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11部分

魔脑传奇-第411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靡а狼谐荩匆参蘅赡魏巍!  
  听了萨拉的计划之后他又急又气,明知事情已经过去,但是他依旧还是为自己的同胞们担忧着,桑吉布措的狞笑依然在耳,不过桑吉布措却又回到了布达拉宫广场,广场上的人们正被说服即将散去的时候,爆炸发生了。   
  “不!”桑吉布措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愤怒与羞愧让他无助得就要疯了,爆炸连串地发生了,就好像萨拉所计划的那样,桑吉布措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腥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似乎每一次爆炸都在剜割着他的心似的疼。   
  “不要难过,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也很快就会结束,待会你就明白我是什么人了,我来西藏究竟是为了镇压你们的暴乱还是为了拯救你们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祺瑞突然出现在桑吉布措身边缓缓的说道。   
  “是你!……快……快救救他们,不要再继续了……他们都是无辜的!”桑吉布措痛心地喊道。   
  “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挽回,不过你的同伴制造爆炸你却让我们阻止他们,这算不算是背叛?”祺瑞不等他回答,一指前方远处,笑道:“看,事情立刻就有转机了!”   
  桑吉布措睁大了眼睛,依稀只见到一个身穿汉人高级军服背后还有烈烈飞舞着的披风的人如天神降世一般腾空而起,飞上了高高的和平纪念碑。   
  “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从那人嘴里吐了出来,就如醍醐灌顶一般震醒了怒火杀意狂涨的人们,连桑吉布措都受到了震撼,在虚空中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和平纪念碑上的祺瑞在念着经,跟桑吉布措站在一起的祺瑞却道:“我从远方受到了活佛的召唤而来,目的就是为了接他回藏,他病情加重后已经失去了自主,他的弟弟完全投靠了美国人,他们为了将西藏分裂出去,出卖了西藏的利益,视藏民为可以牺牲的物品,残害藏民的正是你们这些人……”   
  “不要说了!”桑吉布措用手狠狠打着自己的耳光,祺瑞没有阻止他,而是继续他的劝说。   
  “西藏是一个自主权很高的自治区,藏民们有着比我们汉人还要高的自由,我不知道你们还需要什么自由,难道你们需要任意杀人的自由?你们需要把别人践踏在脚下的自由吗?”祺瑞的话像一只只重锤一样敲在桑吉布措心里,刚才所见到的情景也让他无言以对。   
  “我知道你爱达赖活佛,爱护藏人兄弟,可惜你们都被欺骗了,西藏的和平与发展只有在中央政府的统筹管理之下才有可能实现,你们闹腾着只会给藏民们带来不幸。”   
  突然间桑吉布措发觉自己又回到了现实世界,脸颊上泪痕还没有干,而且火辣辣的疼,他看着眼前的祺瑞已经是无话可说,转头看了看身边还剩下的三个同伴,他们的情况跟他差不多,桑吉布措知道他们跟自己的遭遇差不多,哑着声音问道:“你们……有什么话想说吗?”   
  另三人摇了摇头,道:“大哥,我们都听你的!”   
  桑吉布措长吸了口气,面朝祺瑞道:“好吧,我相信你,我们向政府投诚,不过暂时我们只相信你一个人。”   
  ◎   
  将桑吉布措他们暂时交给警方之后,祺瑞让人准备了一架直升机准备赴日喀则,原本不想带什么人过去,不过听说可以见到传说中的活佛,徐如林他们几个死活也要跟着一起去,让活佛好好点化一下,结果也只好带上他们几个。   
  正要上飞机的时候祺瑞的手机却响了,是萧蕾蕾打来的,祺瑞一阵高兴,却只听她说道:“祺瑞,我想了一夜,我可以不去么?我不太想去西藏,病人比较特殊,我去了也不太方便,既然国家已经安排有人去了,我想我还是不去了。”   
  祺瑞呆了一呆,以精神力传了一道信息给徐如林:“给我查一下总书记给我安排了什么医生什么时候到,资料要详细一些。”   
  徐如林点点头去干活了,祺瑞在电话里安慰道:“妳不想来就不来吧,在那边还好吧?”   
  “嗯,如果你要我去我就去,这边一切都很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嘻嘻,我这些天给你花了不少钱买了很多东西啊,你不会心疼吧?”萧蕾蕾轻笑道。   
  “妳忙妳的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该花的钱就要花,放心吧,妳吃不穷我的,妳也别太累着,有空交些朋友多出去玩玩,过一星期左右我想我就该有些时间回新疆看妳,这就要上飞机了,有什么事情就找我交待过的那人,我很快就会过去的!”   
  祺瑞不是很高兴地挂断了电话,对三人道:“准备上飞机!”   
  江大海问道:“怎么?嫂子不来了吗?”   
  祺瑞郁闷地点了点头,道:“不来也好,这一趟过去也不是很安全,假如上边安排的医生与我想象的差不多的话,她来的话会很尴尬。”   
  过了一会徐如林回来了,他证实了祺瑞的猜测,即将来的人确实会让萧蕾蕾相当尴尬,祺瑞二话不说让飞机直飞日喀则而去。   
  日喀则班禅行宫德庆格桑颇章在日喀则西侧城外,乃是班禅大师的夏宫,因为1954年老夏宫贡觉林卡被洪水冲毁后,按周恩来总理批示拨款50万大洋所建,故又称之为新宫,历经数十年风雨,陆续又翻新多次,目前的夏宫占地五十余万平方米,祺瑞也只是在传说中得知有这么一个地方。   
  直升机在夏宫正前方两百米外的一个空地停了下来,络绎不绝的到夏宫中参观游览的藏民们好奇地看着从飞机上跳下来的换上了便服的祺瑞等人。   
  祺瑞朝他们友好的微笑着点了点头,合什致意之后步行走入了开放游览的夏宫之中。   
  夏宫的建筑融合了西藏民族建筑以及现代建筑风格,显得古朴宏伟又富有活力,信徒们纷纷往参拜的正殿行去,祺瑞却突然一转绕到了夏宫主建筑的后面。   
  再转得两转,身旁已经没有了其他人,而祺瑞他们却也来到了一个鸟语花香果实累累的后花园中。   
  “老大,这是哪啊?我们怎么走到这里来了?”江大海奇道。   
  “傻瓜,活佛早都知道我们来了,是他指引我们过来的,你没见那些喇嘛没有阻止我们却把其他的香客拦住了吗?”徐如林代为解释道。   
  江大海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不吭声了。   
  这个大花园之中不时有小动物见到生人而吓得落荒而逃,江大海不由在肚子里啧啧称奇:“这儿的人都不喜欢吃肉吗?”   
  转过一簇锦绣花丛,只见两个喇嘛正在花园中石头桌椅上下着围棋,其中一个年老的喇嘛眉毛胡须都白得没有一点儿杂色,微微抬头朝着走过来的人一瞥,随后又皱着眉头将注意力回到了棋盘之上。   
  那年轻的喇嘛回过头来,炯炯有神的目光在诸人身上一扫而过,他站了起来,朝着祺瑞微微一稽首,笑道:“王将军,没想到你们那么快就来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哪里哪里,活佛能够接见我们我已经感到莫大荣幸了!”祺瑞由衷地说道。   
  小班禅站起来之后目光只是随意在徐如林他们几个身上一扫而过,注意力却集中在了祺瑞身上,祺瑞亦然,双方都在短短的一刹那之间仔细地观察着对方。   
  小班禅年仅十七岁,长得颇清秀,个头也没有祺瑞高,比起祺瑞来也稍显消瘦,脸上真诚的笑容使得他看起来相当亲切,不过他一闪即逝的目光却如刀一般让刘恒志出了一身的冷汗。   
  “活佛您的法力果然深不可测,佩服佩服!”祺瑞钦佩地说道。   
  “我只是靠着历代班禅大师留下来的福荫罢了,王将军却是依靠自身修持到今日之境地,实在是可惊可佩啊!”小班禅呵呵笑道:“这位是拉古赞活佛,是一位有修行的大师,也是我的老师之一,我曾经在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也是第一十世班禅活佛的好友之一你们不妨亲近亲近!”   
  祺瑞恭恭敬敬地朝着那位老喇嘛鞠躬道:“拉古赞活佛,久仰您的大名了!”   
  “老了老了,不中用了,额尔德尼,今天我又输给你了,唉,今天你这里臭气熏天,我不该来的,我还是回扎什伦布寺去吧!”拉古赞活佛站了起来,对祺瑞微微一点头,瞅着刘恒志哼了一声,道:“好自为之吧!”   
  拉古赞活佛走掉了,刘恒志却又出了一身的冷汗,小班禅笑着对刘恒志道:“你不要太在意,各人修行法门不同,拉古赞老师只是有些看不惯而已……不过,你们有句话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虽然你有高人护持,不过戾气可解孽债却必须自身造业才能偿还,拉古赞老师那句话你还是要好好记住。”   
  “多谢活佛指点,我今后一定会注意的。”刘恒志有些胆战心惊地道。   
  “我看也未必,这一点我的想法与活佛有些不同之处,还请活佛指点一二。”祺瑞道:“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杀得一个恶人不知道可以提前造福多少人,恒志所作所为都得到了我的允许,他用手里的法器杀了不少人是不错,不过杀的可以说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在我看来他该是造业无穷才是,哪来的什么孽债!”   
  “以杀止杀并不能制止暴行的继续发生,相反因为互相报复反而会愈演愈烈,众生皆平等,就算杀的是恶人,那也是一样的罪孽……”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并不想杀人,但是有时候有的人却非杀不可,若因此而遭到报应我也毫无怨言!”祺瑞信念坚定,并不为小活佛的劝说而有所改变。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劝你了,事实上世上也不能缺了斩妖除魔的护法金刚,但愿你不要如堕落天使般坠入魔道便好。”   
  祺瑞道:“天使因为杀了魔鬼而玷污了自己纯洁的心,因此而堕落,再也无法回到天空城堡,因堕落而自卑,因自卑而放纵,因放纵而更加堕落,我不一样,我是从地狱里爬起来的,看惯了人间丑恶,手上沾再多的血也不能让我更堕落,相反世上的美好的事物却让我找回了自己,我不能失去她们,因此我必须使用我所学到的手段制裁我的敌人们!魔?有时候我觉得魔并没有什么不好,他们的信念坚定,他们的手段直接,偶尔魔鬼也是会干点好事的。”   
  小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比我所想的陷得还要深,不过若非如此你也无法让你的修为突飞猛进年纪轻轻便能达到如此境地,我的法力可以唤醒一般人,但是对你却没有多大的效果,看来要想不陷得更深还得靠你自己,假若你看惯了世上的美好,看淡了世间的真情,在那一天,你会真正的陷入魔道……”   
  “活佛您若是说陷入魔道的人冷血无情毫无人性,那么我想您无需担心,那种滋味我已经感受过了,今后也绝对不想再尝试,这世界那么大,美好的东西那么多,穷尽我一辈子也看不完,再说很多东西我会珍视一生,绝对不会渐渐淡忘,您放心好了,您的佛法也并非对我毫无效果,至少昨天到现在我有无数杀人机会却没有沾到一点儿血腥,若非如此,昨天晚上死的人绝对会超过现在统计出来的十倍以上!对敌人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宽大为怀!”   
  小活佛微微一笑,道:“我是有些杞人忧天了,昨天我感受到的可是无边无际的慈悲啊,那可是装假不来的,有这慈悲之心护持,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大家别愣着,这里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随意在树上摘些成熟了的果子吃吧,王将军,我们下一盘棋怎么样?”   
  “敢不从命!不过我对下棋可没什么研究,棋艺臭得很,哪敢班门弄斧啊!”祺瑞笑道。   
  “难说难说,下一旁再说吧。”小活佛笑道。   
  祺瑞恭敬不如从命地坐到了刚才那个老活佛的位置上,笑着对徐如林他们道:“你们在园里随意走走吧,要看我们下棋也行,随便吧。”   
  徐如林他们唯唯诺诺地却不肯走开,屏住了呼吸要看两人下棋。   
  祺瑞远来是客,于是持黑先下,起初两人一面随意交流修行中的心得体会,偶尔还可以指点徐如林和刘恒志一两句,一面落指如飞,祺瑞对围棋没有什么研究,不过脑袋里棋谱倒是记了不少,稍微琢磨之后下得倒也似模似样,不过下了二十来手之后情况大为不妙,小活佛不声不响地居然占了绝对的上风。   
  祺瑞一时间皱眉苦思,良久之后才落下了一子,小活佛眼睛一亮,赞声好随后稍一思索便继续下了一子。   
  这一回祺瑞下得却是飞快,小活佛惊讶地轻咦一声,因为祺瑞的棋艺前后判若两人,突然碰见高手,他也被激起了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