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28部分

魔脑传奇-第428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将军,我是美国洛城日报的记者茱丽叶,您能抽点时间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在酒店大楼下一个金发美女突然出现在祺瑞的面前,祺瑞身边的人一个个脸色一冷,就要大声呵斥,祺瑞却抬抬手温言笑道:“当然可以,妳想问我些什么?”   
  “难道……您打算在这样的场合里跟我交流一些私密的问题吗?”茱丽叶语气暧昧目光挑逗地说道。   
  看着茱丽叶,祺瑞脑袋里想的却是钟瑞峰曾经告诉他的情报,难道是美国情报局终于找上门来了么?   
  不管怎么样,茱丽叶刚才堵住他的身手已经体现出她的不凡来了,再说这么一个美女潜到S市别的地方还罢了,居然潜到了紫剑帮总部所在的博雅酒店附近都没有人发现并且报告上来,光是这一点就有足够的理由让祺瑞好好了解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士了。      
第二十八卷 蓄势以待 第四章 自投魔爪    
  “明人不说暗话。”祺瑞开门见山地说道:“茱丽叶小姐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记者吧?”   
  “假如王将军不是一位普通的将军,那么咱们彼此彼此,这位应该是梅儿小姐吧,不知道这样说话方便不方便……”茱丽叶望着蜷在祺瑞怀里的梅儿眉头微皱。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茱丽叶都是一个大美女,她有着披肩的美丽金发,她的面孔完美无暇,她的身材高挑腰细腿长,她不但身具欧美女子的所有优点与长处,更将它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再辅以高雅的衣饰穿着,浑身散发着知性的魅力,从她身上简直挑不出缺点来。   
  这样的一个美女出现在男士面前总是会给对方造成强大的诱惑力,同时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压力,尤其当对方来意不明不怀好意的时候。   
  梅儿原本就是一位大美女,蜷在祺瑞怀里她脸上洋溢着欢喜与幸福的笑容,明白祺瑞意思的她尽情展现着自己的美丽,每当她挑衅的眼神从茱丽叶脸上滑过的时候祺瑞总能看到茱丽叶的眼睛微微地一缩,她的呼吸也会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滞。   
  “梅儿是我最亲密的人,我从来不瞒着她,茱丽叶小姐,妳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祺瑞在气势上已经压住了茱丽叶,居高临下地说道。   
  “吕雪梅小姐果然不愧寒梅傲雪之称,王将军如此信任梅儿小姐,显然对她的来历是相当了解的了!”茱丽叶的汉语非常流利,她迂回出击,一口道出了梅儿的真实身份,轻轻松松地扳回了一城。   
  祺瑞轻轻拍着梅儿的肩膀,安抚她受惊的心,这件事要调查出来并不难,尤其是该死的日本人跟美国人穿起了同一条裤子的时候。   
  祺瑞心里面闪电般地盘算了一下,只一刹那间他有了决定,微笑着说道:“寒梅傲雪?果然是好名字,可惜梅儿是梅儿,从跟了我那一天开始我就只知道一件事,梅儿只是我的梅儿!”   
  祺瑞可以感觉到怀内的玉人体温在上升,强大的归属感让梅儿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茱丽叶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她颇无奈地从自己身携的文件夹里拿出一小册资料,递到了祺瑞面前,冷声说道:“王将军或者低估了我们的能力,实际上从王将军第一次出现在上海的时候我们已经对你展开了调查,不过当时王将军还没能引起我们的重视,以至于我们的调查中断了,吕雪梅小姐就是当时反叛了山口组的吧?因为没有目标,结果导致我们在世界各地花费巨大人力物力调查那些子虚乌有的人物一直找不到头绪,直到那天王将军在布达拉宫广场突然发威,我们这才把所有的一切联想了起来,王将军果然厉害,短短一年时间不但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更在幕后把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不过也正是妳们发展得太快了,以至于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很多的线索,这一个月您在这里休闲享福,我们却差点跑遍了全世界,看到这些资料,王将军不会还矢口否认吧?”   
  梅儿把那册印刷精美--封面正是放大了的祺瑞在被授勋敬礼的时候的上半身照--的册子拿了起来,祺瑞接过去啧啧赞叹道:“梅儿,这照片照得好,以前怎么没见过?瞧哥哥当时多神气啊!”   
  “可能是谁暗恋着哥哥所以自个珍藏着的吧,待会哥哥你问问茱丽叶小姐可不可以割爱把它留下来好了……”梅儿吃吃地笑道。   
  “梅儿小姐说笑了,刚才王将军已经问过,我并不是什么记者,我隶属于美国国家情报局,是一个资深密探,从我们掌握的资料来看,王将军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目标,王将军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假若透露出去会给你们以及整个中国造成多大的麻烦,首先,日本人就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茱丽叶见祺瑞翻看着资料册子不说话,眉头还微微皱了起来,于是满怀信心地说道:“至于我们……虽然你们的所作所为给我们造成了很大麻烦,不过,事情已经不能挽回,我们也不打算向王将军追究什么,前提是王将军能够展望未来,听从我们的建议做出正确的选择……美国并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我们虽然对伊拉克和伊朗动武,可都是为了世界的和平,您该知道萨达姆和恰恰利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政府又是怎么样的政府,目前伊朗在您的帮助下正在走向民主,我们虽然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但是这是值得的,看到这一切我们也很欣慰,我们的目标是一至的,不是吗?我们有完备的从伊拉克撤退的计划,只可惜伊拉克恐怖主义不断,他们的现政府又无力维持治安我们才被滞留在那里……这一切并非我们的错……”   
  祺瑞飞快地将那册资料浏览了一遍,心中颇有些惊讶,美国人确实掌握了不少消息,祺瑞做过的事情很多都被他们记载在了里面,不过,其中也有些漏洞,正是这些漏洞让祺瑞觉察到美国人手里并没有多少真凭实据,大部分都是分析之后的揣测,他大可以一慨否认掉。   
  耳里祺瑞同时听到了茱丽叶的游说,迅速地把握到了他们这次来找他的目的所在。   
  “说得很光冕堂皇啊,可惜,事实真的是这样么?”祺瑞等茱丽叶的发言告一段落之后冷笑着反问道。   
  “王将军,您是我们的同行,有些事情我们瞒不了你,事实上你也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比如说支持犹太人、分裂阿拉伯人吧,中东的石油是全世界的命脉,一旦中东失控,我们的文明社会都将会遭受巨大的损失,经济倒退多少年简直无法预估,没错,我们为自己考虑了很多,对中国进行了很多限制,但是您应该明白那是为了什么!”茱丽叶非常诚恳地说道。   
  “很抱歉,我不是妳们的同路人,妳给我看的这东西是哪位作家写的幻想小说吗?发表出去的话或许真的会大卖呢,可惜它都是瞎编的,倘若你们拿着这些鸡毛当成了令箭……后果妳们自己清楚,茱丽叶小姐,妳的来意我已经明白了,不过妳太高估了自己,我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的,在我还没改变主意前,妳请回吧!”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不见棺材不掉泪,没想到以王将军的睿智居然还心存侥幸,真是让人太遗憾了,王将军,请您三思而后行,美国和苏联对抗五十多年,现在都已经进行了友好外交,八十年代中美两国在邓小平先生的引导下也有着良好的关系,目前中美之间的最大障碍无非就是台湾而已,假若王将军肯接受我们的友好帮助的话,我们可以私下做出保证,当您成为中国最高元首的时候,我们将坚定支持台湾回归中国!另外,真到了那么一天,日本对我们美国将再也没有利用价值,王将军不论基于什么目的,就算将日本占领了,我们也只会隔海看热闹,说不定很多人还会拍手称快……王将军,请您不要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茱丽叶低声说出来的话诱惑力大得连祺瑞怀里的梅儿都惊叹了一声,不过祺瑞却依然无动于衷地说道:“我说过我已经明白妳的意思,所以我还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梅儿,送客!”   
  梅儿向茱丽叶微微一笑,站起后微微欠身左手轻抬,做了个请的手势。   
  茱丽叶失望地叹息了一声,拿起了被祺瑞抛在茶几上的那份资料站了起来,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然而她的手腕一抖,三枚幼细的钢针猛地从她的袖口飞了出来,扎向祺瑞的胸口,三人之间的茶几被她手按过的地方开始片片碎裂,一股脑全部向祺瑞和梅儿砸去。   
  事发突然,不过祺瑞并不觉得意外,只是稍微觉得这个发动袭击的时机不太对,不过仔细一想似乎又很有道理,他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面前的小麻烦,然而他没有动。   
  梅儿出手了,她比祺瑞还要早感觉到对方不怀好意的举动,她眼中厉芒一闪,挥手间那三枚不知道什么机关发出来的细针已经被梅儿左手四只修长细白的手指给夹住了,梅儿右手合掌当胸一画,漫天的碎玻璃渣给无行的劲气逼开了。   
  “还给妳!”梅儿左掌回掌挥动,三枚细针直扎茱丽叶高耸的胸部,她的右手如莲叶轻摆,只听‘嗤嗤’连声下,十多枚毒钉脱手飞出,笼罩住了茱丽叶全身以及可能的躲闪方位。   
  茱丽叶脸上一闪而过的讶异被祺瑞看在了眼里,他暗自窃笑了起来,假如还用一个月以前的目光来衡量梅儿的功力,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茱丽叶的身体直挺挺地往后倒下,然后缩成了一团将身后的沙发压翻过来挡住了身后密集的毒钉。   
  毒钉钉在沙发上发出了噗噗的声音,梅儿已经追击而去,茱丽叶继续在地上翻滚了两下然后朝后弹身而起,与越过了沙发追杀而至的梅儿激战起来。   
  祺瑞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悠闲地一面喝茶一面瞧着两条优美的身影将整个会客室当成了战场纠缠不休,梅儿在一开始占了对方预料错误的一点儿上风,一直占着主动,把茱丽叶追得上天入地,不过茱丽叶也绝非没有还手之力,她的目标依旧是祺瑞,针对祺瑞的袭击也让梅儿时不时头疼一下。   
  会客室外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想来这里翻天覆地的闹腾惊动了其他人,敲门声震天响着,有人在外头大声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祺瑞还没回答,茱丽叶却娇笑道:“梅儿姐姐,我不想玩了,咱们歇歇吧!”   
  “想得美!”梅儿在冷哼声中毫不手软地追杀着茱丽叶,胆敢袭击她的哥哥,在梅儿心中茱丽叶已经被标上了死敌的标签。   
  “茱丽叶小姐,我不管妳是什么人,胆敢袭击我这个共和国最年轻的将军……我瞧妳今天是不用走了!”祺瑞冷笑着说道。   
  “王将军,您大人有大量……我只是跟您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以您的神通广大,那三根小小的针怎么可能伤得了您呢?”随着门外的人一拥而入,茱丽叶放弃了进攻,苦苦地却有惊无险地抵挡着梅儿的攻势,还有空余软语告饶。   
  “放屁!”已经成为祺瑞亲随的龚磊怒骂道:“敢袭击我们老大,弟兄们,抄家伙围住她,别让她跑了!”   
  大伙气愤愤地轰然答应,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把个会客室围得水泄不通。   
  “梅儿,小心点,她好像还没有使出全力呢。”祺瑞微笑着发讯给还在战斗中的梅儿,同时警告其他人不要大意。   
  茱丽叶突然袭击祺瑞的事情让祺瑞一开始有些大惑不解,不过仔细一想却大不简单,眼前茱丽叶的表现似乎正在证实祺瑞的想法。   
  “王将军,您这样指点梅儿小姐算不算是作弊呢?既然如此,我不如下次再跟梅儿小姐玩了!”茱丽叶一面抵挡着梅儿的袭击一面笑道。   
  祺瑞心中一凛,偷听别人用精神力传讯的事情并不希罕,但是茱丽叶却是第一个在祺瑞面前做到这一点的人,茱丽叶敢在他面前试探,显然并非一时莽撞所致。   
  茱丽叶突然从众人眼前消失了,只有功力足够高的人才能看到茱丽叶的身体迅速地移动着,就像一条幻影一样飞快地从房顶越过大家的头顶,然后象一头扑食的猎豹一样凌空扑向手里还端着茶碗的祺瑞。   
  祺瑞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茱丽叶见他丝毫不作抵抗打算,正奇怪着更加强了手上的力道的时候却好像突然撞上了一堵墙似的,就像动画片里一样,她整个人贴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   
  “笨女人,想偷袭我们少爷妳先得过了我们这关!”茱丽叶双手挥舞着将面前的阻碍物撕成了碎片,但是她落到地上的时候再次落入了包围圈之中,身后梅儿也追了过来,看到面前挡道的几个老人家,茱丽叶举起了双手,叫道:“我认输,王将军不会为难我一个女孩子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