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63部分

仙旅奇缘-第63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颜獾胤浇粮鱿“屠谩A橹莅傩詹坏霉樵勖茄穑肯衷诙嗪茫橹莞乃锌獠囟荚谖颐鞘稚希且肽没厝ィ偷们笞盼颐恰!

    陆大海没听出其中利害,但想让人又敬又畏又不敢得罪,总比让人缠着自己拼命好。回到七驿镇外,看见驿道旁一个个百人方队一眼望不到头。随着穿行路上,笑意从心底直窜上嘴角:“君侯,咱们这么多人,又是农户出生,是不是该屯块田。”

    “不屯,咱养着他们!”容辉毅然决断:“屯田的兵你们也看见了,关键时候根本指望不上。你告诉他们,愿意当兵吃粮的可以留下,咱以后教他们排兵布阵,内功心法,灵力法术。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回家打粮。”

    陆大海立刻高声传话:“愿意跟着君侯吃粮的,以后就是自家兄弟!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现在就可以回去过安生日子!”边走边喊,待走到队伍尽头,身后已有人陆续离去。容辉头也没回,和镇上管事打了声招呼,乘马车回了灵山。

    黄昏时分,容光和容耀带着山中管事迎到山下,翘首半晌,看见一辆齐头平顶马车徐徐东来,纷纷笑着迎上:“二爷,是二爷的车!”

    容辉在车中打盹,听到人声,一跃下车,乐得开怀大笑。容耀“噔噔”地跑到容辉身边,踮起脚拉他的衣袖:“二哥二哥二哥!”自从认亲时得了三样见面礼,再叫人时都是连叫三声。

    容辉低头看见小家伙乌溜溜的大眼睛,索性蹲下来抱了她,笑着和容光打招呼:“大哥,山上还好吗?”

    容光赞不绝口:“二弟妹持家有方,都好,都好!”众管事见二人走来,一起躬身喊了声“二爷”,又簇拥三人上山。

    潇娟和潇月则在“太始门”西厅代理事务,潇璇则和周氏、容雪、容霜、容雰一起在东厅等候。正喝着茶,梅钗进来通报:“二爷刚到山门,正上来呢!”

    潇璇喜笑颜开,欣然起身。其她人也是眉开眼笑,齐齐站起,由周氏招呼,迎出门去。十余步外,一大群丫鬟媳妇浩浩荡荡,跟往“太极门”去。

    潇璇看见容辉,笑盈盈的喊了声“相公”。其他人有的喊“二叔”,有的喊“二哥”,听得容辉一愣一愣,不知答应谁好。只好拉过容光,领头先往“紫薇阁”请安。

    当夜山中张灯结彩,大摆筵席。翌日陆大海上山报账:“愿意留下的有五千多人,我又剔了些根骨差的,整整留了五千人。白粳米按八万两千五百石入库,绿豆按一千五百石入库,芝麻按八千石入库,黄蜡按十万斤入库,白蜡按三万五千斤入库,精盐按二十五万斤入库。白银,按六万两入库。”

    容辉以前听到这“按”字,只觉省了个零头,十分方便。这时坐在花厅上位,再听到这个字,好像吃了只苍蝇,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不由沉下脸问:“现在谁管仓库。”

    陆大海一怔,如实相告:“幸好我们先建了十三座大仓,现在归各镇管事分管。”

    容辉点了点头,看向潇月。潇月点头赞同:“不错,这么多东西,是该专门找个人看着,我看外药房的万管事不错,几年来没损毁一箱药材。”

    容辉想起万荣和秦家兄弟还呆在药房,立刻决断:“对对对,万管事勤快、本分、做事又仔细,药材都能管好,管粮仓再合适不过。药房管事就让秦钦接替吧。”

    “上降表”的事随着传开,众人看在眼里,知道容辉封王进爵,指日可待。再见这家人时,又多了三分敬畏。只等着按品授衔,也得一份尊荣。

    到了十一月十日,陈国礼部尚书领“招抚钦差”果然亲自登山,全山肃然。一番讨价还价,容辉得封“灵山王”,李老太爷推封王爵,容光荫封“镇国将军”,诸女荫封“县主”。

    大管事授五品“奉政大夫”,年俸一百九十二石。二等管事授六品“承德郎”,年俸一百二十石。三等管事授七品“宣议郎”,年俸九十石。大执事受八品“修职郎”,年俸七十八石。二等执事授九品“登仕郎”,年俸六十六石。

    潇月领人在“无量阁”前院摆设香案,容辉则把钦差老爷请到花厅说话。争论最多的是如何接旨,最后各让一步:沿用军礼,单膝下跪,顿首不拜。

    当晚全家人焚香沐浴,按品大妆。容辉戴了七旒冕冠,穿了五章衮服。其中围的、挂的、坠的,五花八门。潇璇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帮着收拾了小半夜。

    十一月十一日寅正,老太爷领着荣光兄弟,李母领着媳妇和一众女儿,开祠堂叩告先祖。容辉看着族谱上从没见过的名字,也不知老两口认了谁作祖宗,只管跟着敬香磕头。

    卯初时分,严良和陆大海领着所有管事在“无量阁”对列排开,潇娟和潇月领着所有管事妈妈在无量阁西厢中整齐站好。李母则领着全家女眷,站在“无量阁”正房。

    正午宣旨,只有一句话:“封,李家次子容辉为灵山王。”

    容辉一怔,还等着听自己的赞词。那站在香案后戴七梁冠、穿大红朝服的钦差已合上玉轴,递出五彩制书。他接过来一看,果然只有一句话。又接过金册玉印,在“千岁”声中,算是当了王爷。其他人中,除了潇璇有玉宝金册,都只有银册和礼服。

    容辉请那招抚钦差到厨房吃斋,自己回“无量阁”换便服。和家人打过招呼,欣然拉潇璇回内室问:“王妃,终于美梦成真了?”

    “感觉还不错!”潇璇抿嘴微笑:“我早觉得我天生就是王妃,现在看来,还真是的!”亲自给夫君更衣。

    容辉一阵头疼:“哥敢打赌,十个少女中,至少有有八个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公主或王妃!”

    (第一卷,完)

第一章 筑基受劫

    潇璇帮容辉更衣,忽听梅钗在外室通报:“王爷、王妃,凌霄被那钦差大人带走了!”

    容辉一怔,潇璇已开口问:“怎么回事。”双手并用,帮容辉戴好翼善冠,系好盘领窄袖赤袍。自己则穿了套窄袖襦裙,戴了整套赤金头面。

    梅钗期期艾艾:“听大人口里的意思,凌霄是陈国的长公主,就是国主的妹妹……”

    一语出口,倒惊住了容辉和潇璇。两个人面面相觑:“堂堂金枝玉叶,怎么也往这个犄角旮旯里钻?”潇璇心里忽然窜起一股无名火,开口就问:“她在哪?”推开镜门,直出内室。

    容辉换了几套装,觉得在唱大戏,反而羞于见人,跟在了潇璇身后。梅钗等人也换了松绿色克丝坎肩,窄袖夹袄,马面长裙。过道中一起福礼,低调中华丽万方。他先是一怔,豪情直冲胸臆,又乐到了脸上,嘴角直咧到耳根,“平身”两字脱口而出。

    潇璇听得心里直皱眉头:“这个家伙,‘平身’也是你能说的?”只见梅钗起身说:“就在前厅,那钦差老爷跪在地上晓以大义,凌霄坐在椅子上睬也不睬。”

    容辉也懵了,索性去瞧个究竟。刚出垂花门,已有“无量阁”小厮通传:“灵山王驾到!”

    话音未落,两人已到前厅。重重拱卫中,果然如梅钗所言。潇璇走进人群,沉下脸问:“怎么回事!”目光刀锋般睃向凌霄。

    凌霄虽和梅钗等丫鬟一样穿着,却多出一份贵气。她坐在东手位上,见潇璇来了,才悠悠开口:“王兄本欲联合赵国出兵,于是让我和亲。我想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就混上了山。”寥寥数语,满不在乎。

    “如今的形势,你也知道。”潇璇直言不讳:“该做什么,你更清楚。”说完招呼容辉:“夫君,我们走!”转身就往“紫薇阁”去。

    容辉和潇璇并肩走在路上,试想如今的形势,只知道个大概。可该怎么做,却两眼一抹黑。趁着心情大好,索性不耻下问一回:“潇璇,下一步该干什么!”

    潇璇一阵头疼:“一个‘草头王’,居然就让这个家伙失了方寸!”可身后跟着一大群人,自己怎么能教夫君做事!只好委婉提醒:“王府的‘左右长史官’,仪卫司的‘仪卫’,都是正五品衔,夫君可有人选。还有审理所的正负‘审理’,典宝所的‘典宝’,典膳所的‘典善’,良医所的‘良医’,奉祠所的‘奉祠’,纪善所的‘纪善’,工正所的‘工正’,这些人,夫君可都有人选。”容辉恍然大悟,立刻思量起来。

    一家人在“紫薇阁”用膳,觥筹交错,自有一番热闹。容光荫封“镇国将军”,虽有一千石年俸,能单独开府。可体面摆在那里,五百两哪里够花?

    周氏早瞄好了“长史官”的位置,吃午饭时商量容辉:“二叔,熟话说‘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你大哥年富力强,不如就让他给你当‘长史官’。”

    容辉早有思量,见大嫂话已出口,索性向旁递了个眼色,待服侍的丫鬟下去,直接商量李蕃宁:“爹,我们这是乞降。那位招抚钦差一来是搬旨的,二来是接大家回陈都享福的。那边我都谈好了,有现成的王府和俸禄,日子也优越些。要是不够,我每年再从山上抽一万两过去。”

    众人闻言肃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又一齐瞧向李蕃宁。李蕃宁若有所思,感慨半晌,才缓缓点头,又招呼众人:“吃饭,吃饭,先吃饭。”

    李母听出这“不答之答”,一阵心叹:“这回倒好,几个女儿的婚事一起解决了,连找婆家都省了!”可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众人想到从此后“山水迢迢路遥遥”,再动筷时,谁也笑不出来。

    容霜没来多久,倒最看得开。荣耀和容雰听说要换个繁华地方,却高兴得跳了起来。潇璇给容雪夹菜,悄声嘱咐:“你在那边也要勤奋练功,总有回来的一天。”容雪心里却似装了块石头,抿着嘴点了点头。

    下午仪仗上山,凌霄乘凤轿,坐浑抹金银交椅。李蕃宁乘帐房,坐间抹金银交椅。李母乘翟轿,其余人各乘小轿。清道红杖等一应俱全,浩浩荡荡,直下山去。

    容辉和潇璇送父母兄嫂到山门才回,眼前忽然空了一大片,心里也空闹闹地,索性并肩走回住处。潇月、潇娟、梅钗等见二人神色低落,只好远远跟在后面。

    容辉仰头望天,忽然问:“你说他们去了陈都,能住得习惯吗?”语声怅惘,已有几分忧愁。

    潇璇柔声劝慰,:“放心吧!‘郡王’两千石年俸,‘镇国将军’一千石年俸,‘县主’四百石年俸。在加上你的,一共六千二百石。朝廷出两千石,另外四千二百石归我们自己出。”

    容辉没好气地说:“有钱就习惯了呀,什么人!”

    “我是说我们每年都能借押运春秋禄米,进都看他们两次!”潇璇也不生气,接着说:“‘冬至’进宫朝贺,就是三次。‘正旦’进宫朝贺,就是四次。‘万圣节’进宫朝贺,就是五次。给爹娘做寿,就是六次。冬天在那边过年,夏天再把他们接来避暑,这不就跟左邻右舍串门一样吗?”

    容辉一听,豁然开朗:“对呀,我们再养几只信鸽,飞鸽传讯,还能天天写信。”

    “玩鸽子,石老板是行家!”潇璇悄声告密:“陈都早晨的牌价,他晚上就能知道。送信找他,你懂的……”

    容辉一听乐了,想起石万鑫和严良还等着自己定大事,当下和潇璇告别:“他们还等着我,我得快点去。今天太阳不错,你散散步也好!”回头向潇月等打了个招呼,大步而去。

    潇璇见夫君精神焕发,也由衷高兴,裣衽一礼:“去吧!”心里却发起愁来,待潇月等跟来,又吩咐潇娟:“你帮我给‘澄国公夫人’去封信,请他做媒人,向陈家提亲。”

    “提亲?”潇娟一怔:“给谁提亲?提谁?”

    潇璇抿嘴微笑:“当然是给王爷提亲,就提‘陈凌霄’。”

    潇月也吃了一惊:“她可是嫡出的公主,能给人做妾?”

    潇璇抿嘴微笑,不置可否。潇娟闻音知雅,翘指赞叹:“王妃就是王妃,高,实在是高!”见潇月不解,欣然解释:“陈李两家联姻,势在必行。我们主动表明姿态,陈家断不会拒绝。凌霄是嫡长公主,也断不会下嫁做妾。两家议亲,我们的姐夫就不用纳陈家女作妾了!”

    潇月蹙眉轻疑:“那不是把凌霄耽搁了吗?”

    “耽搁就耽搁呗!”潇娟满不在乎:“反正出嫁作‘道姑’的公主多得是,给她盖个道观好了!”潇璇觉得她“深得我心”,微笑点头。潇月暗道惭愧,只盼凌霄知道后别气得跳井。

    容辉在花厅给管事们分派职司,陆大海当了“仪卫司”司正,领正三品“昭勇将军”衔。严良为王府左长史官,石万鑫为右长史官。“医房”的张大夫为“良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