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93部分

仙旅奇缘-第93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响,血雾四散,化作一片污雨飘落。

    众人闻到恶臭,不由皱鼻。金发女郎眼见有机可乘,和纤腰侍女互望一眼,四只手一起结印,密咒声中,分别在身前凝出两件兵刃虚影。一刀一剑,宝光四射。

    “法宝?”容辉纵没见过,可感应那惊天气势,也知绝非一般法器。暗道不妙:“哥又单纯了!”心知不能介入,勇气一泄,缓缓后退。眼见二宝并驾齐驱,高公公面如金纸,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灵幕遇血轻震,更加凝实。

    刀剑斩上,灵幕金光大放,一缩一胀,轰然崩溃。刀剑虚影竟也在对耗中敛去了多半,微微一滞,照势斩下。“大胡子”乘片刻耽搁,双手合十,向外对分。掌心间蓦然显出一柄长枪,银杆金头,熠熠生辉。

    他握住枪杆,随手一招“画龙点睛”,枪尖画弧,微微一颤,竟似同时点在了刀背剑脊上。灵光荡漾,“嗡—”,一声轻响。虽荡开了一刀一剑,自己也被震退了丈许。

    “也是法宝?”容辉看得出奇:“若都是法宝,怎么一件实体才和两个虚影打成平手?那灵力波动,也太……”想起“丹霞子”那“踏天”一步,觉得这“银枪”还威胁不到自己。索性横下心抬起弩机,连扣“悬刀”。

    “啪啪啪”,三声短响。六支箭接连射出,直袭“大胡子”。大胡子刚刚定住身形,气息未稳,眼见灵箭射来,轻哼一声,压下一口气随手一招“攒刺”。枪杆晃动,枪尖闪烁,一招六式,似乎同时点上箭杆。

    灵箭受创,轰然爆裂,化作一堵火墙。热浪荡漾,撞得“大胡子”一个踉跄。容辉一看有戏,再扣悬刀。“啪啪啪”,六箭又出。

    “大胡子”心头火气,横枪扫出。火焰爆裂,又冲得他一阵踉跄。血衣魔女当此良机,抿嘴冷笑:“去死!”手起剑落,划出一道血刃,直袭高公公。

    高公公脸皮乱颤,嘶声大喊:“救我!”双手当胸,纵身飞退,直往西南逃窜。

    金发女郎二人素有经验,看出破绽,待控制住刀剑虚影,再次结印,向“大胡子”一指。刀剑轻鸣,齐头并进,拦向“大胡子”身侧。

    “关门打狗?”容辉一见有戏,朝“大胡子”连扣“悬刀”,十支箭应声射出。他不看结果,提起剑纵身窜出,追上去抬手一剑,直斩“高公公”面门。烈焰凝结,化作一弯火刃,破风划出。高公公嘶声尖叫,挥手格挡。铁爪一热,却觉得焰刃森寒,直侵心腹。

    神若看人,直视灵魂。神若杀人,直灭灵魂。高公公虽在挥手间撩开了焰刃,可一阵心惊肉跳,遁速锐减。血刃跟上,照势过斩。惨叫声中,高公公被吸成了人干,直往下坠。

    金光一闪,三个金像从他怀里滚落。容辉眼疾手快,沉下身探手抄住那有灵魂震动。又听一声娇叱:“你敢?”灵机一动,临空两脚,把另两个金像分别踹出。回身再看,激战已停。

    软剑侍女和血衣魔女伸手轻探,各自抄住一个金像。金发女郎和纤腰侍女分持刀剑,迎风逼上。“大胡子”轻挺长枪,转身侧步,拦住了容辉的去路,皱眉冷笑:“小子,雏鹰抓不动肥牛,狼崽叼不动公牛。这个东西,不是你能带走的。把它交给我,我可以像‘长生天’一样宽容你!”

    容辉缓缓后退,洒然一笑:“别动,不然我立刻毁了它!”说着轻振虎腰,激发出“**盾”,笑着商量众人:“只要有人能拿出在下满意的东西交换,在下扭头就走!”

    “我怎么知道你手上的东西是真是假!”金发女郎蹙眉叱问:“万一不是我要的呢?”

    “你们想要什么,我不知道!”容辉实话实说:“不过大家都在抢它,自然弥足珍贵。若我所拿不是各位想要的,就当我白忙活一场,告辞!”说着回首西望,作势要走。

    “慢着!”血衣魔女嫣然开口:“你的金像我要了!”又传音相告:“我没带储物法器,只要你把金像给我,我可以用手中血剑交换。这剑与我心神相联,不能轻易失去。你若不满意,待打退蛮子,你还可以在拿此剑来金城找我,到时候另有一番重谢!”形容虽然可怖,语声却十分动听。

    “什么,还要再见面?”容辉想也没想,摆手婉拒:“不好意思,在下喜欢做一锤子买卖,要是谁有现成的法宝,我就忍痛割爱!”

    “法宝没有!”金发女郎美目流盼,欣然招呼:“可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吧!”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一颗晶石,鸡蛋大小,光芒璀璨。

    “金刚石?”容辉一眼认出,竟比腰间“紫金带”上镶的还大两圈,而且灵性十足。“要是一颗不够,我这里还有一颗!”循声望去,那纤腰侍女也亮出一颗“金刚石”,大小一般,更加透亮。

    他怦然心动,瞥眼见血衣魔女和软剑侍女竟也目光灼灼,更加笃定其价值。咽下口唾沫,压住心头激动,又问“大胡子”:“道友要是能拿出一两件法宝,在下让出金像又何妨?”

    “大胡子”瞪眼大笑:“小子,你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金像,放你离去!”

    容辉也不在意,捏着金像对金发女郎说:“拿十颗‘金刚石’来,这东西是你的!”

    血衣魔女眼皮一跳,正欲开口,金发女郎已欣然答应:“道友果然识货,这‘金刚石’是沙漠特产,只这一颗,至少比黄金贵重十倍。”说话间和纤腰少女交换了个眼色,接着解释:“一颗米粒大的‘金刚石’,就和黄金一样贵重。一颗鸽子蛋大的‘金刚石’,至少比黄金贵十倍。一颗鸡蛋大的‘金刚石’,至少比黄金贵百倍。一颗鹅蛋大的‘金刚石’,至少比黄金珍贵千倍。而拳头大的‘金刚石’,则被人们誉为‘泰坦之心’,那是神的恩赐。最近一次出世的‘泰然之心’,已被抬到两千倍金价。”

    她又从怀里掏出一颗鸡蛋大的‘金刚石’,嫣然微笑:“这是中品金刚石,一颗至少值一千两黄金。沙漠里有句谚语,‘贪心的人,是会被毒蛇惦记的’!”

    “正是一件法宝的价钱!”容辉会心一笑,摇头婉拒:“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说十颗,就是十颗,过期不候!”说着缓缓转头,看向血衣魔女。

    魔女心头一喜,扬起“嗜血剑”,欣然微笑:“道友再看看这个东西!”又从怀里摸出一颗鹌鹑蛋大的宝石。温润似水,如雪夜明月,凉透了一片夜空。容辉心头微震:“厥阴之力?”只见她嫣然开口:“‘厥阴石’,由‘厥阴期’女修自损修为,凝练而成。无论是用来恢复元气,还是辅助练功,绝对比丹药有效。”

    “什么自损修为,分明是你们抓的‘炉鼎’!”纤腰侍女咬牙切齿:“好,十颗就十颗!”又从怀里掏出四个一般大的“金刚石”。金发女郎眼皮直跳,又咬着牙掏出三颗‘金刚石’。二女交换了个眼色,一起鼓荡灵力,扬手送出。刀剑法宝金光流转,尾随其后。

    十颗“金刚石”被灵力所激,熠熠生辉。容辉眼睛一亮,抬起手掌心微曲,一并吸入手中,直揣进衣襟。又见刀剑法宝逼上,扬手掷出金像。

    其他人见了,眉梢微挑,却见刀剑轻颤,蓄势待发,倒不敢轻举妄动。稍稍犹豫,金像已飞至金发女郎手中,被她随手揣进衣襟。

    容辉心头微宽,扭头看软剑侍女。见她面颊微红,移开目光抿了抿嘴,檀口微张:“我和道友一样,也换东西!”才松了口气:“这样就好,免得你回去乱说!”身随心动,缓缓后退,和她站到了一起。

    软剑侍女仔细打量三女,略作思忖,对血衣魔女说:“我换三颗‘厥阴石’。”

    血衣魔女眼睛一亮,欣然答应:“好!”又苦着脸说:“我只带了两颗,再加上这件东西,怎么样?”说话间摸出一张碧莹莹的符箓。符文流转之间,赫然铭刻着一柄乌黑小剑。

    “符宝?”容辉怦然心动:“法宝合乎天道,才能祭炼出‘精华’。封印了‘法宝精华’的符箓,才是‘符宝’。持符者注入灵力,便能以‘法宝’规则克敌。又因无实体支撑,所以受不住灵力激荡,威能往往不及正体一成。”却听其他人异口同声:“‘血魔剑’!”心中更加笃定:“就是一成威能,也不是‘太极后期’修士能以蛮力争锋的!”

    血衣魔女嫣然轻笑:“这张‘血魔剑符宝’至少还能用五次,足以媲美一颗‘厥阴石’,怎么样?”

    软剑侍女目光灼灼,欣然答应:“好,我换!”眼见魔女鼓荡灵力在“嗜血剑”掩护下掷来三宝,探出手一把抓住,随手打下结界封印,收入囊中后,也依样画葫,投掷出了金像。眼见魔女稳稳抓住,又商量容辉:“道友,我们走吧!”

    “大胡子”松了口闷气,金发女郎却欲挽留,正要开口,忽听有人招呼:“远方的客人,既然路过,不留下来喝一杯吗?”语声浑厚,自西方传来。

    容辉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只见马拉金帐,踏空而来。金帐前延伸出一方平台,台上篝火跃动,正烤着一只全羊。火堆旁围坐着一众大汉,正端碗豪饮。为首一人头戴紫羔罩帽,身穿羊绒大氅,身姿如松,巍巍然如座山巅,却是个魁梧青年。他端着金碗,正开怀畅饮。

    “不好!”他暗暗心惊,一只手探入腰间,夹住一张“传送符”,缓缓注入灵力。瞳孔微缩,只见金帐下甲胄锃亮,竟是三五成群的骑兵,一簇簇相隔百丈,一眼望不到尽头。游目四顾,又见黄河两岸,四面八方,皆有骑兵围来。看似杂乱无章,却互为犄角,显然是一支劲旅。

第三十六章 险中遇险

    “大胡子”喜出望外,右手贴心,躬身一礼,喊了声“小王子”。血衣魔女蹙眉轻哼,素手在腰间拂过,摸出一张绿符,顺势拍在“嗜血剑”上。符箓一闪即逝,血刃嗡鸣震颤,鼓起一簇血泡。血泡一胀即破,“噗噗……”声中,脓水飞溅,恶臭/逼人。

    容辉微微皱鼻,只见那“嗜血剑”似脱去了形骸,呼吸间缩至三尺长短,血光尤胜从前。正暗暗吃惊,只见魔女轻振剑刃,血芒吞吐,软鞭般直抽“大胡子”。

    “大胡子”躬身未起,吓了一跳,连忙举枪格挡。鞭枪相击,枪杆震颤。“啪—”,一声轻响。魔女不待大汉闪避,手腕微斗,鞭梢一卷一带,竟缠上枪杆,收缩回夺。

    “大胡子”怒目圆睁,闷哼一声,鼓荡灵力相抗,却似泥流入海,全无着力之处。心中更惊,抬右手并指如刀,往鞭梢上一指。指端火花迸射,“啪—”,一声炸雷。那鞭梢却似一条小蛇,受惊即走。待缩回剑身,血光更亮。

    金发女郎看在眼里,失声惊呼:“易宝!”缓缓后退,和纤腰侍女背靠背站在了一起。容辉心如电闪,也想起“易宝”一说:“虽是‘符宝’和同类法器融合而成,可能发挥法宝三成威能,非同一般!”眼见她随手一击,就吸走了“大胡子”小半功力,更不敢想那“血魔剑”威能。

    “大胡子”想在主子面前立功,又明知不敌。瞪眼呲牙,随手虚晃一枪,飞身急退。魔女嘴角微翘,抬手又是一剑。剑芒飞卷,如毒蛇吐信,眨眼间窜至“大胡子”身前,血芒轻振,正欲择人而噬,“蛇头”上雷火迸射,弹下一道电弧。阴阳相激,“啪—”,一声炸响,血芒急缩,“大胡子”也被轰开了半丈,堪堪逃过性命。

    容辉吓了一跳,又见火花敛去,显出一个蓝袍大汉,心中更惊。撇眼见那金顶大帐越飘越近,骑兵亦如潮水涌来,不由暗骂:“这是什么破符,还没激发!”轻振虎腰,继续注入灵力。

    蓝袍人哈哈大笑:“凭你们这群羊羔,也敢在小王子面前呲牙?”知道主子没来,不便动手,于是向旁打了个手势。轻风拂来,凭空走出一个羽冠少女。电弧划过,闪出一个锦袍老汉,赫然都是“太极后期”修为。“大胡子”见援兵赶到,不退反进,一起守住了四方。

    容辉胆颤心惊:“贱人,哥就是被你害死的!”拼命鼓荡灵力,激发“传送符”,却似杯水车薪。瞥眼瞅见其她人也在激发秘法,一个个灵光流转,奇诡无方。正自慌乱,忽听一声轻笑:“真的走不了吗?”

    “是她?”他精神一振,抬头望去,只见月下云端,站着两个少女。一个黄衣如火,玉骨冰肌。一个青衫似霜,风致嫣然。虽然戴了面纱,却是碧霞和潇璇不假。

    容辉喜出望外,纵身腾起。“大胡子”先是一愣,又咧嘴狞笑:“留下你那颗与毒蛇伴生,专门播弄是非的脑袋!”纵身追上,随手一技“攒刺”,枪头金芒闪烁,化作点点繁星,直罩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