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69部分

魔脑传奇-第69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一个正常发育的青春男孩啊……”   
  董碧云默然不语,看着祺瑞那变得黑瘦的脸,坐在祺瑞对面,示意道:“拿来,我给你揉揉!”   
  祺瑞愣愣地把脚伸了过去,董碧云将它放在怀里,洁白如藕的手温柔地在祺瑞的痛处揉着。   
  “碧云姐,你真好……”祺瑞突然有点想哭,相似的场景似乎在眼前滑过。   
  董碧云看着他温柔的地一笑:“你瘦了!”   
  两人默默的互相看着,话语似乎也成了多余,浓浓的情意在两人间流淌着。   
  “碧云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知道你还有很多话要和我说,我们能不能在床上慢慢聊啊?”祺瑞苦着脸道。   
  董碧云睁大眼睛瞪着这个严重堕落的家伙,祺瑞搓着双手嘿嘿淫笑道:“姐姐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   
  董碧云也自一阵激荡,青春的情火汹涌澎湃,羞意荡漾下她闭上了美眸,看着她那欲拒还迎的样儿祺瑞哪里还忍得住,一把将她抱起,嗅着她那夹着汗味的体香,两人倒在了那柔软的席梦思上。   
  云收雨散,董碧云慵懒地斜靠在床头,祺瑞则倚在她怀里,脑袋塞在她双峰间,闭着眼睛,时不时伸长舌头逗弄那粉红的豆豆。   
  两人都不说话,赤裸裸的紧紧贴在一起,静静地享受着那难得的温馨。   
  “姐姐,你看过《英雄出少年》吗?一部很古董的武侠电影。”祺瑞幽幽地问道。   
  “看过呀,那是国内最经典的武侠片之一,真的很古董了呢。”   
  “小的时候看到那部电影后我就憧憬着今后长大了一定要娶一个大老婆,就像电影里面那个小丈夫一样……”   
  “哦……”董碧云挑挑眉毛:“这就是你喜欢我的原因?”   
  “嗯,不过只是一点点,”祺瑞把脑袋在她怀里蹭了蹭道:“那时我还是小孩子嘛,总想着有一个人能和我谈话和我分享我心中的秘密,可是我爸妈整天忙着工作,他们根本不关心我在想什么,虽然物质生活非常丰富,但是我总是觉得孤独,我学会了撒谎学会了旷课学会了打架,没有人能真正的了解我,我就像一只孤独的大雁,飞翔在广袤的天空,孤孤单单地一个人……”   
  董碧云默默的抚摸着他的背脊,给他以默默的安慰,祺瑞继续道:“直到那天我碰见了你,然后你一直在想捉我,就像那部电影里面那个追着小老公不放的大老婆一样,虽然我没有意识到,但是我在那时已经把你记在心里,你说我是不是很软弱?我一直梦想着找一个人来保护我,纵然她是一个女孩子……”   
  “不,祺瑞,就算再坚强的人他也会软弱的地方,就像希腊神话里面那个英雄的阿喀琉斯他也有他致命的弱点脚踵一样,这一点都不奇怪,而且你毕竟还是个孩子,你的十八岁生日都还没有到,你想把我当作依靠我何尝不是把你当作我的依靠?从法律上说你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呢,我和你的事情可以说是诱奸未成年少年吧?要坐牢的呢,呵呵……”董碧云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啊,祺瑞大法官判你嫁给我,你以后就是我的大老婆,我天天都要躺在你的怀里,这里好温暖好温馨,什么都不用去想,嗯,秘密能够有人分享确实舒服多了。”   
  “其实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董碧云轻轻摸着祺瑞后脑的那条疤痕,道:“你头上这道伤口收得很好,不注意完全看不出来,虽然你已经剪了个平头……”   
  头上的神经系统是相当密集,尤其是伤疤周围更是敏感,祺瑞被她刺激得舒服地呻吟起来,道:“我也不知道,这两年它明显收口了很多,刚入校的时候我还戴着帽子的,后来发现剪平头都不要紧,奇怪吧?”   
  “在你的身上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有任何意外的,”董碧云道:“现在你有心情听我说话没有?”   
  “说吧,我听着那。”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急着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嘻嘻……”祺瑞还想贫嘴,看到董碧云凌厉的眼神终于正经起来:“我看你的样子并没有显得怎么着急嘛,不会有什么急事吧?你没有急事的话……我的事情就比较急了哦……”   
  “不太妙,胖头鱼被打住院了!”董碧云摇摇头,道:“前一阵子一直找不到你,你家的人也一块失踪了,我们都以为你们家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呢,凌凌和她爸爸说起才知道你已经入伍几天,也联系不上,大家着急死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祺瑞搂着董碧云的双手猛然一僵依旧闭着眼睛冷森森地道:“是谁把胖子给打了?”   
  董碧云叹口气道:“事情相当复杂,但是我表哥也没什么大碍,已经出院了,你不要担心,听我慢慢跟你说吧。”   
  祺瑞点点头,道:“你说,我听着。”   
  董碧云道:“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你走后福瑞公司都一直很顺利,可是七月七日那天我表哥下班出门的时候被几个混混围住拳打脚踢,大楼的保安赶过去他们才放过表哥跑了,表哥被送进医院,没伤到筋骨,第二天表哥的网吧就被查封,福瑞公司也被勒令停业审查……”   
  董碧云停顿了一会,祺瑞冷冷地道:“就这些?他们凭什么要我们停业审查?”   
  董碧云摇摇头,道:“不,事情没那么简单,七月十日表哥刚出院就被警察局扣押,因为他涉嫌参与制作贩卖非法程序——外挂!多家游戏制作商运营商联合将他告上法院,福瑞公司差点就乱成一锅粥。”   
  “差点?胖头鱼被抓了那么是谁在公司里面撑着?”祺瑞在肚子里面已经有了腹案,但是还是想验证一下。   
  “你手下的数员干将,包括你的总经理张景柱、软件部经理杨明武、游戏部经理华长江、硬件部门经理袁振文、电影公司的经理丁嘉义,还有你的小凌凌和钟瑞峰几个老骨干开了个紧急会议,然后大家就各自回去鼓舞士气,让大家安心工作,不要把进度拉下,你的小凌凌召开记者发布会,为公司和胖头鱼洗脱,严厉谴责那些扑风捉影的公司和媒体,还说要反诉他们要求损失赔偿。”   
  “福瑞公司宣传部也把事情闹得轰轰烈烈,这件事情已经不能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解决的了。”   
  “张景柱那家伙想趁此一役解决外挂问题?”祺瑞疑问道:“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将外挂业务卖给一个台湾小公司,我们这边的记录也销毁得差不多了,那些家伙凭什么抓胖头鱼?”   
  “他们有去年全年的所谓的非法出版物‘无敌外挂’服务器的IP,一查之下就查到了飞翔网吧,作为飞翔网吧老板的大勇哥虽然说已经把网吧租出去了,可是他却不愿连累包租的青青姐姐,就出头顶缸,因为他并没有说什么不利的话,所以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化解,目前婷婷和凌凌都在北京忙上忙下,我因为要到这边报到所以顺便过来找你。”   
  祺瑞皱着眉头道:“服务器地址是我们那的又如何,已经半年多前的事情了,完全可以推说是服务器被黑客控制所为,他们不会拿着这点证据来抓人,要么是有人故意想整我们,要么就是他们另外还掌握着对我们不利的什么证据,靠,我姑爹才走就茶凉了?不行,我得找个人问问才行!”   
  祺瑞借过董碧云的电话,往北京拨了个长途。   
  “喂?”祺瑞道。   
  “喂!”那边回答道。   
  “是你?”   
  “王琼润吗!是我!”   
  “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   
  “事出意外而已,目前已经解决了,那个胖子已经放出来没事了,倒是你们公司那几位厉害啊,居然给他们弄到了几个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互相恶意开发对方的游戏外挂的证据,目前他们正乱成一团,文化局已经下文件要严加整顿了!”   
  “哦,这样……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是你应该知道,你当初答应我的时候可没有说会有什么意外,动手打了胖子的人你给我找出来,我不想再听见什么意外的事情,这件事情也没那么简单,我想知道后面究竟有什么人在黑我!”   
  “你放心,我和你的约定不会说过期作废的,敢惹你的人也就是惹我,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些许小事你就不用费心了,那几个混混连带他们的头目都已经处理过了,这几天你有没有看报纸?梁超昆他们全家也完了,贪污巨资,我想你不会再见到他们了……”   
  “告诉我幕后想黑我的是谁!”祺瑞打断他的唠叨,语气坚定地道。   
  “你应该知道,我们在雷霆行动中触及了谁的利益,有一些反弹是很正常的,你们公司只是遭了池鱼之灾而已,你应该知道是谁干的了吧?”   
  “好,这笔帐我会找他们清算的,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关于华兴集团的事情上头是怎样看的?”   
  “华兴?那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大集团啊,呵呵,警民共建又红又专哦……只要没有涉及到贩毒贩卖军火卖国这些大事情你们收点保护费什么的上头才没有时间去理会,你要知道,社会的安定度并不是黑社会有多少而是犯罪率的高低决定的……”   
  祺瑞吁了一口气,挂了电话,董碧云低着头凝视着他的眼睛,道:“是给谁的电话?听起来很有实力的样子!”   
  祺瑞摇摇头,低下头一嘴咬住她胸口的那粒葡萄,嘻嘻笑道:“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功告成哦,碧云姐……”   
  董碧云贝齿咬着下唇苦笑着直摇头,道:“我看你真的是花痴了!”   
  祺瑞轻轻含着她的酥乳,口齿不清地道:“嘻嘻,姐姐你的身心对我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诱惑呀,别的人就算是凌凌她们我都没有动过哦,我这么老实姐姐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呢?”   
  “你呀,等我把事情都说完先吧,既然你说那边没事了我也就不罗嗦了,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加入了国安局,前两天才刚刚报到。”   
  “嗯,我看到你的车子上面的标记了,没有点来历的话要想绑架我出来也没那么顺当呢。”   
  “你不奇怪我为什么要加入国安局吗?”   
  “我当然想你能够呆在我们的家里面等我回家,可是你并不是那种能够呆得住的人,国安局的工作应该比公安部更加刺激吧?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   
  “你啊……有时候太聪明有时候又傻兮兮地,唉……拿你没办法,婷婷和凌凌一时半会回不来,我只好给她们当一回邮差,她们的信你想什么时候看?”   
  “嗯……放在那里吧,我现在想好好靠着你……留着在军营里面慢慢看吧……待会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就是了……”   
  “你呀,给婷婷和凌凌知道你这个样子的话她们一定会给你气死的!”董碧云笑道:“你拐卖的那两个孩子你也不管了吗?”   
  “有肖叔叔和婶婶在照顾他们,我没必要担心那两小子吧?”   
  “你……”   
  “呼噜……”说着说着祺瑞便沉沉地睡了过去,董碧云左手搂着他的身子,右手把玩着他的短短头发,回味着祺瑞的一举一动,摇着头微微一笑:“还是个孩子啊……”   
  天黑了下来,越野吉普开到了哨卡前,董碧云失神地呆望着面前摇摆晃动的玩具小熊,祺瑞抓着她白皙的手,坚定地道:“姐姐,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自己。”   
  董碧云扭头望着祺瑞,将他搂入怀里,紧紧地拥抱了一下,道:“你也要保重,凡事三思而后行,要记住有很多人都在想着你,不要让大家失望!去吧,我的小老公……”   
  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回手重重地将车门关上,‘刷’地向着驾驶位敬了个礼,祺瑞回头踏着坚定的步伐走了。      
第七卷 兵还是贼 第三章    
  凌晨最黑暗的时刻,普通人还沉醉在梦乡中,军营里已经显现出勃勃生机,战士们在军号中醒来,然后飞快的着装、列队开始了一天的晨练。   
  “一、二、三、四!”在此起彼伏的号子声中有一队矫健的身影静悄悄地离开了营盘,往连绵起伏的群丘跑去。   
  一行八个人背着一百公斤的负重,在祺瑞的率领下,以高速跑着山路,没有光线的山坳里黑漆漆的,但是他们却像狸猫一样悄无声息却飞快地奔驰着。   
  这是祺瑞带着他们开始的第一次拉练,预期为十天,除了加倍的基础项目外每人都要进行气功的修炼,另外的各项单独的特训则是祺瑞综合他们个人情况作出的特别安排。   
  ‘鹰眼’是湖南人,真名叫做黄刻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很少话,闷葫芦一样,个子不高,一米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