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68部分

魔脑传奇-第68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好心地递上水壶,他‘咕噜咕噜’地喝了个痛快,终于顺了口气,道:“连长让你们立刻回去,营地来了首长,要见你!”   
  话通报完,立刻抓着野兔子猛啃,祺瑞只得一个个弄醒还在练功的手下,大家三口两口将兔子分食干净,一个个还意犹未尽地望着祺瑞,那眼神就好像要把祺瑞当作野兔给咬上两口似的。   
  “走啦!”祺瑞没好气地道:“回去不要乱说话,营地里有首长,被知道我们偷猎野味回去准没好果子吃!”   
  这话其实是跟那通信兵说的,只见那家伙贱贱地笑着道:“老大,你也收了我吧,不然我就告状去……”   
  无奈地祺瑞只好表面上暂时答应他了,其实祺瑞肚子里正暗自高兴呢,又多得一个免费的白老鼠啊!   
  拉练的时候绕着圈子跑显得非常地远,现在急着赶回去基本上走的就是直线,跋山涉水地几千米的山路没用多久便赶回了训练基地。   
  “今天早上都训练了点什么?”站在一排微微喘气的士兵面前,老首长问道。   
  “报告首长!”祺瑞踏上一步,大声答道:“两万米武装越野,十组体能,外加野外生存训练!”   
  “很牛气嘛,是谁同意让你乱来的?”   
  “报告首长!作为新时代的士兵我们有义务为现代化的军队改革出谋划策,实践出真知,我们通过实践得出来的成果要比纸上谈兵更加有效!”   
  “你……!很好,很有志气嘛,刘连长!”首长眉头一扬道:“十月份我们军区即将举行的秋季大演兵我看你们连队就让他们这个班去好了,我倒要看看这个大学生用新方法练出来的兵究竟好在哪里!小伙子好好干,如果拿不到好成绩我不捶你也会有别人捶你的哦!”   
  祺瑞自信地大声吼道:“决不辜负首长的期望!”   
  老首长的车队渐渐远去,刘连长板着脸站在队列前,毒辣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挺立得像标枪一样的身体不一刻便汗津津地湿透了薄薄的迷彩服。   
  刘连长很不幸地发现似乎首先承受不住的人将会是自己,因为站在对面的人虽然都已经汗流满面,但是他们都恍若无事,汗量显然也比自己要少得多,最最令他黯然的是那个大学生新兵竟然好像站在凉爽的树荫底下一样,居然仅仅是微微的冒了点汗,还没聚集成能够滚动的汗珠便已经被热气蒸腾干净。   
  “稍息!”刘连长喝道:“你们都听到了,你们现在已经和我们连的荣誉绑在了一起,从现在开始,继续由王琼润士官带队训练,但是明天之前将训练计划给我,我将派专人盯着你们,三个月后是龙是蛇就看你们自己还有王琼润士官的训练是否有效了!原地解散!”   
  已经远离基地跑上了高速路的吉普车上,警卫员疑惑地道:“首长,您不是答应了老首长了的吗?”   
  “嘿……你这小鬼头,你懂个屁啊!在军队里面照顾某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一路给他开绿灯那种照顾老师长今后会骂死我的,其实我一直很奇怪老师长干嘛要把他外孙弄去特二师,要知道他外孙这种人我觉得更加适合去科研单位,嗯,现在看起来倒是有点味道,我帮他捶上两捶看看能不能捶出一把屠龙刀来,哈哈哈……能干的人就像一块生铁,从炉子里面抓出来越捶越韧越捶越刚,没用的人再怎么扶也只是面团一样,再怎么揉也揉不出把菜刀出来。”   
  晚上政治教育过后,祺瑞将他的训练计划交给刘连过目,把刘连吓了一跳,这样训练出来的还是人吗?   
  “不行!绝对不行!照你这样训练法,有谁受得了,绝对不行!”   
  “连长,普通的战士当然不可能做到,但是练过内功的人可以做到,不相信的话明天我可以做个示范,目前我们班的战士已经得到我的指点练上了内功,已经初见成效,三个月后绝对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而且这还仅仅是我们第一步的训练,往后还有更强的计划,我这套方法如果能够推广,那么我们战士的单兵作战能力将得到飞跃似地提高,你想想,我们的士兵一个个都像武侠小说里面的武林高手们那样能够空手接子弹、用轻功跳上十多米,一个人可以拖着坦克开跑……”   
  “且住!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神奇的武功吗?”刘连长怀疑道。   
  祺瑞微微一笑,道:“要不我可以给连长您做一个示范呀,你想看哪样?”   
  “我要看轻功,你能一下子跳到房顶上我就信你!”刘连长嘿嘿笑道。   
  祺瑞干笑道:“轻功啊,啊哈,目前我还没练出来,等我练出来了再给您看好了,我现在给您表演一招用内力隔空取物和碎纸成粉吧,呵呵,我修练时间还短,还不能开碑碎石,以后能行……嘿嘿。”   
  在刘连越来越不信任的目光中,祺瑞招手往自己的那张训练计划作势提起,在刘连瞠目结舌中那张普通稿纸像被无形的手捻起,飘到了祺瑞手上。   
  刘连回过神来,夺过计划书,抓着祺瑞的手仔细打量,反反复复地摸了半天,祺瑞忍不住把手抽了回去,他才干笑着道:“你没作弊?”   
  祺瑞摇头道:“我能在您火眼金睛面前作弊吗?何况还有一个碎纸如粉,您随便找一张纸给我,我可以一掌把它打成碎末!”   
  刘连赶紧从抽屉找出一叠信纸,扯出一张拿给祺瑞,祺瑞将它放在左掌心,‘嘿!’地一声,右掌一掌拍下,轻轻地肉掌交击的声音响起,那张纸已经变成了片片碎屑飘落下地。   
  祺瑞展开手,两只手掌上沾满了粉屑,刘连长用大拇指和食指捻起一点,赞叹道:“神了,这可不是蛮力可以打出来的,真的有气功的存在呀……祺瑞呀,能不能把教我练气功呀?”   
  望着刘连那殷切企盼的眼神,祺瑞叹口气,道:“刘连您的岁数大了点,效果可能没那么明显,不过练起来至少也能强身健体,假如您信我的话,全连的战士我都可以教,当然最重要的是自愿……”   
  “没问题!如果你的训练行之有效的话,在演兵大会夺得名次,不光是我们连,我们师我们军区我们全国都要推广,你呀,赶紧去搞好你的训练,前程远大呀!今后升官了可不要忘了我这个老大哥呀!”   
  “瞧您说的,不是您的英明指导我能有今天吗……”   
  “王琼润!有人找,算你今天休假一天!”刘连接听了岗哨打过来的电话后神秘兮兮地笑道。   
  “谁会这个时候跑来找我?”祺瑞迷惑地想道:“学校放假了?不对呀?就算有家属来找,按照特二师的规矩也不能见呀?会是谁呢?”   
  满身泥泞地一路小跑来到谷口,远远的看见一辆越野车停在外面,看车上标记,竟然是国安局的!怎么可能?国安局自己怎么会有朋友来找?难道是自己脑袋里面芯片的事情已经泄漏?国安局的人来抓自己去实验室?   
  怀着忐忑的心情祺瑞一咬牙便跑到了岗哨前,将军牌给哨兵过目后,这才踏出警戒线外。   
  那是一辆国产的越野车,四门紧闭,车窗也是茶色,绕着车子走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哨兵们嘻笑着提示他人在车里面,祺瑞只好敲了敲车窗。   
  ‘咯’地一声,车门开了,走下一个让祺瑞魂牵梦绕的丽影,祺瑞脱口便道:“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么?”董碧云穿着一身凉爽的夏装,看得让祺瑞直冒火,她嘟着嘴,皱着鼻子道:“那我可就回去了哦!”   
  祺瑞赶紧伸手去拦,可是伸到一半又赶紧收了回来,那双黑爪子哪能见人呀,只好心急火燎地道:“别别别,我错了行不?碧云姐,饶了我吧!”   
  董碧云看着他把手在裤子上猛擦却只能越擦越脏,脑门都急得出了汗水,将脸上的泥污冲刷出一道一道的痕迹,这才‘噗嗤’一笑,道:“傻瓜,我有那么小气吗?你看你怎么弄成了个泥猴子似的,给你五分钟清理干净,快去!”   
  “等我!”祺瑞后退几步,在董碧云的娇笑声中狂奔而去。      
第七卷 兵还是贼 第二章    
  一个穿着迷彩的少年从里头快步跑了出来,他稚嫩的脸蛋上全是急切,迷彩的军帽在手上拽着,脑袋上短短的头发附着着的水珠在阳光下不时闪耀出绚丽的光华。   
  祺瑞一路小跑跑了出来,跑出了岗哨,这回没有人检查,董碧云斜倚着车门,双手在胸前互相搂着,双腿交叉着闲适地靠在那里,眼睛紧紧盯着跑出来的这个小兵,微微上翘的嘴角勾画出这个世界上最最美丽的图案。   
  祺瑞跑过去,董碧云一把把抓着他的双肩,仔细地打量着:“让我瞧瞧,一个月没见你长进没有?”   
  祺瑞一把拉住她的手,喉咙好似堵住了一样满腹的话语不知道从何说起,唯有将那对白皙修长的手用他那被枪械打磨得略显粗糙的手用力揉捏着。   
  “你弄疼我了!”董碧云清新的呼吸喷在祺瑞脸上,让祺瑞短暂的失去了响应。   
  “两位大哥,承谢了,有机会请你们喝酒!”董碧云像那两个艳羡的哨兵打声招呼然后将祺瑞拖进了那辆越野吉普车。   
  车门一关,这里似乎就变成了完全独立的世界,车里的空调也让这里与外界截然不同,祺瑞傻傻地看着她发动车子,扬起一阵尘土,颠簸着去了。   
  沐浴后一身清爽的祺瑞坐在副驾驶座上,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可惜眼睛却很不老实地在董碧云三个部位巡游着,董碧云俏丽的脸蛋、胸前厚实高耸的双峰,还有她那穿着虚边的牛仔超短裤露出白玉修长的让人眼晕的光洁长腿。   
  越野车在崎岖的道路上坚强的跋涉着,随着车子的颠簸,祺瑞的手很不老实地在董碧云的腿上撸了一把,董碧云若无其事的样儿更增长了祺瑞的色心。   
  两颊终于在祺瑞的不法行为中添上了两抹艳红,董碧云伸手轻轻一拍,道:“给我老实点!”   
  祺瑞讪笑着收回那让右手羡慕不已的另一只手,还放到鼻子前深深地吸了口气,赞道:“真香啊!”   
  他那一付小人得志自得其乐的样子让董碧云摇头叹笑,虽然在装大人,可终究还是一个孩子啊!   
  “你知道我要带你去哪里吗?”董碧云问道。   
  “不知道,不过就算是要我去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万死不辞!何况碧云姐你都会陪我在一起的,不是吗?”祺瑞死皮赖脸地凑到董碧云耳边不怀好意地笑道。   
  “哎哟!”车子猛地一倾,两个脑袋撞在了一起,两人同时痛呼起来。   
  “绑好安全带!”董碧云玉齿紧咬:“你想找死吗?我在开车耶,你以为这里是平坦的大道吗?”   
  “让我来吧!”祺瑞揉着脑袋道:“这些路我开得多了,你不成!”   
  “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董碧云一伸手,道:“驾驶证拿来!”   
  祺瑞耸耸肩,道:“在部队这几天学的,驾驶证还没发下来,不过我的驾驶水平可是第一流的哦,这些路况对我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阿弥陀佛!”董碧云在祺瑞的死缠烂打下终于将方向盘出让,她叨念着佛主保佑,然后将安全带扎得结结实实,就像绑在了座位上一样。   
  “不用怕,你看那边那一簇花多漂亮啊……”祺瑞往右边车窗外一指。   
  “哪里有花?”董碧云闻言往窗外望去,车子猛然发动,离弦之剑般飞了出去。   
  “啊……”一路伴随着董碧云的惊呼声,越野车在祺瑞的蹂躏中一溜烟地只留下滚滚的泥尘。   
  傻傻地跟随着面前摇曳多姿的美臀与玉腿,在一双双艳羡的目光中他们踏着高贵的红地毯走进了豪华的客房。   
  “哇!”门一关,祺瑞便含情脉脉地望着董碧云,道:“碧云姐你真好,你怎么知道我已经饥渴到了极点,居然带我来这么高级的大酒店开房……”   
  ‘妈呀!’一声惨叫,某个陷入花痴状态的家伙被漂亮的皮靴那个结实的后跟狠狠地给踩了一脚。   
  “这里可是著名的※※大酒店,你一个女孩带着我一个纯情少男来到这里开房间,你能让我怎么想?”祺瑞委屈地说道:“连那些服务小姐都看出来了……”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真搞不懂你才进军营几天呀,就变成这个样子!”看着倒在沙发上大声叫疼、拼命揉着他那只痛脚的祺瑞,董碧云又气又羞地道。   
  “碧云姐,你应该知道,我们军营里比少林寺还要恐怖啊,半个多月没见到女人的样子了,那些老兵们聊天的时候都在……嗯,你知道的拉,我可是一个正常发育的青春男孩啊……”   
  董碧云默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