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64部分

魔脑传奇-第464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嘴角的黠笑一闪而逝,他正色道:“我只要知道当时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具体怎么做的你就不用说那么详细了。”   
  肖振邦无奈地苦笑了起来:“你太可恶了,把我的美梦给狠狠的撕碎……那是一个冬天,当时我们共同社……退伍军人有福共同享有难共同当的共同社,已经站稳了脚跟,那一天突然接到白……华仙子的电话,她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我单身过去,当时我们都已经很相信她,所以也没有怀疑,我就一个人去了,结果……结果我给她强奸了……”   
  肖振邦说得很苦涩,声音更是小得就像蚊子叫,祺瑞听到了之后却像吞了一只大苍蝇一样,嘴巴半天都合不拢来,肖振邦无奈地看着他,道:“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小心我翻脸不认人,立刻跟凌凌断绝父女关系!”   
  可怜的肖振邦只能这样来威胁祺瑞了,祺瑞捂着肚子苦苦的忍着暴笑的冲动,肖振邦苦笑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祺瑞摇摇头,从怀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卷什么,塞到肖振邦的手里,祺瑞掩口笑道:“你的美梦没有破灭,看看这副画吧,幸运的可怜人……强……啊哟……”   
  肖振邦没让他说出那两个字来,一脚把他踢了出去,锁上门之后他手颤抖着慢慢将那幅似乎被揉成一团然后又展开了的水墨人物素描画展了开来。   
  那画上一个男人如魔神一般傲立着,那如电一般的眼神睥藐天下,那脸型依稀是自己的,但是这个盘古一样的神人会是自己吗?肖振邦摸着自己的下巴傻傻地笑了起来。   
  大家都忙完之后聚在客厅里,祺瑞把发生在秦梦芸姐妹身上的事情解说了一遍,把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也节略地说了一些,大家虽然都有些担心,不过都一致同意祺瑞的决定,大事已定,剩下的就是约定什么日子的问题了。   
  女孩儿们一起起哄着说要布置洞房什么的,把秦梦芸和赵芷华都弄得窘迫非常,华云嫣看到两个徒儿那么开心自己也很开心,除了心怀鬼胎的肖振邦之外,似乎大家都忘记了那个尴尬的话题。   
  开心的元宵之后蒋匀婷便飞赴美国,跟她一起的还有胖头鱼,她还带上了一份全权委托书,那是祺瑞全权委托她代理自己的身份的委托书。   
  拿着充分的资料,蒋匀婷向纳斯达克递交了福瑞集团退市申请书。   
  理由只有一条,公众持股在一百股以上的人数没有达标,连一百个都不够。   
  福瑞集团的退市风波就像地震一样波及了整个股市,中国来淘金的公司还是第一次主动地要求退市,不但让美国同行吃惊,更让中国的同行大跌眼镜。   
  退市在美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进进退退其实只需要符合标准都可以很简单的办到,退市往往是大集团收购小公司或者公司经营不善趋吉避凶下的措施,福瑞集团似乎符合前者,但是擎天集团并没有掌握大多数的股票,虽然在王琼润和于大勇的支持下持股占据了接近百分之四十七的比例,但是还没达到百分之五十一的绝对控股,因此其他股东们都还可以出面联合起来抵制其退市的决定。   
  于是,递交了请求之后蒋匀婷就对其他持股的大股东展开了游说。   
  听说福瑞集团要退市,安东尼都迷惑了,像福瑞集团这样的公司怎么会想到要退市呢?   
  蒋匀婷无可避免地被记者们问到了这个问题,蒋匀婷微笑着回答道:“在美国上市以来,福瑞集团并没有得到多少正面的帮助,相反,因为股票来来回回成了其他炒家的赚钱工具,结果上上下下剧烈波动的股价致使我们的内部持股职员难以安心工作,这已经大大影响了福瑞集团的工作,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职员们手里持有着超过百分之五的股权,所以,就算我们在美国毫无所获,我们也足以通过授权超过百分之五十一的绝对控股,我们目前只是在游说其他集团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他们的股票而已,我们的目的是完全控股,我希望福瑞集团能够成为我们擎天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当然,到时候于总将会成为我们集团的副总……”   
  胖头鱼也做了发言,他拿出一瓶救心丸给记者们看了看,然后心有余悸地说道:“一两天功夫丢了一百多亿美元的经历全世界没几个人能够品尝到,实话说吧,那滋味不是人该享受的,从我们发布神龙操作系统到现在我都没睡一个安稳的觉,这几天更是噩梦连连,没用心脏病也会被吓出来,所以,当蒋总和王总跟我提起退市的事情之后我立刻就答应了,至少退市以后不用再整天盯着那些上上下下乱七八糟的数字了。”   
  记者们都心有戚戚焉,这些天他们都给股市里的事情闹得头晕脑胀,更何况人家直接承受着那么大的压力呢。      
第二十九卷 遍地开花 第十章 美女与禽兽    
  元宵过后的第三天,也就是零八年的二月二十四日,祺瑞终于等到了于洁以及她的家人一行。   
  于洁是独生子女,不过她父母都不是,所以,除了昏迷中的她的母亲之外她的父亲、还有她的两个舅舅两个姨都来了,原本祺瑞打算画画妆低调点去接她然后把事情办了,不过估计那样会比较罗嗦,于是,到机场去接于洁的是画了妆之后的董碧云。   
  “于秘书,妳好,王总裁派我来接妳,我们已经安排好医院和最好的医生,所有的费用公司全部给妳报销,相信妳的母亲会很快好起来的!”董碧云眨着眼睛对于洁说道。   
  于洁早都已经知道祺瑞的安排,把自己的亲人介绍了一下,于洁的家人对这个安排是又惊又喜,于洁低声说了声谢谢,医院的救护车直接开到了飞机底下,把于洁的妈妈送上车,大家分别上了几辆来接人的豪华轿车,除了于洁以及她的父亲之外那些亲戚一个个羡慕得直说于洁好福气。   
  “于洁,妳好福气啊!”车儿一开动董碧云就逗着于洁说道,她找了个借口把于洁单独弄上了自己开着的宝马里,没有了旁人,说话就不用顾虑什么了。   
  “姐姐……”于洁还是提不起劲来,毕竟她妈妈还昏迷不醒,她家乡那边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说就算是拿到国外去希望也很渺茫,不由得于洁不担心。   
  “放心,妳很有福气,妳的福气会给妳妈妈带来好运的,妳知道祺瑞的来历吗?他几年前……嗯,遭到了意外,变成了一个白痴,他十六岁的时候都还是一个只会流口水的傻小子,后来莫名其妙的智力突飞猛进,结果就成了妳现在看到的这样,成了一个超人了。”   
  于洁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不由得张开了小嘴惊讶地合不拢来:“真的?”   
  董碧云笑道:“当然是真的,他那个时候连擦屁股都不会,据说家里还特意从国外买了一个什么自动冲洗屁股的坐便器,嘿嘿,等见到了祺瑞妳可以叫他带妳去看看。”   
  于洁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或许她在幻想着一个十多岁的大孩子整天只会傻兮兮的流口水,连擦屁股都不会的情景会有多么的不堪吧。   
  “妳放心吧,祺瑞全家都是医生,他爷爷更是国内著名的脑科专家,前两年还在给中南海的大人物做脑部保养,嘿嘿,祺瑞的奶奶也是得了脑瘫,后来给祺瑞和他爷爷联手给治好了,祺瑞的姑姑曾经是协和医院的副院长,医术也是很高明的,去年才辞职进了中南海,还有啊,妳忘记了蕾蕾吗?她可是向来不把其他的医生放在眼里的,以咱们的关系,她敢不用心给妳妈妈治?是吧?妳福气多好啊,这么多人在关心妳帮助妳,妳妈妈沾了妳的福气,一定会没事的!”董碧云一口气把祺瑞的家底都掀了出来,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于洁宽心的话那也就没办法可想了。   
  “谢谢姐姐,我现在好多了。”于洁微微地一笑,是好了很多,不过眼角还是有些忧愁就是了。   
  董碧云岔开了话题,跟于洁说起这些天以来福瑞集团的股票大战的事情,于洁对此果然还一无所知,听得眼睛都瞪大了。   
  把于洁的母亲送进了医院去,安排好一切,当然少不了嘱咐要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理钱不是问题,董碧云还给于家的人安排好了住宿,医院要一个人陪着,其他三个人都安排去了对街的高级酒店去了,反正费用全报销么,于洁还真是好福气啊。   
  一切都安排好了,董碧云借口老总有些事情要等非常重要的于秘书回话,在于父的安慰下,于洁终于离开了医院。   
  “心洁……”她们哪儿也没有去,而是回到了被称之为新爱巢的家里,祺瑞早都把一切准备好了,大家都在等着于洁的到来,门一开祺瑞便把于洁那单薄的身子给紧紧地抱住了。   
  “祺瑞……”于洁哽咽着叫了一声之后便痛哭了起来,紧紧地趴在祺瑞的胸膛上,根本不知道身边居然围上了一群带着善意微笑的姐姐妹妹。   
  “好了,别哭,哭起来好难看哦,丑小鸭,别哭了,快点变成白天鹅吧,我这个癞蛤蟆好想吃天鹅肉了呢。”祺瑞一面轻声哄着一面亲吻着她的头发、耳垂等地方。   
  “别哭了,这里那么多好姐妹,总能给你找到办法的,于洁,别伤心了!”跟于洁感情好的不止蒋匀婷一个,肖玉凌跟于洁也很不错,见状安慰道。   
  于洁给她这么一说还真的立刻不哭了,微微抬起汪汪的泪眼,看到身边有那么多人,喜欢害羞的于洁‘嘤咛’一声把脑袋埋在祺瑞的怀里,耳朵却悄然地红透了,就像红色的水晶一样透明,连里面的血管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嘻嘻,害羞啦,有什么好害羞的啊,大家都是好姐妹,再害羞晚上就把妳剥光了……嘿嘿,大家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肖玉凌继续欺负着于洁道。   
  祺瑞见到于洁的耳缘都红得发紫了,身体更是微微地发抖,知道她又羞又怕,便制止了肖玉凌道:“别吓唬她了,不许欺负她,知道吗?”   
  肖玉凌做了个鬼脸,亲热地拉着于洁的手道:“于洁,不要怕,我跟妳开玩笑呢,以后谁欺负妳妳跟我说,我帮妳,咱们是最好的姐妹么!”   
  “瞧,我说过的,心洁,别太害羞,不然以后都会成了大家开玩笑的对象,要学凶点,就像凌凌那样。”祺瑞安慰道。   
  肖玉凌气鼓鼓的时候于洁终于红着脸抬起了头来,第一次见到她的人齐声叹息着,都在心里说道:“又一朵美丽的鲜花……”   
  “大家好,我叫于洁,大家可以叫我心洁……这是我的乳名。”于洁低声介绍着自己。   
  “嗯,欲知心高洁,待到雪化时,好名字啊,心洁,欢迎妳!”董碧云随口篡改了名诗,四只雪白粉嫩的手伸到了于洁面前,一只搭着一只,都在等着于洁把手放上去。   
  于洁微微迟疑了一下,终于把手放了上去,然后盖在她的小手之上的是祺瑞的大手,大家发出一声欢呼,于洁正式成为了大家的姐妹。   
  “心洁,妳妈妈现在正在国内最好的医院里接受着最好的治疗,妳还担心什么?就算妳呆在医院里又有什么用?妳爸爸不是正在那看着吗?听我们的,好好吃一顿妳男人亲自给妳做的饭菜,乖乖地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再一起过去看妳妈妈,要乖哦,不然我们就特许妳男人把妳催眠了,让妳忘记妳妈妈!”肖玉凌以他特有的方式安慰着于洁,哄着她吃饭。   
  祺瑞也鼓励着她,这段时间她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人不但瘦了,精神更憔悴了许多,眼圈都黑了,虽然更加楚楚可怜,不过也更让人揪心了。   
  不知道是安慰有效还是威胁有效,或者是祺瑞做的饭菜确实好吃,于洁含着热泪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吃完了之后她想去洗碗,结果给大家制止了,大家倒是起哄让祺瑞‘帮’她洗个澡,然后带着她休息,把于洁羞得差点就是逃着躲到了浴室里,还把门紧紧地反锁了起来。   
  肖玉凌朝祺瑞看去,祺瑞微微摇头,肖玉凌只好吐了吐舌头,不搞鬼了,不知道谁去拿了新衣服还有新浴巾什么的出来,都塞到祺瑞的手里,祺瑞只好过去敲敲门,叫道:“心洁,妳的衣服还有浴巾什么的我给妳拿来了。”   
  于洁悄悄地打开门,伸出手来飞快地把东西接了过去,然后又把门给关上了,祺瑞还听到了反锁的声音。   
  祺瑞强忍着扭开这个特制的锁头进去的念头,也制止了肖玉凌准备用单面透视玻璃和摄像头偷看的打算,这一次就饶了她吧,免得她实在下不来台,今后机会多得是,不是吗?   
  于洁洗了个澡出来,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她一面擦着头发一面问道:“她们呢?”   
  祺瑞道:“她们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