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

第8部分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第8部分

小说: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转入正题。 
      “不就是为了益百商场那两个家伙嘛。”看来她的确知道。 
      “你就敢下手?你不怕弄错喽?” 
      “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要漏过一个。” 
      听听,这都什么口气。算了,已经到了已经到了局门口了。小方一直把乔烟眉带到关押室,“进去吧,拜托你以后下手轻一点。” 
      乔烟眉似笑不笑地,“我若下手轻了,你现在要办的案子就将是重大抢劫案,明白吗?” 
      “行了,知道你厉害,回头我向公安部给你申请一个见义勇为奖。” 
      “这个倒是不稀罕,你给我倒杯水就成了,刚才菜有点儿咸。”说完,乔烟眉摇摇摆摆地进去了,没几分钟,她出来了,“搞定,让你的人录口供去吧。” 
      小方把她带到刑警队的办公室,正是半下午,一个人没有,大概都办案子去了。小方招呼客人,“坐,请坐,请上坐。我这就给你上香茶。” 
      乔烟眉撇撇嘴,“得了吧,你们这儿能有什么好茶。” 
      “小看我们不是,我今天还真得让你开开眼。”小方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茶叶筒,往杯子里倒了点儿,突然又停住了,“不对,这是我的杯子,杯盖也不知给丢哪儿去了,里面全是灰尘,给你用有点唐突美人,得,你就用上官的杯子吧,她的干净。” 

      乔烟眉听了这话,突然觉得他挺有点作贾宝玉的潜质,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洗杯子、放茶叶、倒热水,发觉他蛮英俊的,也挺细心,男人能同时身兼这两点很不容易。 
      “喂,有女朋友了吗?” 
      “女朋友?”小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陆薇不就是他女朋友嘛,“噢,有,有女朋友,这筒茶叶就是她从她爸书房偷出来的,听说这种茶叶一年才产个几十斤,市场上买不到的。叫个什么名儿来着,女儿红?不对,那是个酒名,唉,我真记不清了。” 

      “哎哟,那可太珍贵了,我怎么好意思喝。” 
      “都放了一年多了,再不喝就坏了。” 
      乔烟眉笑了,“汪寒洋给我讲过一件事,酒店中餐部有个厨师给他们部门主任送了一包蘑菇,主任吃过后说,好,挺好,小伙子挺有心。这位厨师不好意思地说,您看您客气啥呀,这东西在我们那儿太多了,喂猪猪都不吃。” 

      小方哈哈大笑,笑完才觉得不太对劲,“你是在说我吧?我没别的意思,听陆薇说这茶叶泡起来太费事了,要一泡二泡三泡,一泡二泡都还不能喝,要喝第三泡。我哪有功夫一二三四地伺候它。” 

      乔烟眉饮了一口茶,挺好,像是老君眉,味道有些散,想必是存放不当,走味儿了。“这种茶叶最好放在冰箱里。对了,你女朋友对你挺好吧?” 
      本来她是想问一问小方你女朋友找到了没,可又觉得不合适──那不显得上官多嘴吗?算了,人家家事,我干吗这么无聊。 
      “是挺好。”小方说。 
      “那你对人家好吗?” 
      “我……”小方迟疑了一下,说,“我倒挺想,可你也知道,干这一行,实在太忙。” 
      这算什么理由?乔烟眉若有所思地笑了。 
      “你笑什么?”小方看着对方唇边的笑意,感觉很熟悉,在哪儿见过似地。对了,龙琪有时也这么笑,笑得高深莫测。一想到龙琪,小方的脸不由红了。 
      “人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最难以控制的,也是自己。”乔烟眉说。 
      小方纳闷地看着她,不知她为何突发此言。只听她又道:“方队长,你是神探,你可以看到别人心里去,但你自己的心,你却看不懂。” 
      “你,什么意思?能不能说明白一点?”小方觉得她话里有话。 
      “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总有那么一天,你会自己了悟的。” 
      小方听了个一头雾水,正懵懂着,两个刑警进来,审讯的结果出来了,“那两家伙承认是准备抢劫,正要动手,就给人撂倒了。” 
      小方摆摆手,“知道了,你们先去吧。”他看了看审讯记录,对乔烟眉说,“我想事情应该是这样的,你正坐在沙发上试鞋,过来两个男人坐在你身边,你从镜子里看到他们身上有家伙,于是你趁换鞋转身的那一刻,一人给了他们一针,还顺便摘了他俩的下巴颏儿。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你手脚真够利索的。” 

      乔烟眉微笑,“你的大脑更利索,分析的就像亲临过现场一样,你这个神探真是名下无虚。好了,我可以走了,再见,谢谢你的好茶。”说完扬长而去。 
      “等等。” 
      这句话没有起到效果,小方只好追出去,乔烟眉的腿脚很快,到大门口时,他才追上她,门外有一辆车停着。好像是在等乔烟眉吧。 
      小方一把揪住乔烟眉的胳膊将她拉回来,面对着他,“乔烟眉,你看着我,回答我,告诉我,如果不是我去找你,你会回来医治他俩吗?” 
      乔烟眉沉默了片刻,说:“不会。” 
      “你不觉得你太狠了点儿?” 
      “这个世界需要以暴制暴。” 
      “你眼里还有法律吗?” 
      “这世上只有一个圣雄甘地,他提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但他最终以失败告终。知道为什么吗?” 
      “说来听听。” 
      “他的失败是注定的。比如,有人半夜拦住你,劫财劫色劫命。你不合作,又不用暴力反抗,那你只有一条路──死。而且是死得很难看。” 
      小方闻言一怔。 
      乔烟眉继续说:“我是不是该等死,死了以后再等你们来破案?” 
      小方看着对方,他感觉乔烟眉就像是一个谜。她的思维,她的语言。 
      “也许你们会很漂亮地不费吹灰之力就破了案,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可我呢?我没命了。告诉我,这就是法律的终极目的吗?──给你们提供就业的机会,却让无辜者送命?” 

      是啊,法律的目的,到底是在维护公民的权益,还是彰显它自身的威力? 
      对方的话越来越尖锐,小方一句也回答不上来。 
      这世上有两个女人,他真怀疑她们的眼睛是X射线。这两个女人一个是龙琪,一个就是是眼前这个乔烟眉。她们能找出一套一套的“歪理邪说”,如沙尘暴一般,刮得你满口满眼,却无从回辩。 

      “我真不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叹息。 
      “我是什么样人一点都不重要,现在,我最希望的是,你能与众不同。”乔烟眉意味深长地看着小方。 
      “为什么?”小方感觉她别有用意。 
      乔烟眉微微一笑,转了口风,“回头我送你一套《十万个为什么》。” 
      小方看着对方,越发感觉她像一个谜,“你心里有十万个答案吗?” 
      “你有十万个问题吗?” 
      “我只有一个。”小方盯着乔烟眉,“今天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个谜面,而真正的谜底,在你心里,我就要那一个,你难道不能说出来吗?” 
      乔烟眉叹了口气,缓缓地说:“也许有那么一天,你会知道谜底,当然,你也可能永远不知道。” 
      “我希望你现在就把谜底告诉我。” 
      “凭什么?”乔烟眉的口气开始变硬,变冷,“方神探,有本事,你就去查。你是警察,应该为此忙乎,也惟有这样才不浪费纳税人的钱。” 
      “你少嘴硬,乔烟眉,你心里明白,这已经是你的第几桩命案了,告诉我,你每次动手的时候心不慌吗?手不软吗?事后不后悔吗?”刚才的握手言欢顷刻间就变成了针锋相对。 

      “生气啦?对,你是警察,中国大陆的警察有随时随地发脾气的特权。这也可以叫作强权!”见对方生气,乔烟眉倒笑了。 
      “我生气不是因为我是警察,而是你的所作所为让人愤怒。不要回避问题,回答我刚才的问话。”小方的态度就像在审讯犯人。 
      “好吧,我告诉你,在杀人的时候,任何的不良反应我都没有,我很坦然。” 
      小方给激怒了,“你不光是个女人,还是个年轻姑娘,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那你希望我是什么样子?” 
      “你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天使。” 
      “是吗?”乔烟眉笑了,“你知道什么是天使?天使之所以是天使,是因为它们待的地方没有罪恶。纯洁由此而生。没有了病毒,就不需要免疫力。” 
      “你的意思是你待的地方充满罪恶?” 
      “你觉得不是吗?” 
      小方摇头,“绝对不是。” 
      乔烟眉笑了,“如果没有罪恶,国家要军队做什么?还有监狱、法律和你们警察。这些的存在岂不多余?方队长,恭喜,看来你要改行了。” 
      小方被她说得两腮发热,他又掉进她的语言陷井中。 
      “可你有没有听过:出污泥而不染。”──尽管人世间藏有罪恶,但你可以持身清正。 
      乔烟眉又笑了,“方队长,没有根的花叫无本之木,所以请您好好想想,若无根在秽垢中汲取营养,又哪得花的玉露清风。好一个绝情绝义的出污泥而不染。那叫忘本!” 

      小方语塞,停顿一下后冷笑,“看来乔姑娘是下定决心要同流合污了。” 
      “随波逐浪,截断中流。这是佛家最高的境界。方队长,你我都是沧海中的一滴水,若不随大江东去,你又意欲何往?所谓同流,并不是合污,是顺天命,应规律。天人合一,达观知命。用孔夫子的一句话概括──尽人事而听天命。” 

      “照你这么说……” 
      “我说什么你听懂了吗?”乔烟眉不客气地打断对方的话。一片树叶飘下来,落在她肩上,她将叶子拈下,放在手中。 
      公安局院内种了好多树,她立于一派郁郁葱葱之中。风扬起她的乌黑的长发和雪白的衣袂,翩翩欲仙…… 
      小方语塞。说实在的,他没听懂。对方出身中医世家,一般而言,中医的古典文学造诣都是相当高的。《黄帝内经》、《千金方》、《本草纲目》等都是深奥的古文。 
      “乔姑娘好口才。” 
      乔烟眉摇头,“不是口才好,而是我有一双慧眼。能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 
      小方心里一动,龙琪说过──你缺少一双慧眼。 
      “我是警察。”他强调。 
      “所以你那是猫眼,专为捕耗子的。我说的是慧眼。” 
      小方这下真生气了,“乔烟眉──” 
      乔烟眉笑了,“你又动怒了,其实我今天本来是想跟你说一句话的。算了。再见。” 
      她挪动脚步,小方还想追,大门外的那辆车上下来两个人,龙琪和扈平,龙琪把乔烟眉带上车,扈平挡住小方。 
      “你就是扈平吧?”虽然只见过传真过来的照片,但小方自认为不会错。 
      扈平说:“你认识我?” 
      “你给几个国家的警察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扈平笑了,意味深长地慢慢说道:“方队长,我们有时候用眼睛看到的,用耳朵听到的,也未必都是真的。” 
      小方心里一动,这话龙琪也跟他说过,也正因为这样,他更为光火──他们现在居然在一起!……而且,这个扈平真的是品貌不凡。 
      “你少废话,我今天没空理你。”他拨开扈平,“喂,乔烟眉,你要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那句话她其实已经跟你说过了,只可惜你没听明白,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替她再说一遍。”扈平在他身后说。 
      “好,你说!”小方停住脚步回头盯着他。 
      扈平的眼神在深秋的暮色中深深如许,“她想说的其实只有四个字。” 
      “哪四个字?” 
      “我本善良!” 

        第五章 


      作者: 金英 (公共作品) 

      庄美容在离单位不远的一个街口拦住上官,她开的是他的车。 
      “我正有事要问你呢,我还正怕回了队里说话不方便,正巧遇上了。”上官下了车,让庄美容坐到司机座上,“这车挺好又快又稳。” 
      庄美容笑了笑,“这是我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一辆车,星期天他常开着这辆车带我去钓鱼。” 
      “你妈判了吗?”上官小心地选择着话题。 
      “判了,是误杀。” 
      “噢!”上官松了一口气,为庄美容。阿庄是个好人。“以后打算怎么办?”庄竞之留下一个很大的摊子,庄美容又没有兄弟姐妹。 
      “我正在犯愁。我喜欢当警察,可我又不能扔下公司不管,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个主意就太难拿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