙除了满脑子藏独思想之外倒也是一条汉子,本来祺瑞便有心要打他的主意,这个时候看了看时间,似乎还有些空余的样子,祺瑞便上了扎西师长的车子,跟着他来到了布达拉宫广场。   
  天色渐渐地亮了,看到广场上空荡荡的,昨天连绵的帐篷都没了踪影,只有执勤的战士还在警惕地站着岗,祺瑞不由笑道:“那些战士真的都安排到百姓家里去借宿了啊?”   
  扎西师长是一个耿直的汉子,闻言便答道:“是啊,昨天一下午大部分的战士都动员去了老百姓家,挨家挨户地去问,不过老百姓们很热情,基本上都愿意接纳我们战士住进去,等一会他们回来报道的时候就可以知道效果怎么样了。”   
  祺瑞点了点头,道:“扎西师长,你去忙你的吧,审讯犯人这些小事情就不用劳动你了。”   
  “好,这些人就交给您了。”扎西师长事情还多着呢,闻言立刻便忙去了。   
  ◎   
  “把桑吉布措和他那几个不肯听话的喽啰带上来!”祺瑞一声令下,摆出了青天大老爷审案的架势,可惜没有惊堂木可拍。   
  几个战士将戴上了重镣的几个死硬藏独份子带了上来,桑吉布措他们经过了一番疲劳审讯之后看起来依然很强硬,只是精神差了好多,桑吉布措还好,有的人连连打着呵欠,眼睛只想闭上。   
  “桑吉布措,咱们又见面了!”祺瑞瞧着桑吉布措坚毅刚强的脸上也稍见困顿,不由微笑着打招呼道。   
  桑吉布措哼了一声,怒眼瞪了祺瑞一下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睡吧……睡着了最好,桑吉布措,有人说我是活佛转世,你一睡着我就可以让你乖乖的成为我的奴仆,你信不信啊!”祺瑞就像哄着小孩睡觉似的,声音极尽温柔,而且还带有无限的诱惑力,听到他的话,眼前的七个藏独死硬份子一个个都打起了呵欠来,有的更是东倒西歪地似乎就要倒地大睡一场似的。   
  桑吉布措首当其冲感觉更加明显,他猛地一哆嗦,睁开了眼睛,努瞪着祺瑞道:“要杀便杀,你又想搞什么鬼花样?想让我背叛活佛那是休想!”   
  “我没说要你背叛谁,我只想让你看一些东西,”祺瑞微笑着,脸上如沐春风般恬然:“我就用灵光神镜让你们瞧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吧。”   
  祺瑞将手虚画了一个小圈,随着他指头的移动,桑吉布措他们眼前便出现了一块直径足有两米的烟波水镜,如梦似幻的水镜,里边出现了昨天布达拉宫广场前的情景,有人颤巍巍地伸手去摸了一下,结果却只是在水镜上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他的手指便没进了镜子里瞧不到了,吓得他赶紧缩回了手,一阵荡漾之后镜子又恢复了原状。   
  “这……这……这究竟是真还是假?”桑吉布措冒着血丝的眼睛睁到了最大,死死瞪着眼前的神奇镜像,他昨天早在爆炸之前便被杂在人群中的便衣用麻醉针给扎晕了逮着,之后虽然也感受到了那笼罩拉萨全城的神意,但是一直却没有人告诉他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那神迹便是面前的祺瑞所造成的,因此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情景,一下子便被惊呆了。   
  镜子之中出现了桑吉布措的身影,他喊了一句之后正往别的地方转移的时候便衣挤到了他的身后,一针扎了下去,桑吉布措挣扎了一下,却又被另一个人抱住了腰捂住了嘴,后面那人也掺起了他另一只手,两人托着已经慢慢陷入昏迷的桑吉布措往人群外挤去。   
  “可耻的汉人……就知道从背后暗算,有本事咱们来单打独斗……”桑吉布措并没有怀疑眼前看到的情景,因为那是他所经历的事情,只是喃喃地痛骂着。   
  其他人也都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被捕的场景,不胜唏嘘下都被镜中的情景迷住了。   
  那面水镜突然变得无比巨大,渐渐地他们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在重历被俘的那一幕,他们惊恐地奋力挣扎着,却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渐渐地,他们就好像当天中了麻醉药一般渐渐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回他们的意识还没有沉睡,只是陷入了黑暗,他们恐惧地在一个黑洞洞的地方摸索着,远方似乎出现了一点光亮,人类对黑暗与孤独天生的恐惧让他们朝着光亮的地方狂奔,他们早都忘记身在何方,事实上他们一个个睁着眼睛站在那里就好像泥雕木塑一般,祺瑞等人就在他们面前惬意地聊着天。   
  “这一招叫做水梦镜花,除了一开始引导出现的景象之外大都是他们自己所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因此很容易便沉浸了进去,当然,这与施术人的水准关系更大。”祺瑞颇得意地笑道。   
  “我不知道还要修炼多久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啊……”刘恒志沮丧地说道。   
  “以你的年龄来说你已经比同龄的大多数人要高明得多了。”祺瑞安慰道。   
  “可是老大你分明比我还小些。”刘恒志嘀咕道。   
  “那我岂不也要一头撞死?昨天我跟班禅用精神力交流了一下,他绝对拥有着不输于我的力量,而且他才十七岁……”祺瑞苦笑道:“人比人气死人,还是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来吧,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没什么好羡慕别人的。”   
  “老大说的是,咦?你们瞧,他们看到什么了,怎么一脸的愤怒啊?”杨舒明问道。   
  “你们想看吗?那么,自个进来吧!”祺瑞笑呵呵的在面前又画了一个水镜,里面一团混沌,有人影在晃动,但是看不真切。   
  “老大,我们进去了会不会也被催眠啊?”刘恒志犹豫着问道。   
  “不会,他们是亲身经历,你们只是看电影一样,我也没打算这么催眠他们,只是把事实告诉他们让他们好好的想想,我犯不着把这些藏独分子一个个催眠成自己的手下,何必呢?”祺瑞解释道。   
  “老大还会害我们吗?别罗嗦了,快点告诉我怎么进去啊!”江大海着急地问道。   
  “这就进去了。”祺瑞微微一笑,那面镜子猛地无限扩大并且将大伙的意识都笼罩在内,一瞬间功夫,江大海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团虚无的灵魂飞舞在一个个奇异的世界里,祺瑞现出身影来,对大伙道:“你们可以随意说话,只有我能够听见你们的对话,我还是带你们去看桑吉布措的梦吧。”   
  桑吉布措眼前一黑,眼前的景象又有了变化,只见自己正站在桑切赞普面前,桑切赞普却似乎对他视如未见地狠狠说道:“桑吉布措这个白痴,居然想跟我作对,真是白日做梦,就让他到汉人的监狱里呆着吧!”   
  “为了一点儿私利你居然出卖你的同伴,你还真是够狠的啊!”萨拉扮成的老人冷笑着从里屋走出来说道。   
  “这种白痴随便抓都有一大把,他还真以为迎回了活佛就让活佛做我们的王啊,嘿嘿,老活佛还有多少年可以活啊,现在他的行止全在我们美国主子的掌控之下,独立以后还不是我们这些人掌权吗?有了美国人的支持,我们要恢复我们在西藏的容光,让所有的藏民都成为农奴,我们才是西藏的主人,像桑吉布措这种人只配为哦们作牛做马,嘿嘿……假如西藏独立以后他还没死的话,我就让他做我的家奴好了!”桑切赞普得意地说道。   
  “嘿嘿,达赖活佛一回藏我就可以一步登天了,我可是最有资格成为摄政大活佛的人,等达赖死了,小达赖还不是掌握在咱们手里么?嘿嘿,所以我们这一次一定要成功,绝对不容有错,汉人不是说么,凡是成功的革命都是要流血的,自己的血要流敌人的血也要流,所以,我已经布置好了……”   
  桑吉布措真想冲过去把眼前这两个曾经让他毕恭毕敬的头人和长者给一个个掐死,但是之前的经历让他明白现在所看到的只是一些曾经发生的事情,他是没有办法干涉的,所以他固然气得咬牙切齿,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