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65部分

魔脑传奇-第46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洁洗了个澡出来,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她一面擦着头发一面问道:“她们呢?”   
  祺瑞道:“她们都在各自的房里呆着,说是给我们一些单独的时间。”   
  于洁害羞地低下了头,祺瑞把她一把抱了起来,于洁有些惊慌地问道:“你想干嘛?”   
  祺瑞笑道:“我倒是很想干嘛,不过时机不对,现在只想把妳送到床上去,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我的头发还没干呢。”于洁放下了心事,略微有些失望地说道:“我们先说会话吧。”   
  祺瑞点点头,道:“好啊,不过得躺在床上说,妳的头发一会儿就能干了。”   
  祺瑞把于洁抱到床边的梳妆柜前,让她坐好,自己拿了把梳子,慢慢地给她梳起了她的秀发。   
  “谢谢……”于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激动了起来,眼圈都红了。   
  “谢什么,都是应该的。”祺瑞说道。   
  “如果不是你,我妈妈第一次开刀的钱我们都凑不出来……”于洁哽咽着道:“你对我那么好,我还推三阻四的,这几天我都没有过问你的事情,云姐跟我说起我才知道你还有公司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祺瑞一手给她梳着头,一手运着内力抚摸着她的秀发,道:“这是人之常情啊,谁碰到这种事都会这样的。”   
  “你真好……等妈妈好了……你想怎么就怎么吧,我都听你的……”于洁的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地说道。   
  “嗯,妳妈妈很快就会好了的,相信我。”祺瑞说道。   
  “你在干什么?好热啊!”于洁感觉到头上传来一股灼热,从镜子里还可以看到头上冒起了腾腾的热气。   
  “这叫什么?中华首家王氏独创,内力直发?呵呵,希望头发干了之后不会变黄或者弯曲了……”祺瑞呵呵笑道。   
  “你……我的头发啊,你怎么能胡来呢!”于洁又急又气地说道。   
  “别动,已经弄了一半了,要就来全套吧,应该……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祺瑞哄着于洁睡了个觉,晚上到了医院里的时候于洁的精神比早上已经好了很多,不过,一转眼功夫就不见了祺瑞,她正东张西望的时候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年轻高大的大夫,闷声闷气地问道:“小姐,妳在找什么?”   
  于洁眨了眨眼睛,低声道:“你干嘛打扮成这个样子?”   
  “等下帮妳妈妈看病啊,妳不知道么?我可是脑科真正的权威专家!”祺瑞得意地说道。   
  于洁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两眼,大家低声说着话,来到了于洁妈妈的病房。   
  “爸,妈怎么样了?”于洁低声道:“我下午休息过了,您也很久没好好休息了,晚上我陪妈妈,您去酒店休息吧。”   
  “还是老样子,医生给妳妈妈做了检查,结论跟咱们那儿的差不多。”于爸爸叹了口气。   
  “妈妈会好起来的,这些都是我在公司里的好姐妹,爸爸,您回去休息吧。”于洁劝了半天才把她爸爸劝走了。   
  “怎么样?蒙古大夫?”董碧云悄声问着正在给于洁妈妈检查的祺瑞道。   
  “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如果再让我爷爷还有蕾蕾看一下的话,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吧。”祺瑞的声音不大,不过病房里谁都听见了。   
  于洁激动了起来,惊呼道:“真的吗?”   
  祺瑞点点头,道:“我奶奶瘫了几年我都治好了,妳妈妈的情况还算比较轻的,应该没有问题。”   
  祺瑞确实很有把握,不过也不是百分之百,所以还得等拿着那些资料跟他爷爷商量再说,至于萧蕾蕾那边么,祺瑞只是连带着打算给萧蕾蕾做广告而已,中医在这些方面似乎没有多好的办法。   
  得到了祺瑞的肯定,于洁终于松了口气,她喜滋滋地跑到病床边牵着妈妈的手说起了悄悄话。   
  祺瑞却看着董碧云她们道:“妳們几位谁今晚留下来陪着啊?我得拿资料去找我爷爷商量一下。”   
  “我来吧,她们三个都要回去陪着各自的长辈,就我比较有空。”董碧云微笑着说道。   
  祺瑞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中南海前的卫兵没有再留难他,让他直接开着车儿进了后边的家属大院。   
  见到祺瑞星夜而来爷爷奶奶都很奇怪,祺瑞随口问了问姑爹姑妈回来没有,然后便拿出于洁妈妈的档案跟爷爷研究了起来。   
  过了一会,姑爹和姑妈回来了,他们一家三口参加什么报告演出去了,小芙蕊见到祺瑞很高兴,扑到他身上又咬又抓的,把祺瑞头疼坏了,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套。   
  姑妈不愧是学医出身的,随手就拿着那资料瞧了瞧,然后又瞧瞧祺瑞:“外地的病历啊……今天才转到了协和医院……说吧,这位病人是你什么人啊,那么上心?”   
  “嗯,福瑞集团王琼润总裁的女秘书的妈妈,给车撞到了,公司的福利比较好,总裁也比较关心,所以就给了我这个差事。”祺瑞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就好像是在说着其他人的事情一样。   
  “呵呵……”大家也不拆穿他,只是摇头苦笑。   
  “嗯,于洁姐姐吗?我知道我知道,唉,又少了一个!”小芙蕊拍着手笑着,不过一转眼又叹起气来,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什么又少了一个?”祺瑞头疼着呢,姑妈奇怪的问道。   
  “少了一个没事就可以去找着玩的姐姐啊,我敢保证,她以后会很忙很忙,就像祺瑞哥哥、碧云姐姐那样。”小芙蕊撇了撇嘴,显然对祺瑞不再有时间陪她感到非常不满。   
  “妳长大了啊,有自己的朋友了嘛,哥哥再带妳上街的话又该被人误会了,以后哥哥还怎么去找女朋友嘛,都给妳吓跑啦!妳可以去找小德玩嘛。”祺瑞笑道。   
  “小德?那个笨蛋整天就知道迷着玩电脑,真是服了他了,上网跟人家玩什么都作弊,太没意思了,我才开一个帐户他就给我改得天下无敌,这还能玩吗!”小芙蕊说起小德就气不打一处来。   
  “呵呵,那是妳小德哥哥厉害啊,嗯,哥哥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妳自个玩去吧,哥哥跟妳外公再商量一下。”   
  “车祸造成的植物人很少有说治愈的,不过你说得对,这位患者的情况还算好,大脑没有明显的损伤,微细血管有些渗血,积压在脑里目前只是昏迷,未必就会变成植物人,你不是能跟灵魂交流吗?有没有尝试过?”爷爷问道。   
  祺瑞呵呵笑道:“有,但是没什么用。”   
  爷孙俩就治疗方案聊了两个多小时,姑妈在门口转了好几圈,爷爷微笑着示意祺瑞去瞧瞧,祺瑞苦笑了起来,看来这一次是跑不掉了。   
  他收起资料直接走到姑爹的书房外边敲门道:“姑爹,是不是找我有事啊?”   
  ……   
  世界上几乎在同一个时间爆发了两起动乱,一个发生在西半球,一个发生在东半球,两起暴乱都同样来势凶猛无以抗拒,简直就是全人类的灾难,本来不该发生的灾难。   
  因为印度尼西亚全国最大的石油集团在帝汶海的钻油平台和大量油轮遭到巨大破坏,石油的紧缺引发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   
  印尼的经济体是脆弱的,经不起任何风浪,虽然在经济危机爆发之初印尼官方和占据了印尼财富百分之三十以上但是人口却只有百分之一左右的华人曾经试图缓解危机努力过,但是危机还是难以避免地爆发了。   
  印尼本地人因为懒惰而贫穷,贪小便宜、不劳而获是他们的生存哲言,自从五十年代在美国的主导下引发了针对华人的暴乱之后,半个世纪以来这个被绝大多数中国人唾弃咒骂的国家大大小小爆发了十多次排华暴乱,尝到了甜头的印尼人就像养猪一样对待华人,等过了几年华人淡忘了仇恨而且又富裕了起来之后他们就会找机会再次掀起暴乱,严重侵犯华人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这一次,机会来了,他们毫不犹豫地就走上了街头,一开始还装模作样的抗议华人剥削他们,渐渐地游行示威就无可阻挡地变成了暴乱。   
  暴乱的印尼人抓起手边能找到的趁手的东西,砸开路边华人的店铺,然后就对店铺里的物品进行疯狂的争抢,如果店主人上来阻拦,他们就会毫无顾忌地对店主进行殴打。   
  等警察赶来的时候商店里绝对找不到一件完整的东西,对于店主的损失警察往往不闻不问,甚至还会立刻进行敲诈,那些暴徒早都散了,根本不想抓人的印尼警察甚至遗憾自己来晚了没有抢到战利品。   
  这还是刚开始发生的小事件,等商店抢完了,那些印尼人的目光就转向了居民区,华人跟印尼人很好分辩,华人也喜欢聚居在一起,于是华人社区就成了这些禽兽们的新目标。   
  无数的悲剧在上演,疯狂了的暴徒们毫无顾忌地殴打甚至残害、奸淫手无寸铁的华人,他们的财产和生命无端端地就被剥夺了,印尼这块肮脏的土地上再次响起了华人凄厉的哀嚎,热血空洒在这片异国的大地上。   
  印尼的暴乱迅速蔓延着,这片不到两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两亿多印尼人,暴乱一旦爆发印尼的警察和军队根本无力阻止,也根本无心阻止,华人在印尼虽然享有富裕的名声,但是却是最没有地位的,那些警察和部队可以去保护其他国家的侨民以及印尼的富商、官员们不受侵扰,却绝对不会去理会华人的死活的。   
  暴乱中印尼完全没有什么治安和次序可言,蜂拥着那些身材矮小皮肤黄黑面目可憎的印尼人呼啸而来结群而去,目标是所见到的所有华人。   
  是的,华人,倘若有谁在他们面前怒吼一两句日语,这些穷凶极恶的禽兽就会乖乖地离开了,他们只敢欺负华人,软弱的不知道保护自己的华人!   
  98年印尼暴乱之后就有日本人曾经说过,在印尼真正有钱的大都是日本人,但是,不管任何时候印尼人和印尼政府都不敢对他们动一根毫毛,但是,华人不是日本人,华人的宽宏大量以德服人不咎既往这些得到了举世赞誉的优良传统在印尼这个野蛮的地方就像对牛弹琴一样根本无法打动印尼的畜生们。   
  印尼再度爆发了暴乱,印尼人还是象以往那样毫无顾忌地对华人进行了让人发指的暴行,华人就像挨宰的猪猡,在印尼这块被魔鬼诅咒的土地上呻吟着。   
  印尼的暴乱引起了举世关注,人们谴责之余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与印尼隔海相望的中华大陆,是的,对于别的国家里发生的残害华侨的暴行,一再怒展国威之后的中国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若是按照以前的惯例那样处理,恐怕中国辛辛苦苦得到的国际威望将会损失殆尽,若是对印尼展开过激的行动,难免又会引发其他的质疑,奥运在即的中国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中国国家主席在钓鱼台国宾馆进行了一番陈述,严厉谴责目前发生在印尼的暴乱,严厉谴责无所作为的印尼无能政府,严厉谴责印尼周边国家除开新加坡之外紧闭国门不允许华人难民过境的行为!   
  泪花遮住的主席的视线,他低头用手绢擦掉眼角泪水的动作引得电视机前的所有关注着这件事的中华儿女痛哭失声。   
  “这是一场人类的悲剧,流着与我们同样的血液的华人在印尼遭到了反人类的暴行,我们决不能坐视不管,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讨论,我们决定暂停与印尼官方的除了与疏散印尼华人相关的合作之外的一切来往,我们要求印尼周边国家开放边界允许印尼华人难民过界避难,所造成的相关费用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独立承担!我们要求印尼无能政府立即展开有效的手段制止暴乱,抓捕引发暴乱的头目,对暴乱行为严惩不怠!否则我们将会采取更进一步的措施。”主席以前所未有的严厉措辞说道。   
  主席的话极大地鼓舞了中华儿女的志气,所有中文网络被红旗覆盖,杀到雅加达杀光印尼人的口号比比皆是,给暴乱中逃难的华人捐钱捐物的行动到处都有,大量的志愿者报名参加援助印尼华人的机构,试图为救助、疏散印尼华人尽自己的一份力。   
  “印尼的暴乱不是我挑起的。”祺瑞心情沉重地说道:“民族的劣根性才是这次暴乱的主因,就像日本人一样,永远都不会泯灭称霸的念头,印尼土著又懒又蠢,迟早要给自然法则给淘汰掉!”   
  “我知道你很难过,”董碧云紧紧地从背后抱着祺瑞,试图以自己的胸怀来宽慰这个心爱的男人:“你说得对,迟早这事情还是会爆发的,该怎么永远地结束它不让它再次爆发才是真正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