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70部分

魔脑传奇-第7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鹰眼’是湖南人,真名叫做黄刻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很少话,闷葫芦一样,个子不高,一米七左右,叫他鹰眼因为他的眼力非常好,据说百米外一只瓢虫飞过他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祺瑞给了他一把枪,一把国产的KBU88式5。8毫米阻击步枪。   
  ‘爆竹’是广西人,从小在矿山和采石场长大,玩具就是那些到处乱扔的雷管和炸药,叫他爆竹都是小看他了,这家伙对炸药和建筑之间的计算有与生俱来的天份,祺瑞给他的任务就是制造各种各样的炸弹,一开始祺瑞还可以指导一下,到了后来大家都见了他就躲,因为冷不防就让他给你在背后装上一个唬人的家伙,跟他在一起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触发了什么,然后‘砰’地一声,就算炸不死你,也让你胆寒半天的。   
  ‘血杀’和‘飞毛腿’是他们的突击队员,血杀喜欢某本武侠小说中的那个冷酷而温馨的杀手所以自己也盗用了他的名号,飞毛腿则是短距离冲刺速度可以媲美刘易斯而得名,一眨眼他就可以从三十米外冲到你面前,瞄准都没时间。   
  从‘坦克’这个名字你们都可以想像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没错,他就是一个强壮得像一台人体坦克的家伙,本身便力大如牛,练了气功后简直快要让人叫妖怪的地步了,看过施瓦辛格演的铁血战士吗?坦克比他牛,单手就能提着那把加特林六管机枪,这东西一般都是装在直升机上对步兵进行扫射用的,所以又称六管机炮,单兵还没见谁玩过,坦克在中国当然没办法扛着那玩艺到处跑,但是一挺班用机枪加上N多子弹也足够让任何人胆寒了,他的任务是进行火力压制,是一个恨不得把面前所有东西都用子弹粉碎的家伙。   
  ‘天使’是大家硬给他加的名字,在祺瑞来之前这队活宝中只有他会医术,而且他还是司机、电子专家、多能的战士,在队伍中祺瑞和他最多共同语言,两人整天就各种方面不停地讨论和交流,不过自从祺瑞塞给他一本厚厚的本草纲目之后他就开始头疼了。   
  最后这个家伙叫做宝宝,别看他一付傻兮兮可爱的样子,他的格斗术在这群人中间是最好的,对于枪械和刀具也天生有点优势,喜欢摆弄些小玩艺,很多爆竹需要的小东西就是从他手里制造出来的,而且他还会改装兵器,可是祺瑞没办法把手里的制式武器让他摆弄,在军队里不允许这样,他每天只好弄点小小的却足够让任何他的敌人头疼的玩意。   
  为什么这个普通的班里会出现这么特殊的人群呢?据后世观察家分析原因有二,第一,是某人故意安排,第二,各部队都有些刺头,被集中在一个班里面让他们自己内斗似乎是很好的办法,总之这么一个奇怪的组合就这样聚集在了祺瑞身边。   
  虽然大家都是从各个部队挑选出来的菁英,虽然大家都练习了气功,但是背着沉重的装备全速在山林地带狂奔上三四公里后都有点气喘吁吁。   
  这个时候太阳终于从山坡上露出了它的脸蛋,正在爬坡的坦克被那刺眼的金光给把眼睛晃晕了,一脚踩空便带着他百来公斤的装备滚下坡底,坦克挣扎着想站起来,结果一个趔趄又摔倒在地,这次大家都听到了他忍痛的低哼。   
  “原地警戒!”祺瑞一声令下,除了鹰眼、血杀和飞毛腿各自找掩护外都往坡底的坦克奔去,先赶到的天使拿开坦克捂着右脚脚踝的手,道:“扭着了?”   
  坦克闷哼一声:“倒霉!”   
  天使卷起他的裤脚,脱掉鞋袜,只见脚踝处已经肿起一块月牙般的肿块,并且迅速扩大,天使皱眉道:“不大妙,扭伤着筋了,没有几天你可没办法下床了!”   
  天使打开随身带着的医疗包,正打算用红花油给他搓搓,祺瑞看了一眼伤处,道:“让我来!”   
  双手握着坦克的脚踝,猛地一拉一合,以坦克的强悍也‘嗷’地一声大叫起来,然后祺瑞再运起内气从手指发出,按摩着伤处和周围的穴道,一阵舒爽让坦克哼哼起来。   
  祺瑞一面按摩一面对大家道:“这种普通的扭伤其实用中医治疗很简单,而且你们各自都已经练了我教的气功,把你们自己的内气往伤处运行一阵就基本上可以恢复如初,当然对于筋骨的复位按摩之类的你们要学我也很乐意教你们……”   
  大伙一阵摇头,祺瑞抓住想逃跑的天使,道:“你是我们专业的医护员,别人可以不学你不但要学还要学更深奥的东西,甚至是开刀取子弹之类的基础手术也不能落下……”   
  天使苦着脸只好老老实实地听着祺瑞的现场解说,其他人则很老实地一个个对自己被分配到的训练内容进行准备工作。   
  鹰眼跑到山坡上,爬上了一株不起眼的枝叶浓密的树,转眼便用枝叶做成伪装,整个人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中,一杆黑黝黝的枪杆偷偷地探了出来。   
  爆竹又四处在找他的目标,在周围的必经之处装上了一个个的‘炸弹’。   
  宝宝和天使配合祺瑞把坦克抬到一个隐蔽的泥坑,然后他们便各自干起了自己的活儿。   
  宝宝配合着爆竹在周围设置陷阱做伪装,天使调试着GPS和他的通讯设备,大家都很自觉,就连坦克都躺在那里端着班用机枪到处乱晃。   
  对于眼前的一切祺瑞感到非常满意,这一群各有特点桀骜不逊的家伙能够如此合作完全可以说是祺瑞的功劳,在一开始用武力收服他们后祺瑞再用内力和知识让他们开始崇拜,然后他用催眠暗示的手段给他们偷偷地动了点手脚,让他们刻苦训练吃苦耐劳团结友爱甚至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终于……自己!   
  并不是祺瑞不放心他们,为了以后不必要的麻烦,祺瑞觉得这一步还是有必要的,一个团结忠诚的精锐部队才是真正可靠的力量。   
  ‘休息’一阵后,坦克的装备分别来到了别人肩膀上,坦克的脚已经消肿,让学西医半路出家的天使非常惊讶,但是坦克还是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能负重,轻装上阵的他不时嘿嘿偷笑,让背着他那班用机枪的飞毛腿拼命地翻白眼。   
  走走停停,他们中午时分到达了预定目的地,但是却仍然迟了半个时辰,大家都没有废话,就着水壶灌满水咽下那硬邦邦的压缩饼干,五分钟不到就再次上路。   
  战斗的一瞬间火花和血雨似乎绚烂得让人热血沸腾,但是训练的苦与闷是难以想象的,整整十天他们就在山里不分昼夜地训练着,有时24小时的潜伏一动不动,有时急行军一夜也不能停歇,有时对抗训练让他们鼻青眼肿……   
  中国士兵的训练强度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而作为精锐的特种作战师又是其中的翘楚,祺瑞他们的训练强度更大了不止一倍,难怪刘连看到他的训练计划要大惊失色。   
  祺瑞的拉练其实已经超出了特种战斗师的训练很多了,特种作战师的成立更多的是为了应付新形势下的特种作战任务,而祺瑞的训练更多的是小分队的渗透和突击作战,相较而言更加像那些著名的反恐部队,然而祺瑞的目标真的是为了反恐吗?   
  时光飞逝,转眼已经到了八月下旬,一连搞了两次特训与拉练,祺瑞终于又得到一天的假期,放任那些家伙自由训练后祺瑞便打算过一个特殊的假日。   
  一阵小跑来到基地不远处一个农家别墅,这栋楼是祺瑞上次跟董碧云出来后让她买下来的,打开紧锁着的大门,两条狼狗的叫声让祺瑞知道高价请的那个老人并未失职,狼狗还很精神,庭院也打扫得很干净,空闲一个月的房子也没有遭到小偷光顾。   
  祺瑞进入了自己选中的房间,房间被董碧云按照祺瑞的想法摆放,房屋里面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台电脑一个电话一只多功能打印机而已。   
  因为这个地方离上海实在太远,基地又不允许随意探视,所以祺瑞和肖玉凌她们短期内都没有见面的打算,董碧云上次来访可以说是借了国安局的名头加上那两个哨兵和连长网开一面,否则真要按照程序来就算是国安局局长来要人也得经过祺瑞的上上头才成,不同的系统特战师的特殊地位就像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一样。   
  换上了便服画了妆的祺瑞又变成了一个学生,除了眼睛较为凌厉之外你或许会觉得他本来就是一个迷路的中学生。   
  在公路上招了半天的手,滚滚车流没有一辆车为他的招手而停下,就在祺瑞想骂娘的时候才有一辆红色的宝马停在了他身边。   
  车窗摇了下来,一个年轻的美丽的螓首伸了出来:“小帅哥,想搭便车呀?”   
  浓密柔顺如瀑布的乌发披散在身后,曲线柔美的瓜子脸上每时每刻散射出电火花的丹凤眼秀挺的鼻梁和鲜艳的红唇构成了一张让人惊心动魄的绝色脸蛋,一对丰乳高高耸起,在衣内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让人忍不住想探视一二。   
  “是呀,姐姐,我都站了半小时了,只有姐姐把车子停下来了,我想去##开发区,姐姐你顺路吗?”祺瑞瞟了两眼便避开她往车子里面望去,却赫然看到另一个美丽的女孩坐在驾驶座上。   
  “秦姐,我们今天不是正打算去芯片工厂看看吗?”和祺瑞搭话的女孩对另一个女孩道。   
  “嗯,也好!”那女孩道:“上车吧!到那边还有一段路要走呢。”   
  祺瑞坐在了后排上,开车的女孩静静地开着车,偶尔从后视镜瞟过来探究的一眼,而另一个女孩就不停地和两人说话,嘴巴都没有停过。   
  “弟弟你是去找亲戚?”这个叫做宜姐姐的女孩问道。   
  “不是,我是去找一个朋友。”虽然和她聊了半天,但是祺瑞并没有透露多少信息,倒是两个女孩的资料都被他弄得差不多了。   
  开车的女孩名叫秦梦芸,是梦华集团的总裁兼总经理,这个宜姐姐叫做赵芷华,是梦华集团的副总裁兼副总经理,梦华集团的业务涉及电子行业和电讯业、材料、制造业,旗下分公司和工厂、研究院分布在长江三角洲、沪杭浙一带,是一个高科技的集团公司。   
  “哇!两位姐姐好厉害哦,不过你们这么漂亮,开着名车不带保镖不怕路上碰上劫匪吗?”两女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咯咯笑了起来,祺瑞奇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赵芷华笑道:“假如劫匪胆敢惹我们算他倒霉!姐姐可是替天行道的侠女哦!”   
  祺瑞故作惊讶地笑道:“真的呀,难怪姐姐不怕了,被你这样一说,我本来想打劫的现在也不敢啦……嘻嘻。”   
  一踏上车祺瑞便已经发现这两个女孩的过人之处,不是说她们漂亮,而是她们身具内功有着非常奇特的内息,假如说赵芷华的内息像春天百花绽放一样,那么秦梦芸的内息就像是秋水的冷清,合在一起就成了春花秋水两厢宜人,动静之间似乎充满了诱惑之力。   
  “算你聪明,这条路上本来有不少想借搭车来打劫的家伙,结果都被我们姐妹清理掉了!”赵芷华沉下脸来阴阴地道。   
  “你不是普通人!”沉默的秦梦芸突然开口道:“我瞧你练过先天功法,我们姐妹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从后视镜上望着她那锐利的双目,祺瑞微微一笑,道:“芸姐的眼力果然厉害,不过小弟我没有学过武术,只会一点随机应变的功夫,气功也是初学咋练,哪比得上两位姐姐啊。”   
  “弟弟你是什么门派的?或者是哪个家族的?”赵芷华惊讶地道:“现在练武的人少,难得碰上一个呀!”   
  秦梦芸也将耳朵竖了起来,祺瑞道:“我的师父是痴愚大师,你们如果对佛教了解一些的或许可以知道这个人,不过他不会武功,我的武功是自己莫名其妙练出来的。”   
  “哦……”赵芷华遗憾的叹了口气。   
  祺瑞问道:“姐姐,你们是什么门派的?”   
  赵芷华得意地道:“我们是华清门的!”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华清门两位侠女师姐呀!”祺瑞笑嘻嘻地拱手作揖,嬉皮笑脸地道,对两人的师门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华清门现在只剩下几个人了,武林中早就没这个名字了,哪里还称得上大名鼎鼎啊!”秦梦芸叹道。   
  “有两位姐姐在,华清门肯定可以大放异彩开支散叶威震天下的!”祺瑞笑道。   
  “贫嘴!”秦梦芸微微一笑,又不说话了。   
  虽然祺瑞很想和她们交流一下内功的奥秘,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赵芷华虽然爱聊天,可是这方面她也守口如瓶,试探一二也就放弃了。   
  宝马车很快便进入了一个开发区,在这里有一个樱花社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