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27部分

魔脑传奇-第427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提着它干嘛?想拿它来当宠物吗?”萧蕾蕾眉头微皱,假若祺瑞养一只狼做宠物,她估计得想想以后是否每天都得用漂白粉、杀虫剂、清洁剂把祺瑞从头到脚洗上五六遍。   
  “不,我才懒得养宠物,不过……或许可以让雅各布养!”祺瑞看着这只小小个不比兔子大却已经凶狠地朝他批牙咧嘴的狼崽子,心中突发奇想:“人是可以催眠的,那么狼可以不可以?普通的狼对于雅各布没啥用处,要不先用它做些改造?”   
  “雅各布是谁?”萧蕾蕾眉头一松,只要不是祺瑞想养就行。   
  “雅各布是一个小男孩,他很会训狼的。”梅儿说道。   
  萧蕾蕾才懒得管雅各布是谁,只是督促着祺瑞赶紧把手和小狼崽分离开,最好用消毒水以及清洁剂、杀虫剂全身都清洗一下。   
  欧阳兄弟对小狼崽很是好奇,祺瑞顺手就把小狼崽扔给了他们,这小狼崽或许已经可以对付父母抓回来的小兔子,不过显然还没法咬伤欧阳兄弟,甚至欧阳兄弟还故意把手指运足了功力伸去给它咬,然后将咬得死死的小狼崽吊在半空,直到它没了力气自个掉下来,玩得很是高兴,可怜的小狼崽落入了童心未泯的他们手里,徒然挣扎着、愤怒嘶吼着,却依然沦为了玩具。   
  祺瑞用清水洗了七八回手这才重新得到了萧蕾蕾的原谅,不过也只能碰碰她的手而已,要想更进一步接触还得回去让萧蕾蕾给他消消毒才行。   
  荒芜的戈壁养不活多少狼群,祺瑞他们虽然驱车跑了老远,但是却没能找到第二个狼群,大大地兜了个圈子之后他们返回了S市。   
  博雅大酒店已经被紫剑帮买下成了紫剑帮临时新总部所在,回到了酒店之后大伙都有意识地给大哥大嫂留下了充裕的时间,一时间给祺瑞和萧蕾蕾准备的豪华客房就剩下了祺瑞和萧蕾蕾两个人。   
  “今天给你害死了!”   
  “赶紧去洗澡,衣服全换掉,身上要好好搓干净!”   
  “你要干嘛?啊哟……你要死啊!”   
  一阵娇嗔之后萧蕾蕾给祺瑞搂在了怀里泡在浴缸温暖的水里,洁白的泡泡上边只露出小半截雪白腻人的酥胸,萧蕾蕾白皙的脖子无力支撑,脑袋软软地靠在祺瑞的胸膛上,两眼迷离春情荡漾,一张小嘴微微地张开,发出轻轻地呻吟。   
  “蕾蕾,妳是顶极的大医师又是练功有成的人,妳有办法能够让人练功的速度加快一些么?”祺瑞一面在水底肆虐着一面问道。   
  萧蕾蕾早已神游天外,直到祺瑞问第二遍她才呻吟着答道:“有啊……不过很麻烦,你还不够强吗?干嘛问这个?”   
  “我是够强了,但是我身边的人不够强啊,真是的,小说里的英雄无赖们随便都能够招来大批的高手,要么就自己打造一大批,我怎么就没那么好运气呢?”   
  “你已经很不错了,给自己一点时间,给大家一点时间,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别太着急,好么?”萧蕾蕾仰起头来寻找着祺瑞的嘴唇。   
  “嗯,好吧,我也该休息一下了……”祺瑞叹息着将那张柔软美丽的小嘴含住了。   
  洁白的泡沫鼓荡起来,不时有激荡的水被溅出浴缸之外,萧管似的呻吟和粗重的呼吸交互纠缠着……   
  ◎   
  一转眼祺瑞便在S市陪着萧蕾蕾度过了三天时间,这天终于有了达赖活佛的相关消息,达赖出现在中南海,得到了总书记的亲切接见,担心着达赖身体状况的佛教徒们终于放下了心事,为达赖的康复而欢呼。   
  看着电视的报道,舒适的躺在祺瑞怀里的萧蕾蕾突然问道:“达赖究竟怎么了?现在才能出来……而且看样子身体还有很大的问题啊!”   
  祺瑞把经过简单地讲述了一遍,事关天行门,萧蕾蕾不问祺瑞也不想说。   
  萧蕾蕾叹息了一声,道:“原来是华师叔去了……难怪……”   
  祺瑞也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假如妳去了事情就好办了,妳那师叔白活了那么久,比起妳来都差远了。”   
  萧蕾蕾没有就这事深谈下去,倒是很认真地对祺瑞说道:“或许我看错了,电视里经常会有色彩失真的……我感觉达赖的身体还有很大问题,倘若我估计得没错,他……大约只有三到五个月的寿命了!”   
  她的话并没有让祺瑞觉得意外,其实祺瑞早有预感达赖命不久矣,那么大的年纪了本来身体就有很多毛病,又给人来上了那么一针,还能重新站起来已经是奇迹了,祺瑞虽然心中还有些疑惑,不过那不关他的事所以他也懒得去理会。   
  “活佛他老人家法力高深、洪福齐天,再说妳看错了也不一定啊,管他呢,现在不关我事了。”祺瑞随口道。   
  “这不关你事那大屠杀的事呢?”萧蕾蕾嘻嘻笑道:“一开始我都以为是你做的呢。”   
  “该打,居然这么不相信妳的丈夫!”祺瑞伸手到了萧蕾蕾薄薄的夏裳之内,摸着了那条链子,轻轻的拽了几下,萧蕾蕾轻哼着在他怀里慵懒地转过身来,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娇声说道:“想得美,我只是戴了你送的戒指,都还没登记呢,随时可以甩了你!”   
  “妳敢!”祺瑞的魔爪滑动起来,坏笑道:“妳舍得么?”   
  萧蕾蕾的眼睛满溢着满腔的柔情:“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你的邪术了……我舍不得……舍不得……你满意了吧?”   
  她的话就像火星子一样点燃了一座百万吨级的汽油库,烈焰熊熊燃起,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将其熄灭。   
  ◎   
  又数日过去,达赖返回了西藏,萨拉大喇嘛得到了特许,随在迎接达赖反藏的几个大喇嘛之中,终于了结盘桓心头的一个心愿,当夜他就坐化在看管所里,留给达赖活佛的一册悔过书看得达赖老泪纵横,按照萨拉遗愿恳请政府将萨拉的灵骨送返萨拉的故乡以古老的仪式埋葬了。   
  达赖频繁地会见西藏各界代表,还亲往日喀则会见了小班禅,两人密谈了良久,最终达赖邀请班禅到拉萨的布达拉宫做客,小班禅欣然应允,消息发布之后中外佛教界一片欢腾,无数人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那将会是百年难遇的一届佛教盛会。   
  祺瑞忙开了他在新疆的工作,有了他的帮忙,萧蕾蕾也可以有很多时间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渐渐地一切步入了轨道。   
  渐渐入秋之后印度的天气开始从极度潮湿慢慢开始湿度降了下来,温度还很高,不过随着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播撒了整整超过一百亿美元的各种消毒水消毒粉到了印度土地上之后,印度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趁此机会各国加大了对印度的援助,尤其是中国源源不绝地派出医疗小组到印度去帮助那里的人治病,顺带着帮他们焚烧、掩埋尸体。   
  世界卫生组织将这一次还没结束的瘟疫称之为有史以来造成破坏最大的瘟疫,具体死亡人数目前还没有办法统计,估计最终也统计不出具体的数字,因为印度极少进行人口普查,很多人出生直到长大都没有身份证,要想统计实在是没有可能。   
  不过外界传言却有很多,最保守的估计是印度直接间接因瘟疫而死的人超过两千万,这还是最保守的,而且在瘟疫真正结束之前死亡人数还会继续增长。   
  最大问题就是这一次的瘟疫事件直接导致了印度林立而且互不妥协的教派之争再度激化,因为随遇而安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导致整天脏兮兮的印度教徒在其他爱干净的教派眼里就是这次瘟疫爆发蔓延造成巨大恶果的真正原因所在,随着卫生宣传手册大量发布,印度人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卫生,不过占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印度教教徒却并不承认这一点,他们坚持自己的传统,我行我素地继续着他们的生活,相反,对于要求他们洁净自身的人或者政策非常反感,冲突无可避免地每天都在上演,穆斯林刚打赢了印巴战争还有在伊朗赶走了美国佬的巨大成就让印度穆斯林兴奋了起来,穆斯林是印度第二大教派,他们怀念着莫卧儿王朝的辉煌,他们联合了其他几大教派,决定与‘肮脏的’、让印度民众遭受这样巨大损失的印度教展开圣战!   
  眼看着瘟疫还没有完全消灭,大敌还在隔岸虎视,家里头却开始内讧,印度老总理终于支撑不住,脑溢血住进了医院,迫于世界各国的压力,印度各大利益体的没有妄动,但是他们已经开始暗暗积聚能量,随时可能会爆发更为巨大的冲突。   
  相对于至少死了两千万人的印度,达兰萨拉的屠杀简直就是小儿科了,在美国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刻意压制下,世人似乎忘记了这回事,再锲而不舍的记者最终得到的消息不过是一群土匪恰好袭击了达兰萨拉而已,有些流亡藏人抗议大屠杀要求得知真相,不过却没有人理会他们,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它从人们的视线中渐渐地消退得没了一丝痕迹。   
  十月初的一天,班禅活佛在一众活佛与大喇嘛的陪同下率团来到了拉萨,在布达拉宫广场上达赖活佛亲自带领着布达拉宫和拉萨各大寺庙的大大小小活佛喇嘛们迎接班禅一行,并且就在广场上组织了一场盛大的法会,在场的特邀嘉宾中包括了在西藏平乱中大放异彩的王琼润少将。   
  当达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将军就是把他从达兰萨拉接回来的王琼润少将的时候他紧紧地握着祺瑞的手感叹万千,祺瑞当然明白他感叹什么,虚耗了五十年光阴却发现自己从始到终一直都在别人的操纵之下,非但自身的修为已经远远比不上小班禅和祺瑞,甚至导致西藏格鲁派格局完全变了模样,原本达赖一系在西藏的实力是远远超越了班禅的,现在形势已经大变,在政府支持下班禅一系得到了长足发展,光是班禅带来的这一批人的实力已经足够让达赖气沮的了。   
  祺瑞并不想太过曝光,他接受了达赖的馈赠之后便打算告辞,不过拉萨的汉人格鲁派信徒以及千里迢迢来到西藏观礼的人们不肯让他离去,在班禅和达赖的挽留下他只好陪坐一旁。   
  格鲁派两大活佛同时为信徒摩顶赐福在史上还未曾见过记载,也就是说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不过在场那么多人假若一个个为大家赐福的话恐怕忙一年也忙不完,这个时候班禅宣布将合达赖以及在场的所有人之力为大家赐福,大家只需要虔诚地默诵六字真言便可。   
  听到了班禅活佛的话大家渐渐安静了下来,虔诚的藏民们一个个跪拜在地,班禅活佛向疑惑的达赖微微一笑,给祺瑞使了个眼神,祺瑞苦笑着只好暗捏聚灵决,再次帮小活佛的忙,为他聚积灵能。   
  颂经之声绵绵然响彻整个拉萨,灵气迅速积聚起来,祺瑞苦笑着瞧着小班禅施法,这一次班禅却没有像上一回那样做,除了为达赖活佛聚灵修持他自身之外真个只是为在场的人简单的进行了赐福。   
  赐福的效果只有亲自体验过的人才能明白,在场的人不论是格鲁派的信徒还是非格鲁派的游人或者记者,人人都感觉到神清气爽,身上的疲惫似乎一扫而空,这些并不是幻觉,这是实实在在的感受,没有人再怀疑佛法的力量。   
  达赖更是震惊不已,他几十年来忙于搞政治几乎忘记了自身的修持,以至于他怀疑自己还有转生的能力没有,但是,经过班禅和祺瑞合力为他修持之后,他再无疑虑与担忧,对班禅还有祺瑞的感激让他自愧不已。   
  达赖当众进行了简短的发言,赞叹着西藏的变化,深深地为自己的行为表示忏悔,最后在信徒们的震惊目光下突然说道:“释迦牟尼佛主有言世间万物皆有佛性,一慨众生皆为我佛弟子,藏人与汉人自文成公主入藏之后就是一家人了,千百年来汉人对我们藏人恩同再造,为结束汉藏之争,我下一世将转生为汉人,由班禅活佛与护法金身罗汉王将军负责最终灵童的倪选,请政府肯准免金瓶挚签,这将是我最后的遗愿!”   
  在场所有人尽皆哗然,祺瑞还以为达赖说完就要涅磐坐化,小心肝儿差点跳出来,幸好达赖没这么做,倒是跟班禅对大伙解说起了佛法。   
  法会持续了三个小时就结束了,祺瑞差点郁闷死,对没来由地脑袋上又给人扣上个什么护法金身罗汉的帽子大为不满,倪选达赖转世灵童的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卷了进去可以说麻烦重重,今后说不定将难得安身了。   
  祺瑞恹恹地返回了S市,不过他躲过了拉萨的记者追堵却没能躲过记者在S市的专程等候。   
  “王将军,我是美国洛城日报的记者茱丽叶,您能抽点时间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在酒店大楼下一个金发美女突然出现在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