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

第9部分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第9部分

小说: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正在犯愁。我喜欢当警察,可我又不能扔下公司不管,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个主意就太难拿了点儿,尤其是替别人拿。“你是怎么想的?” 
      “你愿意让我走吗?”庄美容反问。 
      “当然不愿意!”上官马上又加了一句,“咱们队里谁愿意让你走啊!不过,大主意还是得你自己拿,这可是人生的重要关头。” 
      的确,对于庄美容,这真是个人生的重要关头,所以不论他现在选择哪个,他都会难过。“我,真的觉得太难了,真是的,怎么会出这种事。”他使劲地捶了一下脑袋。 

      “都过去了。”上官温言相劝。 
      “可后遗症都留在了我身上。” 
      “瞧你,别人想当大老板当不上,杀人放火的都有,你倒好,放着个大老板却喊愁。” 
      “我有时真想让给别人算了,我还是想跟你……你们在一起,每天办案子,忙忙碌碌,多快活。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一头栽到床上睡到大天亮,起来吃一碗炸酱面,喝一罐啤酒,多爽。做老板有什么好,我父亲每天都要出去应酬,要见那么多讨厌和不太讨厌的人。想一想真的很烦,上官,我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有一份工资,有一个老婆,有一个小房子,再有一双儿女,我就够了……当老板,我从来都没想过。” 

      “从现在开始想嘛,做什么不是做。” 
      “你真的想让我去做老板?”庄美容看着上官。 
      “你没得选,你生下来就是庄竞之的儿子,人生在世,有些事是没法改变的,有些责任也是没法推卸的。”这些话,其实已经为庄美容选定了他以后的路。 
      唉!庄美容颓然地靠在椅背上,“看来,我们马上就不是同事了。” 
      “可还是好朋友啊!” 
      “真的,你还当我是好朋友啊?”庄美容眼一亮。 
      “不光是好朋友,还是好哥们儿。以后发了财别忘了我。” 
      “哪能呢,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 
      “哟!”上官叫了一声。 
      “怎么啦?” 
      “方队呼我,让我回去呢,走,一块儿上去吧?” 
      “算了,改天吧,你忙吧。” 
      小方说:“我本善良。”然后看着上官,“猜猜,这话谁说的。” 
      “不是有一部电视剧叫这个名字吗,温兆伦演的。” 
      “我不是说电视剧,我只是觉得奇怪,她居然也能说这句话。”小方的表情是复杂的。 
      “谁呀?” 
      “乔烟眉!” 
      上官听罢扬了扬眉没说话,把手握成拳头放在小方鼻尖下,然后慢慢张开五指,手心里,是一颗子弹。 
      “哪来的?” 
      上官说了她上午跟杨小玉她们逛街时遇见的一切。“如果是你,有人在追着杀你,你会怎么样?乖乖等死吗?” 
      “当然不会。” 
      “那只有一个办法,以暴制暴。” 
      “其实,我对乔烟眉并无成见。”小方转着乔烟眉用过的那个茶杯,“我那样对她,只是想逼她说出真相。” 
      “那你就该对她好点和气点,她可不是一般人,你那种态度她会说吗?”跟乔烟眉有过一席谈之后,上官对她的看法全变了。凭直觉,她认为那个女巫是善良的。 
      “我只是希望她会。她现在危机重重……”小方拿过那个审讯记录,“这也是两个想对她下手的人。” 
      “何以见得?” 
      “因为他们招认自己去抢劫。他们可以不招认,他们身上带的只是两把小刀,谁规定逛商店不许带刀?有吗?没有。何况他们的抢劫并没有形成事实,法律根本就无法判定他们有罪,他们却招认了,为什么?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想隐瞒他们真正的企图──刺杀乔烟眉。还有乔烟眉,为什么对方还没动手抢劫她就先发制人呢?既然出手,既然摆明了是见义勇为,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反而悄无声息呢?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那两人是冲着她来的。她不想暴露这一点,更不想惊动你,因为她早知道你跟在后面。” 

      “你说的对,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某个人,要置她于死地。” 
      “你认为会是谁?”小方问。 
      “我觉得,不会是江远哲。”上官分析道,“如果乔烟眉手里有江远哲想要的东西,那江远哲绝不会置她于死地。他盼着她长命百岁还来不及呢。” 
      “那就是说,乔烟眉身上一定还有另外一些让某人害怕的东西,他们要杀人灭口?” 
      “对,我也感觉是这样。” 
      “乔烟眉身上到底有什么呢?” 
      小方和上官头对着头,苦思冥想,忽然,小方看着上官说:“你眼角都有皱纹了。” 
      “讨厌!”上官有点儿生气了。这话撂给哪个女人都得急。 
      小方笑了,“我开玩笑的,我真正的意思是下班了,这些事明天再说。赶快回家吃点好的,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要不脸上真的就长出皱纹来了。” 
      “好吧。”上官站起来拎上包出了大门,才想起有件事还没跟她的方队说呢,她又折回去,办公室已经没人了,她跑到楼下,正好看到小方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慢慢地走着,她刚要叫,却顽皮地一笑,悄悄地跟在小方背后,她今天倒要看看他们年轻的队长有什么夜生活。 

      小方进了上官上午吃面的铺子,要了一碗面,他是单身汉,陆薇若不来找他吃饭,他就一个人胡乱解决,上官想起自己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的情景,不由为方队感到“凄凉”,他跟陆薇谈恋爱7年了,为什么总是不结婚呢?他俩也都不小了。现在倒好,陆薇也不见了,一想到这儿,上官就急了,觉得应该马上告诉方队陆薇的消息,她正要走过去,小方吃完饭了,面铺昏黄的灯影打在他脸上,使得他看起来特别的英俊,特别的生动,像一串音符,只要随手一拨,就是一曲美好的音乐,尤其在这秋风荡漾的晚上,更让人遐想。有两个吃面的小姑娘面都不吃了,死盯着他看。上官悄悄笑了,她每天面对小方,没觉得他有多帅,想不到他居然能倾倒一片。 

      小方出了面铺,加快步伐,走了一阵后,进了一家花店。花店里的小姑娘笑得比花还美。 
      “请问您需要什么花?送给谁的?我们这里有澳洲的剑兰、巴西的百合、法国的郁金香、日本的康乃馨……” 
      上官听得暗暗摇头,这丫头净是瞎说,别的花姑且不论,这郁金香可是荷兰的国花。 
      小方说:“我送给一位朋友。” 
      “请问男的女的?” 
      “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卖花的小姑娘说,“送女人要送玫瑰百合什么的,送男人呢,要选剑兰马蹄莲。您看您要选什么?” 
      这时,门外的上官也支起耳朵,迫切地想知道小方送花给谁。 
      “那就玫瑰吧。”小方说。 
      “噢!”卖花的小姑娘以为自己明白了,心神领会地:“是送给女朋友的。” 
      “不,不是,这个……”小方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 
      “我明白!”小姑娘笑眯眯地说,“你放心,一切交给我,包准给您办得妥妥当当,让你一百个满意。花篮还是花束?” 
      “花篮好还是花束好?” 
      “那还用问,当然是花篮好,大方又显得有诚意。包您一步到位!”小姑娘已经认定小方是拿着花篮去求爱了,他那么年轻、那么英俊,肯定是。“您现在就要吗?”她热心地问。 

      “不,我明天才要,今天先订好,明天上午我过来拿。” 
      “好的,来之前二十分钟给个电话,我们给您现装,一切都是新鲜的。给,这是我们花屋的名片,我叫小花,您打电话找我就行了。我是这儿的老板。” 
      “哟,这么小就当老板了。”小方顺口夸奖。 
      “混口饭吃呗。”小花老板谦虚地。 
      “那好,那就拜托了。”小方转身要走。 
      “哎,稍等。”小花从玫瑰丛中抽出一枝,“送给您的,谢谢您的光临。” 
      “噢!”小方接过玫瑰,脸上荡漾出一种温柔的笑容。他走出花屋,拿出手机,“喂,你好,是你吗?我,小方,你明天有空吗?我想你……不,我是说想去看看你。我……” 

      上官看到小方脸上的温柔越来越浓,眉目也越来越生动,他打给谁的?会不会是陆薇?肯定是!还有那篮红玫瑰,除了她还有谁有资格得到?瞧方队关上手机时那付甜蜜的样子,就连那个背影,也像是带着糖分。对,陆薇肯定已经回家去了,她是谁?她是市长的女儿,陆星的妹妹,谁能把她怎么样?带她走的那个男人说不定就是陆星派去陪她玩的。哼,乔烟眉,你输了,你还女巫呢!哈哈!女巫再厉害毕竟也是过去时,现在是声光电子时代,那一套不灵了。唉,算了,本来是向他汇报他女朋友的情况的,看来不用多此一举了。回家赶快洗个热水澡睡觉吧,否则皱纹真的会哗哗地长出来。 


      《千机变》…》 第五天 


      第一章 


      作者: 金英 (公共作品) 

      上官回去后早早地就睡了,倒不是怕长出皱纹来,她是真的累了。这一觉睡得也香,做了好几个梦,在最长的那个梦中,她竟然收到一个漂亮的花篮,上面插着一朵朵鲜红欲燃的玫瑰,还有那星星点点的满天星,雾一般萦绕…… 

      第二天醒来后,她笑着摇了摇头,肯定是昨晚看到小方给人送花才作这种梦的,她想。不过,会不会梦想成真呢?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一点点的期待。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她的办公桌上居然真的放着一个硕大的花篮,一朵朵的红玫瑰娇艳欲燃,星星点点的满天星梦境一般萦绕…… 
      真的梦想成真了,谁制造的奇迹? 
      上官毕竟是个女孩子,她又激动又好奇,几乎是轻飘飘地走到鲜花边,陶醉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花丛中还有一个贺卡,贺卡做得相当精致,缕空镶金边,印着粉色的暗纹,中间写着一句话:祝你生日快乐。没有署名。 

      谁送的呢?方队?不会不会,没有道理的嘛,他是给陆薇订花去了,电话她都听见了嘛。那会是谁呢?正纳闷,同事们陆续来了。 
      “哟!有人巴结咱们警花了,花篮都送到刑警队了,这不是向咱们全体未婚大龄青年挑衅吗?不得了了,这算是从心理上袭警。”一个小伙子嚷嚷。 
      “就是,这谁干的好事,这么没眼光,居然送给全局最难看的一个警花。”小方端着杯茶踱过来,顺手在花篮中抽出一枝玫瑰,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看着上官笑。 
      “讨厌!”上官双手叉腰,怒视着小方。小方虽然年龄不大,但队里不论是老同志还是新队友,都挺尊重他,从没有人跟他顶嘴,只有上官文华偶尔跟他吵几句,因为她是女孩子,聪明的男人从来都不跟女人较劲。 

      小方笑了,“你别瞪我,这花篮八成是送错了,瞧见没,连个名字都没有。哎呀,这些花真是命苦,投错胎了,不如变成一把韭菜让猪啃了。”说完他拔脚就溜。 
      上官掐了一朵玫瑰砸在他背上,“别让我看见你。” 
      “喂,别生气了,送花的人打来电话了。”刚才那个小伙子拿着电话筒招呼上官,“你的。” 
      上官接过电话,里面传出庄美容的声音,他轻轻地说:“祝你生日快乐,可爱的女孩。” 

      是他── 

      上官惊骇之极,怪不得他昨天来找她呢,原来……天,她可从来没想过。怎么办? 
      “发什么愣呢?”小方碰了碰她。 
      “没什么?” 
      “请问这里哪位是上官小姐?”一个漂亮的小男生出现在门口,“这儿有她的鲜花和礼品,请她验收一下。” 
      又是我的?上官怀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她想不出今天到底是什么黄道吉日。而且就连她的生日,她自己也不记得了。难道又是阿庄?他这么肯下血本?太夸张了吧? 

      “她就是上官文华,我们队里惟一的一朵警花。”同事们将上官隆重推出。 
      “幸会!”那位穿西服打领节的小男生礼貌地欠了欠身子,“您请!” 
      马上,鲜花被送了进来,不止上官,全办公室的人都吃惊了,因为花既不是一束,也不是一篮,而是整整一车──如卡通片中花仙子乘坐的那种小马车。 
      小马车被装饰得美仑美奂,里边各种鲜花灿烂明媚,就像雕塑出来的一个梦。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这种梦,不过,理智的女人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