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80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8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赵老师身边的女学生已经看呆了,她们还搞不清状况,在犹豫是留在赵老师的身边,还是过来向我们靠拢。
    “还看什么?过来!我看着像坏人吗?”孙胖子向女学生们大喊道。可惜,他不喊还好,孙胖子这么一喊,有几个心眼活泛的本来已经要向我们这边走过来,被孙胖子这么一吓,她们又犹豫了起来,反而向赵老师靠拢了。
    “孙胖子,以后没事少说话。”西门链恨得牙根痒痒,对着孙胖子说道。
    “我再问你一遍,姓赵还是姓陶?”肿块看着赵敏敏,冷冷地说道。
    “我姓赵,赵敏敏是我的真名,赵子达是我的父亲,我爷爷是赵德君。”看样子赵敏敏被拆穿后,不打算反抗了。
    “赵德君!”杨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哼了一声,说道。“就算赵德君还活着,吓死他也不敢打我的主意,想不到他的孙女倒是比他有出息。”说完就是一阵冷笑。
    赵敏敏一言不发,直到杨枭说完之后,她才说道:“要是我爷爷还活着,他也会这么干。鬼道教早就名存实亡,教主离教百年,教众又成了活死人,要是换做您,您又会怎么办?”
    杨枭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之后,换了话题说道:“林火怎么跟你说的?杀了我,就让这些教众恢复正常?”
    赵敏敏摇了摇头,“他倒是没那么说。”她说出这么一句话,杨枭的眼角反而抖动了几下。说道:“他……要活的?”
    赵敏敏说道:“是。林火说在您的身上,藏着他的一个什么东西,只要把您带回去,他拿回东西,就会把您放了,不会再为难您。”
    “不会为难我?嘿嘿!”杨枭一阵冷笑之后,又说道,“你信吗?”赵敏敏把头低下了,算是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杨枭看着赵敏敏,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也不难为你了,送你上路之前,告诉你最后一件事,林火死了,巫祖也死了,滇国祭坛也完了。”
    赵敏敏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我亲眼见过林火的本事,也见过巫祖。我看过教义中关于您的生平,最多也就是和林火斗个平手。至于巫祖……”赵敏敏说到这儿,停了一下,能听出来,她不相信林火和巫祖会死在杨枭的手上。
    “不是死在我的手上,”杨枭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少有点泄气,“不过他们的确死了,还有,你们都被林火骗了。干尸是不可逆转的,云南滇国的总坛有几百具干尸,要是能变回来,林火早就把他们重新变成人了。”
    “不可能!”赵敏敏还是不信,她说话时有点激动,“不用骗我,林火和巫祖是不会死的。”
    杨枭看了一眼吴仁荻,看见他没什么反应,才对着我说道:“沈辣,你和她说!”
    你们俩掰扯,有我什么事儿?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说道:“林火死在我手上。”然后我又描述了一番林火老实巴交护林警的相貌。说得赵敏敏有点动容了,她的声音有点颤抖,“那么巫祖呢?”
    我看了看吴仁荻,他给了个眼色,不想暴露出来。我叹了口气,指着孙胖子道:“是他把巫祖的头砍下来的!”


    第三十七章 半尸
    孙胖子回头看了左右一眼,确定了我就是在说他之后,孙胖子向赵敏敏一瞪眼,“就是我砍的,怎么地吧!”
    “你?砍了巫祖的头?”赵敏敏哼了一声,“不是我小看你,你真不像有那个本事。”
    “有没有本事不是靠嘴说的。”孙胖子也学着赵敏敏的样子哼了一声,“不是我说,巫祖而已,像这样的,我哪年不砍他十个八个的?很稀罕吗?再说了,他不人不鬼的,还在水里面伏击我,孙爷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捅瞎了他的眼睛,然后一刀下去,砍了他的头。”
    孙胖子讲故事的水平一流,加上他当时就在现场,吴仁荻是怎么提着半个巫祖的身子从水里出来的,他看得一清二楚,说得有模有样的,将水帘洞里吴仁荻杀死巫祖的事情搬了出来,只是男主角换成了他。
    赵敏敏脸上有点动容,冷冷地看着孙胖子没有再说话。她已经开始半信半疑了。
    米荣亨趁着这个机会,向赵敏敏的位置靠近了几步说道:“陶项空已经死了,你的那些教众也已经回不来了,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你跟我们上去,我能保你活命。”
    米荣亨说完后,杨枭和吴仁荻都没有再说话,算是都默许了。
    想想也是,我们看着人多,但真要是动手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赵敏敏一直深藏不露,除了喷杨枭一脸血之外,剩下的我们对她一无所知。刚才在干尸堆里,陶项空被咬得支离破碎,可是她赵敏敏就像没事人一样,还能从容易容,我们抬着她都没发觉。她的本事和杨枭是一个路子的,就算差了几个等级,也不是我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八成赵敏敏还有什么杀手锏没露出来。
    再看我们这边,吴仁荻是指望不上了,他自废武功十三天,能力已经向我们小调查员看齐了。杨枭比他强点但有限,连续大出血一千几百cc,小脸煞白不说,就连站着都直打晃。真要是动手就得指望我和孙胖子他们了。
    “你保我的命?真是可笑。”赵敏敏冲着米荣亨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那么谁又来保你们的命?你不会是指望我这位祖师爷还能回光返照,能把你们都带出去吧?”
    赵敏敏转头又看向杨逍,说道:“祖师爷,我从懂事的时候,就知道鬼道教者,以血为本,血溢则强,血亏则弱。您现在的气血是小亏呢?还是大亏呢?”说完又是呵呵一笑。
    “赵老师,您怎么了?”有几个和赵敏敏要好的女学生怯怯说道。她们看出来赵老师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没事,你过来,到老师这儿来,帮老师个忙。”赵敏敏向离自己身边最近的女学生招了招手。我和孙胖子他们几个人同时喊道:“别过去!她不是你们老师了!”
    “别听他们的,学院里的失踪案件就是他们干的。”赵敏敏说道,“到老师这儿来,老师能保护你。”
    那个女学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赵老师的身边。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三四五个,一转眼,几乎所有的女学生都跑到赵敏敏的身边了。甚至还有胆子大的站在赵敏敏的身前,给她挡成了一道人形屏障。
    说什么都没用了,这样的场合下,和只相处了几天的我们相比,赵老师的话还是有说服力的。
    眼睁睁看着赵敏敏的身边人越来越多,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她守着这么多的人有什么用?
    就在我胡思乱想赵敏敏的用意时,突然脑袋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沈辣,这个距离,一枪干掉她,有没有问题?”我吓了一跳,这是杨枭的声音。
    再看杨枭,他还在一动不动地盯着赵敏敏,完全看不出来刚才是他对我说的话。难不成刚才我听错了?说话的是吴仁荻?我又向吴仁荻的方向看去,脑袋里面又响起了那个人说话的声音:“别瞎看了,是我!听懂了就点点头!”
    是杨枭,他正假装擦汗,趁机向我瞪了一眼。他还有这本事?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脑袋里的杨枭说道:“一会儿我给你一个信号,你只管开枪,记住,打要害,要一枪毙命,她不会给你第二枪的机会。”
    我又轻轻点点头,杨枭转过头冲着赵敏敏说道:“我现在是气血亏虚,不过对付你这个孙子辈足够用了,小丫头,今天我就替你爷爷教训教训你……沈辣!开枪!”
    杨枭是学会孙胖子这一手了,我举起手枪,对着赵敏敏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咔吧一声,枪声没有响起来,一颗子弹卡在弹仓里。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子弹卡壳?!
    我的枪声没有响起来,倒是提醒了孙胖子,他也抽出了手枪,对着赵敏敏就是一枪。由于前后左右全都是女学生,孙胖子怕失手,最后选择了赵敏敏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啪!一声枪响,赵敏敏应声倒地。周围的女学生乱成一片。这时我连连拉动套筒,已经将卡壳的子弹吐了出来。
    “打中了!”孙胖子高呼,就要过去查看赵敏敏的尸体,心脏部位中枪,九成九是死了。后面杨枭和吴仁荻同时喊道:“别过去!”“待着!”
    孙胖子已经走了几步,听到他俩的话,硬生生停住了脚步。我也看出了不对劲,赵敏敏虽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可是她中枪的部位却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赵老师死了!他们杀了赵老师!”刚才第一个走到赵敏敏身边的女同学哭着向赵老师的身前走去,到了赵敏敏的身边,哭声戛然而止,她发现倒在地上的赵老师不像是中枪身亡的样子。
    赵敏敏虽然躺在地上,但是她的身体正慢慢地抖动着,而且抖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赵老师没死,快过来救……”她的话还没有喊完,身后的赵敏敏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将喊话的女学生按在地上,张嘴对着她脖子上的颈动脉咬了下去。
    就知道她没有那么容易死!我和孙胖子一起向赵敏敏开了十多枪,中枪的赵敏敏只是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得顿了几顿,之后继续咬着那个女学生的脖子,一口一口地吞咽着伤口里冒出来的鲜血。直到我和孙胖子的子弹打完,也没有对赵敏敏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我们的手枪可是民调局特制的,无论是人是鬼,中枪必亡。林火就是死在我的枪下,不可能连一个赵敏敏都解决不了。我换上最后一个备用弹夹,枪口对着赵敏敏,却在犹豫开不开枪。
    孙胖子的子弹已经全部打光,他收了手枪,抽出甩棍,不过没有上前的意思,反倒是后退了几步,问:“吴主任,老杨,枪打不死她!现在怎么整?”
    吴仁荻这时已经到了我的身后,他从腰后面抽出了一把长匕首,和三叔给我的那把一模一样——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把这样的短刀。吴主任手握短刀对着赵敏敏的头,一刀劈了下去。这一刀劈得虽然呼呼带风,但平心而论,和当初在水帘洞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眼见赵敏敏的头就要分家,她好像察觉到了,放开了女学生的身体,双脚一蹬地,身子借力后退了十多米远。
    那个女学生已经气绝身亡,周围的女同学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有哭的,有喊的,有叫的。有机灵的已经跑到了杨枭的身后,其他的人都一一效仿,转眼之间,赵敏敏的周围就剩下我和吴仁荻两个活人。
    我抬枪还要射击,被吴仁荻拦住,“她是半尸,你现在打不死她。”
    半尸?我有点头大了,之前郝文明就和我说过,民调局这种特制的枪弹并不是万能的,弹头上面的符咒对于一些横跨阴阳两界的生物起不到任何作用。我让他举一个例子的时候,郝主任的原话是:“不是我说,见到半尸就绕着走。”
    半尸,顾名思义就是半人半尸的生物。民调局的资料室里是这么记录的:半尸,是人在死前,通过特殊的方法,将魂魄禁锢在自己的体内,死后,魂魄不离自身。肉身不腐,体内不生尸气,行动坐卧与常人无异(曾经在一个时期内,半尸被认为是长生不老的一种形式。)
    半尸很巧妙地维持了体内的阴阳平衡,民调局的一般制式装备很难对半尸形成杀伤力。但是半尸的弱点也十分明显,三年之后,半尸体内会慢慢产生尸气,皮肤和肌肉也会逐渐萎缩,阴阳平衡被打破,半尸也就会变成类似僵尸的物体。此时,民调局的制式装备会对第二阶段的半尸产生杀伤力。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干尸吗?
    这就是为什么吴仁荻刚才会说,我“现在”打不死她。
    赵敏敏退到了十多米远的墙角,她的嘴角还滴滴答答淌着别人的鲜血。看着我和吴仁荻,她嘿嘿一笑,“就这么点本事吗?我有点失望了。哼哼!”
    我观察到,赵敏敏说话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向吴仁荻手中的短刀。她似乎已经看出来这把短刀不是凡品,眼神里无意中流露出忌惮的表情。
    吴仁荻也在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敏敏。他说道:“我说嘛,外面的干尸怎么可能放过你,原来你们是同类,那么那个陶项空呢?他不会真的死了吧?”
    吴仁荻说话的时候,女学生的人群里有人尖叫了一声。我回头看去,就见其中有一个女学生倒在地上,她的左胸和肚脐的位置插了两根巨大的铜钉。她身边站着杨逍,正手握着第三根铜钉,插进了女学生的咽喉。
    这名女学生浑身不停地颤抖,她脸上的模样也发生了变化,原本一张清秀可人的女人脸,正慢慢变成一个年轻男子的模样。是陶项空,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三根铜钉钉在陶项空的身上,他算彻底丧失了反抗能力。他整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就连眼神也像被定住一样,没有一点生气,直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