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92部分

仙旅奇缘-第9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剑,因直而刚,因正而中,因对称而坦荡,素被誉为“百兵之君”,非君子不能善用。剑虽周正,剑法却以变化见长。其精微处,大盈若冲,其用无穷。

    剑本凡铁,人有生机。剑制人死地,持剑者却求生途。剑斩不顺命者,持剑者却无不逆命。剑因人而通灵,谓之无中生有。人因剑而忘形,谓之返璞归真。人剑相随,其中自有阴阳。大道三千,以剑修道者方为“剑修”。所修之道,谓之剑道。

    容辉距世子数丈,仍觉剑气四溢,迫人眉间。眼见那魔女正以血剑杖地,调理内息,当下喊了声“世子英明”,纵身扑上。右手凝力,巨剑挺出。“金刚剑”乌光流转,铁柱般撞向血剑。

    这一剑势如排山倒海,兼挟千钧之力。血衣魔女轻哼一声,挥剑格挡。双剑相激,灵力碰撞,轰然荡开。相比初时小打小闹,这一撞波及了半边石厅。

    魔女脸色乍白,应声飞退,直至靠上石墙。容辉也被震得身心皆颤,喉头发甜,踉跄退了两步。连咽两口唾沫,又见那纤腰侍女飞身袭来。腰肢扭动,双手狂舞,两柄剑化作一片剑网,迎头罩下。

    他暗道“不好”,忙抬起连发弩,正要激发。忽见斜刺里灵光飞来,剑刃激颤,锋芒点点,好似满天繁星,迎上剑网。身随剑走,竟是那软剑侍女。剑刃相击,“叮叮叮……”一簇短响,好似琵琶争鸣,珠落玉盘。

    容辉眼见忠奸分晓,心头微宽,忙压下一口气,调匀内息后,又见“金刚剑”法体暗淡,血迹斑斑。于是退到墙角,鼓荡灵力,重塑剑体。趁机观察厅中形势,剑光抓影间,世子和高公公正斗得激烈。可高公公身法奇诡,功力经验尤盛世子,显然不会持久。剑幕交织中,两个侍女虽也斗了个旗鼓相当,可一个有伤在身,也难坚持片刻。如今暂弱的,只剩靠在西墙理气的娇小魔女,和支剑调息的金发女郎。

    “那‘老糊涂王’是指望不上了,别捣乱就好!”他看清形势,计上心头:“得先宰了她们两个!”生死面前,对错已不重要。打定主意,再看“金刚剑”,法体仍未凝实。凝神查看,注入的灵力竟似泥流入海,全被那血斑化了去。暗道一声“不好”,随手扔开了“金刚剑”,方觉体内灵力已流失小半。巨剑落地,法体消融。不过几个呼吸,就化作了“匕首”本体。

    容辉心头剧震:“这要是沾上皮肉,岂不是人也要化去?”这才知道金发女郎伤势之重:“可高公公和血剑交手数十合也无损伤,莫非他带着铁手套?莫非那血污只能吞噬灵力?”于是拾起匕首,插回腰囊。重新摸出“珊瑚剑”,注入灵力。法体显现,火光四射。

    他握住剑柄,再看血剑,如遇毒蝎。魔女嘴角边那抹冷笑,更让人不寒而栗。心神一震,转眼看向金发女郎。女郎竟也瞪眼皱眉,鼓荡灵力,“太阴期”修为展露无遗。

第三十四章 围追堵截

    容辉暗暗叫苦:“都是硬茬子啊,要是拉哥垫背,哥岂不冤枉!”忽然抬起连发弩,左右开孔,连搬两下“悬刀”。弩槽里火花连闪,四支箭飞射出去,分袭二女。

    魔女抬手斩出一道“血刃”,箭刃相侵,灵箭光华渐敛,落在了魔女足前。金发女郎也是心思机敏之辈,既吃过苦头,再不上当。眼见灵箭射来,右手倏出,剑锋微颤,在两只箭杆上轻轻一拨。灵箭去势陡变,一袭“湟水真王”,一袭世子和高公公。

    容辉暗道一声“不好”,可阻止不及,一支箭直插张公公胸口。张公公吓白了脸,双手乱挥,双脚直往前蹬,挤得一众妻妾嘶声尖叫。箭矢飞来,稍遇阻滞,轰然爆开,火花绽放,烧得一众人抱头鼠窜。

    另一支被剑气激引,轰然爆开。世子剑势微滞,高公公照势一抓,正中世子肩头。五指抽出,飞身急退。世子左肩上血如泉喷,再也追之不上,刚定下身形,又听一声尖叫:“儿啊!”脸颊一抽,忙掏出一张“止血符”,拍在了肩头。

    高公公一直倒飞上墙檐,左手扣住嵌洞,凌空转身,出手如风,一连取下三个金像,一一揣入怀中。容辉看在眼里,恍然大悟:“果然是为那东西,这“真王”真是个糊涂蛋!”抬起连发弩,扣动“悬刀”。弩槽连闪,“啪啪啪”三声炸响,六枚箭接连射出,轰然爆裂,化作一片火海。

    “找死!”火浪中,高公公一个踉跄窜出,又纵身跃起,直奔入口。金发女郎和魔女见了,纷纷轻哼一声,顿足追上。纤腰侍女反应过来,连进两招,腰肢一扭,旋风般尾随其后。电光石火之间,四个人先后出了入口。

    “湟水真王”反应过来,嘶声高喊:“追,快追呀!”

    容辉不用他说,鼓荡灵力,纵身追出。穿过甬道,刚到石阶前,忽听一声巨响,石门已被轰开。一跃五台阶,窜上洞口,只见彩虹破风,相继东去。当下更不犹豫,抛出珊瑚剑,纵身跃上,御剑追出。

    他刚到半空,眼下银光一闪,软剑侍女尾随而至。侍女身后,只剩断壁残垣。两刻钟内,王城竟被夷为平地。所幸废墟中甲士穿梭,灵光闪烁,仍忙着布防,显然守住了城池。凭高远眺,金城上硝烟蔽月,如黑云压城。城中大火熊熊,照亮了一片夜空。火光中战车倾倒,人仰马翻,显然战事刚过。

    容辉眼见战场远去,才收回目光,暗暗叹息:“安息吧,没看见则罢,看见了只能追上去做做样子!”自忖“后手”够足,万里内保命无忧,索性横下心凝神御剑,继续追击。

    高公公亮出一件金钟法器,罩住自己沿黄河直往东去。娇小魔女独御血剑,紧追不舍。她身后的金发女郎和纤腰侍女,合御一对飞剑,也丝毫不慢。一行人一息百丈,谁也赶不上谁。

    容辉抬起连发弩,看准去势,朝五十丈外的金钟连扣“悬刀”。火花闪烁,灵箭激射。“啪啪啪啪”,四声炸响,四对箭破风射出,在金钟旁接连爆炸。灵力共振,天火横空。虽只让金钟微微一荡,却拦住了魔女等人。三人轻哼一声,各自猛抬剑锋,拉起身形,从上方绕开。

    容辉被箭弩震荡,遁速锐减。待绕过火海,离金钟已有百丈。又见那软剑侍女追到了身侧,觉得不能跟着拼耐力,于是横下心传音招呼:“你在后面堵着!”轻振虎腰,灵力过处,“**盾”在身外显现。探出神念,扭转灵力。空间压力所致,身形蓦然窜出。灵幕微震,“啪—”,空气炸响,遁速更快。

    他体内灵力如沸,恍惚间超过了金钟数百丈,忽然回过神来,连忙收回意念。“**盾”中,身形又被甩出百丈才停。凝神站稳,见天边金光闪烁,当下抬起弩机,连扣“悬刀”。弩槽中火花迸射,“啪啪啪啪……”,一口气射完了匣中灵箭。

    箭出如雨,迎头罩向金钟。灵箭共振,轰然爆炸,化作一片火云,烧着了百丈天空。容辉趁机拔下箭匣,挂回腰上,随手摘下一只箭鼓,拍上连发弩。端起弩机,继续扫射。

    火花闪烁,“啪啪啪……”连声炸响,烧得箭槽一片焦黑。箭矢迸射,遇火即炸。半空中火浪飞卷,热流排空,片刻间罩住了里许方圆。火势之猛,如日落云中,焚天炙地。

    他连发数十箭,忽见火云中金光闪烁,金钟踉跄窜出。钟面金光忽涨,正欲遁走,当下抽出“匕首”,迎头掷出。剑锋撞钟,“当——”,一声轻鸣,插入钟腹,直没至柄。金钟微微一钝,光芒大放,挟着匕首,直撞过来。

    容辉早有准备,纵身腾起避开。眼见高公公双手掐诀,盘坐钟内,沿河东窜,不由轻笑一声,御剑跟上。回头看见血衣魔女和金发女郎等人踉跄窜出,更加得意。他鼓荡灵力,御剑追出百里,眼见金钟光芒渐暗,不由佩服:“好霸道的邪器!”回头睃了血衣魔女一眼,又加了三分小心。

    众人御器追逐,又过百里。高公公才发现灵力已流失大半,反应过来,沉声喝斥:“小贼,找死!”说话间金钟划弧,掉头撞出。

    众人飞遁极快,前方一人稍慢,就会撞上,何况迎面对冲。容辉吓了一跳,神念急出,鼓荡灵力,身形平移数丈,堪堪躲过。血衣魔女慌忙避让,也一阵手忙脚乱。最后金发女郎和纤腰少女看准金钟来势,牵起手一起鼓荡灵力。足下双剑银光大放,合在一起,顺势刺出。

    剑钟相击,“当——”,一声嗡鸣,剑锋插入钟腹,不住震颤,直没至柄。

    “铿锵”刺耳,听得容辉耳鼓发麻,一个踉跄,险些摔落。稳住身形,循声回头,只见金钟龟裂,轰然爆开。又见金光闪烁,碎片飞来,忙振虎腰,以“**盾”抵挡。却见高公公冲势未止,双手狂舞,爪芒破风,天网般罩向金发女郎二人。

    纤腰侍女轻扭腰肢,风一般滑出丈许。金发女郎手握飞剑,扬手掷出。飞剑迎风渐长,三尺剑刃银光大放,直斩高公公面门。容辉眼见他避无可避,却见他在剑锋前晃了两晃,剑锋到处,竟是一片残影。正自差异,神有所感,暗道一声“不好”,再振虎腰,鼓荡灵力。“**盾”更加凝实,却似被巨石撞中后心,不由踉跄两步,猛地转身,抬起弩机,扣动悬刀。爆炸声中,箭发如雨。三丈外轰然爆开,炸出一个人影。

    容辉心头微拧:“好快的身法!”握起珊瑚剑,凝神戒备,忽见红光一闪,血剑飞出。红衣魔女凌空虚立,左手结印,右手并指如刀,指着高公公轻斥一声:“斩!”血剑迎风渐长,化作丈许来长。剑锋未至,一抹血光已罩住高公公身形。

    高公公脸色骤变,却似身陷泥淖,动弹不得。只好横下心十指斜交,迎锋格挡。以为必死,却听一声冷笑:“高平,还是这么没用么?”心头一喜,循声上望,看见个“大胡子”正倒提着“嗜血剑”,顿时喜极而泣:“郭大胡子,你怎么才来!”

    容辉站在十丈开外,也以为高公公必死,却见血剑上微风乍起,波澜荡漾,忽然走出个戴羊绒罩帽,白衫的中年。那中年出手如风,似慢实快,竟在探手间提住了“嗜血剑”,胜似风轻云淡。凝神细看,竟是“太阳期”修士。他心道一声“不好”,抬起弩机,缓缓后退。

    “大胡子”目不斜视,怒斥血衣魔女:“以血炼剑,‘长生天’是不会原谅你的!”声似洪钟,青筋暴起,缓缓提起“嗜血剑”。那三丈方圆的血光似已凝实,竟也被缓缓抬起,一起掷像血衣魔女。

    “嗜血剑”虽然霸道,可剑出必饮血,否则反噬主人。血衣魔女眼见剑法被破,早吓白了脸。待血剑飞来,强行压下一口气,低头时看见河边有牦牛饮水,当下左手掐诀,顺势向牛群一指。

    飞虹落地,野牛惊嘶。“嗜血剑”应声而至,在牛群中盘旋穿梭。剑锋过处,尽成枯骨。飞射上天,血光已淡。虽有一丈法体,可灵性大减,再也难当利器。

    血衣魔女手提巨剑,不退反进,拦住了西方。金发女郎和纤腰侍女相视一眼,分守东北两方。软剑侍女随后赶来,和容辉一起挡在了南方。

    “怎么,还想动手吗?”大胡子不以为意,洒然一笑:“‘长生天’的愤怒,你们还没尝过吧!”说话间蓦然抬手,并指如刀,一指点向容辉。指端火花微闪,空中阴云忽现。

    容辉想起“天劫”,暗道一声“不好”,鼓荡灵力,急使一招“定阳针”。“珊瑚剑”火势高涨,“呼啦啦”一窜丈许。阴云红芒一闪,一道霹雳落下,正中剑脊。

    火势一暗,容辉如遭锤砸,全身发热,一坠丈许。待稳住身形,一口戾气涌上,抬起连发弩,连扣“悬刀”。火花炸响,箭如雨出,径直罩向高公公二人。一发“灵箭”,不下筑基修士随手一击。双箭共振堪比筑基修士全力一击。虽难伤高手,却大可拖延。

    瞬息间十箭射出,高公公见势不妙,双手合十,向外对分,凭空支起一道灵幕,护住了两人。灵箭刺上,火焰激荡,直震得他身形颤抖,脸皮抽搐。“大胡子”轻哼一声,左手结印,右手连点血衣魔女等人。指间火花闪过,霹雳继踵而至。

    惊雷爆喝中,软剑侍女从怀里摸出一枚玉佩法器,闪电贴着玉光滑落,直击地面。魔女见“大胡子”指向自己,轻哼一声,抬剑格挡。血剑被劈,红光大盛,散出一股焦糊。她却动也没动,抬手一剑。血刃破风,直斩高公公面门。

第三十五章 渔翁得利

    高公公吓白了脸,嘶声大喊:“大胡子,救命!”

    “大胡子”脸色微沉,并指朝天,对准血芒猛地落下。指端雷火迸射,金光一闪,半空中劈下一道金弧,正中血刃。阴阳相激,轰隆炸响,血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