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94部分

仙旅奇缘-第94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喜出望外,纵身腾起。“大胡子”先是一愣,又咧嘴狞笑:“留下你那颗与毒蛇伴生,专门播弄是非的脑袋!”纵身追上,随手一技“攒刺”,枪头金芒闪烁,化作点点繁星,直罩容辉后背。

    潇璇大惊失色,碧霞眉梢微蹙。左手挥过,秋风萧瑟,在身外聚成几片嫩叶。右手翻起,于指端掐出一朵红花。花瓣绽放,如烈焰中狂舞的少女。绿叶葳蕤,似春光中招展的新衣。扬手挥出,迎头罩向“大胡子”。

    容辉从那“叶”边掠过,非但奇热难当,还险些被引燃灵魂:“余波如此,正锋何堪!”心中微凛,顺势低头,只见“火花”迎风渐长,直撞“大胡子”枪尖。

    灵力相激,火焰高涨,呼吸间一胀一缩,竟衣裳般包住了“大胡子”全身。容辉纵身直上,眼见“大胡子”面容扭曲,挥枪狂舞,形似疯癫貌似痴。待火光敛去,只见“大胡子”如被剥了皮的羔羊,全身赤红如火,热汽腾腾,身形直往下坠。

    他看在眼里,心头剧震:“他也是‘太阳期’高人,若换了我……”越想越怕,却听一阵惊呼:“仙术,那是仙术”“前辈,敢问前辈姓名!”循声望去,正是金发女郎和纤腰侍女。

    “区区两具化身,也配问我姓名?”碧霞斜睨了二女一眼,招呼容辉:“我们走!”说话间翻手取出三张符箓,轻轻抬手,贴在了二人身上。

    容辉见另三个牧族高手目瞪口呆,忙摸出腰间那张传送符,扬手掷出,直贴那软剑侍女。

    少女一怔,循势见云端三人身上贴了一样的符,顿知是友非敌,连忙注入灵力。血衣魔女暗道“不妙”,抬手一剑,血芒飞袭,直斩西面那羽冠女修。一击即退,侧身掠出,化作一道血虹直往南去。

    南面本由“大胡子”把守,正好空缺。东面锦衣老者见了,大喝一声“留下”,左手结印,右手并指如刀,指着天向飞虹落下。指锋所引,凭空跳出一道金弧,雷鸣声中,直劈血虹。

    金发女郎二人看出便宜,不约而同,抬手直指锦袍老者。刀剑轻振,宝光中一技飞刺袭上。身随剑走,化作金银两道飞虹,往东激射。“想走?”蓝袍人鼻中冷哼,依样葫芦,抬手划出一道电弧,直劈两人。

    雷云乍现,虹光中同时飞出一颗“金刚石”。“啪—”,一声炸响,恰被电弧劈中。锦袍老者大惊失色,不及阻止魔女,忙施法自救。电光石火之间,羽冠少女修分身乏术,眼见血虹一晃,眨眼间遁出百丈。又见金银长虹左右对分,各自挟住刀剑,从旁绕行,直急得暗骂“贼人狡猾”。

    蓝袍人也气急败坏,又见金帐外长虹飞射,三人一组,或追击,火拦截,才松了口气。抬头见云端三人正在激发符箓,忙纵身窜起,予以破坏。身在途中,却见三人身形模糊,似要化入夜空。正自着急,又听一声冷笑:“见本王与众将宴饮,而不上来祝酒,何其无礼!”语声中尖啸破风,“搜—”,一声急响,四杆金箭一闪即逝,直射容辉四人。箭锋到处,灵光闪烁,空气荡漾,却射了个空。

    蓝袍人知四人已经遁走,所幸“东西”都在三女身上。暗道一声“可惜”,又见夜色下飞虹穿梭,于是纵身跃出,追向血衣魔女。

    容辉本以为弹指后能回金城,眼见金箭穿心,接着眼前一花,不由一个踉跄。一步跨出,眼前一亮,竟一跤到了戈壁滩上。他暗暗心惊:“这时哪里?”爬起身凝神四顾,仍见苍穹如盖,弯月如钩。星斗下岩石错落,茫茫无际。鼓荡灵力,纵身跃起,想俯瞰全景。却入堕弱水,跳多高也无法悬空。

    “不对!”容辉惊骇莫名,左手提弩,右手持剑,凝神感应,竟没有发现一丝水灵:“我的‘传送阵’埋在金城河心。我们沿河东来,再回去就算中途被打断,也应该在河边,怎么会到这种鬼地方来……”灵机一动,摸出一张“传送符”,正欲注入灵力,继续传送。却见符文呆滞,动也不动,竟和“传送阵”断了感应。

    他身形微震,一颗心直往下沉。越想越怕,抬头上望,只见冷月森寒,像是鬼差手里的“拘魂钩”。心知情况诡异,不易耗费法力,就打算收了“珊瑚剑”休息一夜,可在附近查看了一圈,竟连只蚂蚁也没发现,只吓得他脸色发白:“这里不是没有活物,就是有一只极可怕的活物,连蚂蚁都吃光了!”深深压下一口气:“是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瞥见十丈外有块“凹”形岩石,快步而去。

    容辉来到岩石凹处,把“珊瑚剑”插进沙石,又脱下螭纹罩甲摊开,才发现自己还背着一包干粮,虽被压成了面团,眼下却珍贵万分。他又摸到腰间水壶,才稍觉宽慰:“有极品灵谷做的糕点,还有一壶水,看来还饿不死哥!”如获至宝,解下来仔细放好。又从怀里摸出十颗“金刚石”,随手抛在罩甲上。最后放下弩机,卸下腰间杂物。除了箭匣、箭鼓、水壶等,居然还挂着一支剑鞘。

    他松了口气,稍做舒展,方觉身上不太舒服。脱下“火灵软甲”检查,恰似被冰水激体,顿时打了个寒颤,更觉得体酥骨软,再难站立片刻。

    冷夜无风,却寒彻心骨。容辉脸色发白,贝齿相击“冷啊!”腿下一软,一屁股坐到罩甲上,连忙闭目盘膝,运气御寒,调理半晌才缓过气来:“好霸道的软甲,我若没压住冲动,真和那大胡子拼起来,只怕虚脱死了,也不知道!”摸出糕点,吃饱喝足后盘膝入定,继续修炼《神道经》。

    斗转星移,天昏地暗。破晓时分,寒气入骨。“珊瑚剑”灵力耗尽,显出了本体。容辉纵有真气和灵力护身,也冷得全身发抖。他眼观鼻,鼻观心,执意借阴寒之气淬炼体内“阳明之力”。

    恍惚间日出东方,他眼前一亮,才稍觉暖和。又过片刻,身心渐暖,才长长呼出口气,欣欣然迎向朝阳睁眼,不由吓了一跳。瞳孔微缩,定睛细看,只见初阳如血,明暗辉映,竟勾勒出一座城池。随虽极渺小,可宫阙楼台,殿脊飞檐均依稀可见。看其规模,离自己不下二十里。

第三十七章 误入蛮荒

    “怎么可能?”容辉记得清楚,昨晚星月齐辉,戈壁苍茫:“若有半点灯火,我怎会看不见?”想起西北城池沿河坐落:“金州附近断无此城,难道……”越想越怕,凝神四顾,没发现异样,才宽下心来揉了揉眼睛,再往东看,城楼已无,仍是茫茫戈壁。

    他吓了一跳:“是我看花了?不会呀……”起身一跃,纵上身后岩石,凝神东往,仍是瀚海无涯,岩石错落,哪有半片砖瓦?确定无疑,才飘然落下。深呼一口气,只觉鼻梁发紧,心肺皆寒。缓缓定下心神,又想起潇璇:“不知道她们顺不顺利,若也跌到了这个鬼地方,或许也看见了那城池影像……”略作比较,觉得应该一探,于是穿上“火灵软甲”,开始收拾行囊。

    容辉给弩机换了个新箭鼓,直接端在手上。又看见剑鞘为青铜质地,勉强算件法器。于是握在手中凝力一捏,挤成了支圆筒。背在身后,正好装干粮和“金刚石”。最后收好“珊瑚剑”,又在腰间挂上水壶和箭匣,披上螭纹罩甲。迈开大步,直往东去。

    “一点风都没有,这不像大西北!”容辉迎着朝阳,看见碧空剔透,万里无云,心里更加疑惑:“这里绝不是我来的地方……以我如今修为,这点水至少能撑一个月。只要不耗费法力,也能勉强辟谷!”一边走一边盘算生路,忽见银影一晃,巡视望去,岩石边竟趴伏着个银杉少女。

    “是她?”容辉心头微凛,抬手端起弩机,凝神喝问:“姑娘,姑娘,你没事吧!”这一语以神念送出,直入心扉。话音未止,见她发梢轻轻一颤,又提气招呼:“姑娘,你怎么样了!”说话间打起十二分精神,端着弩机,缓缓上前。

    他绕道少女背后,蹑足靠近,见她身体蜷曲,秀发掩面,头颅枕在右臂上,手里还攥着着个玉佩。玉质温润,晶莹剔透,也是一件宝物。右手捂着胸口,更似经历过痛楚。

    “人生地不熟地,按理说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帮手。可多一个人,也要多喝一口水,何况她还受了伤……”容辉站在少女身后一丈外,看见她手上玉佩,又想起她和血衣魔女换的“厥阴石”,更加心烦意乱。思忖片刻,黯然叹息:“这种鬼地方,谁又救得了谁?或许你也不过先走一步,就当没看见吧!”呼出口气,正要走开,却听一声哀求:“道友救命,我知道这是哪里,怎么出去!”语声急促,十分痛苦。

    “若真能在三、五日间出去,又何乐而不为?”容辉精神一振,凝神看向少女,正色询问:“我怎么救你!”

    少女身躯微颤,低声呻吟:“我的肋骨撞断了!”

    人之始生,本乎精血之源。人之既生,由乎水谷之养。非精血,无以冲形体之基。非水谷,无以成形体之壮。修真者“炼精化气”,纵然肢体受损,也能以精力恢复,不过事后需好生调养,倒不比卧床省事。

    “若只是接两根断骨,还伤不到元气!”容辉觉得可行,又怕这少女心怀不轨,于是打了个哈哈:“这里既没有风,也没有云,显然与外界隔离了。我也是误打误撞,才碰到姑娘的。能帮上姑娘,自然求之不得!”说话间走到少女背后,缓缓蹲下,轻轻撩开她面前秀发。五官精致,眉梢紧锁,果然是那软剑侍女。

    他心头稍宽,又问少女:“我要封住姑娘断骨周围的经络,以免接骨时,姑娘受不住!”说话间握住少女左手,传入一股真气,为她调理内息。凝神内视,发现她精力亏损,刚刚愈合了脊椎。待认准了几处断骨所在,出手如风,连封了她几处要穴。

    少女轻哼一声,死死咬住嘴唇。睁大双眼,瞪着容辉目不转睛。容辉放下心来,双手并用,正给她接骨,忽觉手下一抽,循势望去,少女面如霞飞,痛晕了过去。

    他似笑非笑,只当占了个小便宜。双手不停,接好断骨后,掌对掌渡出一股“精元”。少女一惊而醒,吸纳后当场炼化,自行疗伤,双颊却羞得更红。

    容辉没工夫理她,尽力后撤掌起身,独自走到岩石后调息,待内息顺畅,又觉得精神不济,索性取出干粮过早。他正吃着,忽然听脚步声响,抬头见少女走来,只当没看见,继续吃喝。

    “多谢道友救命之恩!”少女见容辉带着干粮和水,稍觉宽慰,敛衽行礼,抬起头见他看也没看自己,只好解释:“若我没猜错,这里是一处‘须弥空间’。只要找到空间节点,就能出去了!”

    “须弥空间?”容辉一怔,继续问她:“什么是‘须弥空间’,什么是节点,又在哪里?”说话间伸手往身旁一指,请少女坐下,主动递出一块糕点。

    少女坐下来欣然接过,径直塞入口中,稍作咀嚼,仰头咽下,才解释:“‘须弥空间’,或‘芥子空间’,均是佛家的说法,道家谓之‘洞天福地’。话说天有道,所以日月星辰,不偏不倚。地有道,所以万物生衍,代代相传。五虫之属,若通明造化,皆能霞举飞升,与天地同寿。灵毓秀之地,亦能衍化空间,藏其本体,与世长存。”

    她说话间灵气充溢胸腹,心头一喜,继续解释:“相传佛宗圣地‘须弥山’,就藏在一处‘芥子空间’中。非有缘人不得见,才有‘芥子须弥’一说!”

    容辉边听边想:“传说‘丹霞山’长老峰中,就藏着一处‘洞天’。”一时间怦然心动,又故意问她:“姑娘说笑了吧!这里别说有山,半点灵气也没有啊!”

    “那又不然!”少女见容辉不信,继续解释:“话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以‘丹田’纳灵修真,岂非正如那灵山‘洞天’?‘洞天’中必有‘灵眼’,正如‘金丹’之于‘丹田’。”瞥眼见他目光闪烁,嫣然一笑:“想必道友也猜到了,这里应该是一处人为开辟的‘须弥空间’,所以才不含灵气。至于其目的为何,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容辉看着少女,似笑非笑:“姑娘还是把话讲明了好,不然在下会错了意,岂不冤枉?”

    “道友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少女斜睨了容辉一眼,抿嘴微笑:“能独辟洞天的,至少得是‘太素境’修士。这里举目荒芜,又没有灵气,想必荒废已久。除了上古修士的秘密洞府,我实在想不出其它所在!”说话间正色观察容辉,见她神情淡定,又宽了一份心,继续建议:“这种洞府,一般有传送阵出入。小女子只求脱身,绝不动一草一木!”

    “狡兔尚且三窟,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