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74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7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是一路跟踪千汐才被北凌云发现带上船的,她不在船上?”

    小德子沉默了一下,随即平静地道:“那应是千汐故意引你来的。”

    他越是平静,我心里越是气愤,“原来你是北凌云的人,哈,我真是傻,一直还把你当成朋友,你倒好,三番四次地在背后捅我刀子。”我掏出子夜,在他脖子上轻轻摩擦着,“你倒说说看,这笔帐咱们该怎么算?”

    小德子面无表情地盯着地板,“随你信不信,当初我也是将你当朋友看,不然也不会冒险把出宫的秘道告诉你。你要杀就杀,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死了正好。”

    这话我是相信的,当初我的身份不过是个低贱的小宫女,他根本没有必要害我,要害我也是后来的事了。

    “是北凌云逼你的?”

    小德子望了我一眼便低下了头,却倔强地不再说话。

    “千汐藏在身上的画像,是你画的?”

    小德子不做声,只低着脑袋点了点头,我苦笑了一下,“没想到你画得还挺像的,就连我穿男装的样子你也画得那么好,生怕那些人认不出我来,让你功亏一篑是不是?”

    小德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被囚在这里,也不知还能活多久了,只是死得不明不白,心有不甘而已。”

    小德子终于开口道:“你放心好了,你不会死的。”一说完这话,他似乎又后悔了,马上又闭了嘴。

    “你怎么知道?”

    小德子盯着地板木然地道:“他们说了,一定要捉活的。”

    “哈,真有意思,我还成了活宝了。”我望了小德子一眼,见他对子夜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也索性将它收了起来,又道:“可我不懂,既然千汐是北凌雁的人,你是北凌云的人,为何北凌云要你帮他们害我?”

    “我也不懂,我只是奉命行事,其他的事我不知道。”

    “那是谁让你偷那玉玺的?”

    小德子抬起头望了我一眼,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平静地说道:“是大殿下让我偷的,他让我协助三殿下,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千汐两姐妹以前是三殿下府中的人,三殿下本意是安排千洛接近四殿下的,不料千洛被大殿下看中,三殿下原也想在大殿下身边插个眼线,就顺理成章让她进云府了,后来千洛也借机将千汐送进四殿下府里了。其实大殿下很快就知道千洛的身份了,只是将计就计而已。我也只是画过一副画给千汐,其余的都是三皇子妃画的。”

    看来北凌云和北凌雁之间,私底下有什么协议,两人即互相合作,又互相防备着,当日天英殿逼宫,北凌雁一失势,北凌云便马上反脸不认人了。

    我沉吟了一下,又问道:“这船究竟是要开到哪里去?北凌云这般大费周折,到底在搞什么明堂?”

    小德子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便道:“虽然他们不会杀你,但你若想过舒服日子,就不要多事。别以为自己有多聪明,若不是千汐故意引你来,你也和其它人一样,以为大殿下此时正在为南下的大军押送辎重。我言尽于此,你要杀就杀。”

    “你……”我一时气结,他一副视死如归毫无所谓的样子,倒是拿他没办法,况且我如今身陷囹圄,还是不要与他为敌的好。我叹了口气,伸手拍开他穴道,见他脸上还残留着泪水,不由问道:“你刚才哭什么?”

    小德子站起身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没有望我,只道:“我娘时日无多了。”

    慧姑姑竟然是小德子的娘亲?我不由一阵呆愣。当日为嬴鱼佩的事,特意到天承宫接近皇后娘娘试探一番,磨了半天也没探出个啥来,后来全靠小德子“无意间”透露了重要的线索。如今回想,这事真是巧合得有点过分。可笑的是,当时还以为自己有多幸运多聪明,原来不过是掉进人家一早设计好的圈子里。在我还是个小宫女时,也不时疑惑小德子在天承宫当差,为何可以常常偷溜出宫不被发现,为何常常不用当值跑去斗蛐蛐儿,现在这些疑惑终于得以解开了。小德子说得对,我真是太自以为聪明了。

    小德子说罢便要走,我拉住他,“等等,最后一个问题。燕回关那边的战事如何了?”

    北凌云和他的人虽然一直在船上,但每日都会有两三只极耐飞的鹰隼飞到船上,我知道那是云影卫专门驯养用来传递消息的,北凌云虽身在千里之外,也一定对燕回关的情势了如指掌。

    小德子望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道:“战事?根本就没什么战事。你少多管闲事了,好自为之吧。”小德不再理我,从窗户爬了出去。

    根本就没有战事?我不由傻了,当时我也有所怀疑,宸邑的大军要去燕回谷必定经过犀照谷的,夏茉子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果然有诈。那北凌云和北凌楚到底想搞什么?

正文 第八十六章 随波逐浪2

    之后几天,我都有意跟云竹套近乎,想从她里套出些端倪。这船如果是开去雍州的,我倒不太担心,飞羽帮的人总会找到我的,可如果一旦离开了墨渊到了赤霞,事情可不那么简单了。云竹对我已有了戒心,无论我怎么讨好她有意拉近距离,她对我都不冷不热的,常常只有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自讨无趣。

    这日傍晚时分,船在一个小港口靠了岸,数名云影卫的人下了船张罗补给品,这还是开船后第一次靠岸补充物资。看那港口不是很大,岸上灯火也不甚明亮,我想这里只是一个不怎么繁华的偏僻小镇,这也正附了北凌云此行秘密行事的原则。

    我知道这是一个逃跑的机会,可是北凌云显然也知道,现在看守我的不止云竹一个,房外还站着云山和云海两人,我就连房门也不能迈出半步。

    北凌云这晚没有抚琴,大概是怕引起岸上的人注意。我正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一阵清悠的笛声,随着江水拍岸的拍打声传入我耳中,那笛声似有似无,似乎时儿离得很远,时儿又近了一些,飘飘渺渺的听不真切。我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运功凝神细听。

    片刻之后,我心里禁不住一阵窃喜,同时又有点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是对这船起了疑心,故意用笛声来试探吗?这样一想,竟不由着急起来,如何才能让他知道我在船上?

    心念急转之间,突然想起怀里还藏着北凌飞送我的那根白玉笛簪子。虽然北凌飞送过很东西给我,但唯独那簪子我没舍得戴,一直贴身放在怀里。我将窗子推开,将笛簪子放在唇边轻轻吹响。这根小巧精致的簪子,虽然只有两三个调子,但声音清翠悦耳,有点像鸟儿的鸣叫。我怕引起云影卫的怀疑,只胡乱地吹了几下,远处那笛声在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音韵一转,又似续似断、委婉缠绵地徐徐响起,那熟悉的旋律,再次让我确认了他的身份----隐居在小澄谷里的那位神秘人。

    开始时的笛声,是夏桑菊传功于我的那日,在我意乱心烦,真气在体内乱窜时,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吹奏的曲子。而刚刚那曲,却是狄靖常常抚的曲子,在我们住在逍遥谷主峰沁心苑那段时间,每每狄靖在夜深人静之时抚起这曲,他总是在小澄谷吹响笛子遥遥地附和。这两首曲子于我来说,最熟悉不过。

    既然小澄谷那位在这,那么飞羽帮的人也必定在附近了,或许连荣莘莘也来了。我顿感心安,多日来的各种焦虑烦躁霎时烟消云散。我躺在床上,手里轻抚着那玉笛簪子,心中不胜感慨,一个素未某面的人,在我彷徨无助之际,却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安慰着我,世间的缘分有时真是玄妙得难以言喻。

    又过了数日。这晚月色姣好,江面的浪有些大,船在江边抛锚停了下来。我正无聊地对着小黑自言自语,云竹突然进来道:“宁姑娘,殿下有请。”

    嗯?北凌云终于想起船上还有我这号人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便跟着云竹来到船尾的廊亭里。廊亭里挂着两盏风灯,甲板上铺着一张柔软的毯子,上面早已摆好了两张矮几,几上酒水、果子、点心一应俱备。

    北凌云少有的穿了件宽松的月白色素袍,衣领微微敞开,一头墨发随意地拢在脑后,正席地坐于矮几前的毯子上,轻轻地拨弄着矮几上的七弦古琴。见我来了,朝他旁边的位置努努嘴,示意我坐下。云竹替我们倒了两杯酒后便恭敬地退下了。

    被关在房里闷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我大大舒了口气,端起酒杯咕嘟一声把酒喝光。是冬蜜酒,清凉的浆液顺着喉间滑下,顿觉清润生津,唇齿留香,不由赞道:“啧啧,果然是好酒。”

    北凌云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一拨,响亮欢快的叮咚声在江面上倾洒而出,全然不像平日那幽怨的伤情低诉,看来他今晚心情似乎不错。欢快的前奏过后,曲风一转,一阵轻灵的低吟后,琴声便如晚风拂过山涧溪水般,在江面上徐徐飘散、回旋,这首奏的是《月色》。

    咔嚓……咔嚓……

    一阵大煞风景的咀嚼声响了起来,我抓起果盆上的一只梨子,大口大口的咬了起来。可别怨我不解风情,将我绑到船上关了这么多天,这梁子可不是一壶美酒、一支曲子可以抹平的。

    北凌云似乎毫不介意,望也不望我一眼,只抿嘴笑了笑,便继续专注于琴上。

    我一边咬着梨子,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船虽然停下,却离岸边仍有一段距离。船上除了我们所在的廊亭挂着两盏风灯外,全部乌灯黑火的,我料想是北凌云不想让岸上的人留意到这画舫。甲板上也不见任何一人,但我知道,只要我稍有异动,那些云影卫便会在一瞬间从各个黑暗角落中涌现出来。

    当最后一个泛音响起,余韵在渺渺烟波中缭绕而去,北凌云将琴推开,替两人倒满了杯中的酒,朝我举了举杯。

    “古人云,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看来果然是知音难觅。”

    我自顾将杯里的酒喝光,才冷冷地道:“无端将一个弱女子强行绑了来听自己抚琴,还抱怨她不懂欣赏不是知音,殿下当真可笑。”

    北凌云不在意地笑了笑,侧身将手肘撑在矮几上,懒懒地倚着身子,琥珀色的眸子泛着流光,在我身上毫无忌惮地打量着。

    “对于那些自己送上门来的女人,若是对我胃口,我从来不会暴敛天物。而且,我认识的宁萱……可不是什么弱女子。一个胆敢连传国玉玺都偷,连北凌雁都敢设计,将当朝丞相都敢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会是个弱女子?”

    我拈着酒杯的手在唇边停了一下,看来他对我们的行动很是清楚,却一直冷眼旁观。

    他又接着道:“请君入瓮,真是个好计谋。北凌雁若是知道他是败于一个女子手中,不知有何感想。”

    我仰头将酒饮尽,侧过脸望着他,笑着道:“殿下,凡事先有因而后有果。三殿下若是没有谋逆之心,又怎会顺着藤萝去偷葫芦。所以,他不是败于我,他是败于他自己的贪婪,与人无尤。”

    北凌云哈哈一笑,又往我杯里倒满了酒,“说得对极了,我也这么想,是他贪心不足,咎由自取。有些人总爱做一些不自量力的事,所以我一点也不可怜他。”

    他举起杯子轻轻与我碰了碰杯,仰起修长的脖子缓缓将酒饮下。江风拂起廊亭里的白色纱幔,悬挂在柱子上的两盏风灯也轻轻晃荡着,发着忽明忽暗的光。

    “所有的女人在我面前都爱装模作样,唯有你不这样。”

    “那是因为她们喜欢你,女人只有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才会装模作样。只可惜,你府中那些女人,都是瞎子,痴慕一场,换来的竟然是一颗断魂丹,殿下的心……可真是比铁还硬。”

    北凌云听罢,毫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倒是来气了,怒目瞪着他质问道:“那些女人跟了你这么久,她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将她们置入死地?就算你要离开墨渊,大可放她们离开,何苦以死相逼?”

    北凌云敛起了笑,面无表情地望了我半晌,突然伸手将拂在我脸上的一缕秀发轻轻撩开,“你这个样子可一点不好看,还是刚才那笑眯眯的样子好看些。”

    我挥手将他的手甩开,他有点无奈地撇了撇嘴,“她们既然爱我,是生是死都是我的人。”他拈起杯子抿了一口,又悠悠地道:“我可没逼她们,我让她们自己选,选断魂丹的,我会一辈子记着她们,不愿意选断魂丹的,大可离去。她们……都选了让我记住她们一辈子。”

    他又仰起头,将剩下的缓缓酒饮尽。江面升起了一层薄雾,随着江风带来一股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